天气预报员

  天气预报员

  老骆快四十岁了,是公司里资格最老的技术员。因为工作需要,他经常去外地出差,解决一些技术难题。

  最近他心里喜滋滋的,因为听说公司准备在技术员队伍里提拔一人,担任主管技术的副经理。老骆觉得副经理一职非自己莫属,无论评资历还是比技术,他在技术员队伍里都是首屈一指的;而且管理层也放出风来,不少高层领导都倾向于他。所以,虽然老骆还是隔三差五地出差往外地跑,却不像以前那样感觉疲惫了。

  这天,老骆又要出差。他刚收拾好行李,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短信里说:华中、华南地区有大到暴雨。

  老骆有些奇怪,不知道这条短信是谁发来的。不过纳闷归纳闷,老骆还是带好了雨具,又在背包里放了几片风湿祛痛膏。老骆患有风湿病,天气一反常,他就苦不堪言。

  这次出差,老骆果然遇上了大暴雨。多亏那条短信的提醒,老骆一点儿罪也没受,回来后精神心情还挺好。

  老婆娟子忍不住问他几句:瞧把你美的,难道副经理的事儿快要落实啦?

  老骆说:没有,就是一条短信,天气预报,让我这趟外出特别的顺。

  接着,老骆就跟娟子细说了短信的事儿。娟子拿着老骆的手机,翻来覆去地看那个陌生号码,不认识。她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查了一通,还是没有。照着号码打过去,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老骆平时不善言谈,没有太多朋友,他觉得也许是有人发错了短信。两口子虽然有些纳闷,不过毕竟只是一件小事,过了没一会儿就忘了。

  可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个号码几乎每天都给老骆发来临近几省天气预报的短信。

  老骆打电话询问移动公司,得知他的手机并没有开通天气预报短信功能,而且移动公司定制的天气预报只报告本地天气。

  这让老骆疑惑不解,娟子分析说,没准儿是新勇发给你的。

  新勇跟老骆是同学,刚刚调到老骆的单位,算是老骆最要好的朋友。准是老同学看他整天出差太辛苦,这才关心一下哥们儿。

  老骆心里暖暖的,再见面时就总想说些感激的话,可没想到一张嘴,话却变了样:你小子换了新号码,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新勇一脸的疑惑:没有呀,我还是原来那个号码,你手机里不是存了吗,怎么了?

  老骆愣住了:这么说,那天气预报短信不是你发给我的?

  天气预报?新勇笑了,我哪有精力成天到晚捧着个手机发短信呀,公司事情这么多,我都忙活不过来呢,再说了,我平常也不怎么看天气预报。

  老骆一看不是新勇发的天气预报,也就没多想,继续享受着那短信提供的便利。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很少看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了,因为短信总能替他关注天气变化。这给他经常需要出差的工作提供了不少方便。他也不再关心那个陌生的号码究竟是谁了。而且为了方便,他索性给那个号码起了个名字——天气预报员,储存在通讯录里。

  这天,娟子回来说:刚才我上楼时遇到王杰的老婆了,她还帮我拎东西了呢。

  老骆听了一愣,王杰是个爱挑刺儿的同事,曾经跟自己发生过矛盾,她老婆为什么要主动帮娟子拎东西呢?

  还是娟子反应快,不一会儿就想出了其中的奥妙:你不是要提副经理了嘛,他肯定也听到消息了,他这是想提前和你搞好关系,没准儿那短信就是他主动讨好你的表示。

  这么一分析,老骆恍然大悟。两个人闹过矛盾,他早把王杰的号码删除了,所以在自己手机里,王杰的号码当然是个陌生号码。

  嗨,闹了半天就是他呀。老骆一阵感动,想想以前的事也不能全怪王杰,自己也有责任,他索性要打个电话去寒暄一下。

  娟子一把拉住了他,说:打电话太随便了,干脆,你明天抽个时间约人家去喝两杯多好!

  老骆一想,是这么回事。

  第二天,老骆很晚才回到家。他怎么也忘不了自己主动提出请王杰喝酒时对方惊讶的神情。两个人喝了很多酒,以前的恩恩怨怨烟消云散。走出小酒馆的时候,两个人还互相搂着肩膀,很亲热的样子,像是多年的好友。临分手前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老骆躺在床上醉眼惺忪地往手机里编辑王杰的名字,之后就睡着了。醒来后,收到一条短信息:放心,喝了这顿酒,咱们就是朋友了,以前的事一笔勾销,选副经理的时候我一定会投你一票。

  短信是王杰发过来的,老骆看着手机正发愣。就在这时,铃声一响,又来了一条短信——天气预报。老骆发现王杰是王杰,天气预报员是另外的人,俩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号!

  老骆心里挺懊恼:王杰一定是以为自己为了当上副经理才会主动请客赔罪的,也一定会在心里看不起自己。这样想着,他不由得脸一红,自己情不自禁地吼了一声:这到底算什么事呀!

  老骆再一次放弃了对天气预报员的猜想,琢磨着这短信他愿发就发呗,反正我又不用花钱,还能得方便。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年根。老骆买了礼品去看老爸老妈,进了家门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看看爹妈了。

  工作忙毕竟不是理由,老骆有些愧疚,脱下大衣撸起袖子一通忙,干了很多活儿,做了一大桌子菜。吃饭的时候,老妈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老爸则在一旁叮嘱:经常出差,要注意身体。老骆鼻子一酸,赶紧拿饭碗挡住脸。

  老骆还得走,他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穿起大衣拎起包,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了。老妈说:你别急,没准儿落在哪个角落了,再找找。

  一通忙活还是没有找到。老爸就说:实在不行就用我的手机给你拨个电话试试,铃声一响不就知道它在哪儿了嘛!

  老骆一愣,说:爸,你什么时候买手机了?

  老妈接过话头说:你忘了?大半年前买的,当初你还笑你爸赶时髦呢!

  老骆这才依稀想起了这回事,记得当初自己是把老爸的号码储存在了自己手机的通讯录里。

  铃声一响,老骆很快就从沙发垫子下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他一摆手让老爸把电话挂了,忽然发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竟然不是老爸,而是天气预报员!

  他再一次核对老爸的手机号码,才知道当初存老爸手机号码的时候就弄错了,每天替他关注天气的神秘号码不是什么最要好的哥儿们儿,也不是即将成为下属的同事,而是自己的老爸!

  走出老家的大门,老骆眼角有一丝湿润:这大半年来,他手机里存着老爸错误的手机号码,却没有发现记错了,自己居然从没给老爸打过电话,而老爸却每天都在替他关心天气。

  他早就应该想到,只有老爸了解他经常去哪里。他还知道,老爸家里没有安装有线电视,仅有的那几个频道往往要到深夜才会播放外地的天气预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气预报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