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秀巧戏昏知县

  石秀巧戏昏知县 v>

  拼命三郎石秀,是梁山一百单八将义军头领之一,他多谋善断,十分有心计。一天在山上巡营,听义卒们议论汶上来了个昏知县,姓钱,名财,外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钱是爹"。他胸无半点文墨,花五千两白银,在高俅处买了个汶上七品知县。钱知县上任以来,断案只认钱,谁送的钱多,谁的官司就赢,是个喝民血的东西!一义卒道:"别生气,这种社会,认钱的时代,哪有不贪的官!你别看他们坐轿是人,口称为民之父母官,其实都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钱是爹,爹是王八儿的贪官,天卞老鸹一般黑呀!汶上知县贪得更狠罢了!"石秀听后,十分气愤,走着想着,我得去戏耍贼官一番。如何戏弄他呢?他走着想着,见山下湖边一群义卒在斗一老鳖。有的说:"要被老鳖咬住可不能拽,越拽咬得越紧!"另一个问:"那怎么办呢?"又一个说:"有办法,只要你用尿尿,它就松嘴了!"还有一个半开玩笑地说:"你让老鳖咬过?"众人一阵大笑。石秀听着想着,忽然计上心来。第二天一大早,有一人背着一背袋东西在汶上大街上喊叫。只见他高高,白净面皮,一双虎目,剑眉上扬,是位渔民模样的青年,却又不像渔民。他是何人?拼命三郎石秀啊!石秀一边行走一边叫卖,走到衙门前,高声喊道:"谁买不?"人们听他喊叫声,不由掩嘴而笑,也有的问他:"你卖不,不是啥呀?"石秀说:"一看便知。""那就让我们看看?""不能看。"说后又喊叫起来。日近中午时,他喊得正带劲,知县下堂听到衙外喊叫声,忙问一衙役:"何人喊叫,是不是送钱打官司的?"那当差的说:"是个卖怪物的,人们围着观看。"他们一问一答。突然又听到一声:谁买不!""怎么,有卖不的,带老爷前去观看,这不是什么样子?"几个衙役头前带路,往衙门前走去。只听有人又改喊道:"谁买我?"知县大人来到衙门外,见这卖"不"又改成卖"我"的大汉,十分奇怪。老鼠眼挤个不停,两片嘴一张,问:"大汉,你卖啥呀?"石秀答道:"卖我!""什么是我?拿出让老爷看看。"知县一对眼珠转得飞快。"这我很怪,谁愿买谁用手摸,不能看。"石秀望着知县指着背袋说。"那老爷我就摸摸我!""不行,要被我咬住你咋办?""老爷不怕!""不行,得先讲价再摸,摸好后再看。""摸一下要多少钱?""十两银子一摸。""这么贵?来老爷衙门打官司,一次才交十两银子。那好,老爷摸一下算断次官司没要钱。""不行,一定要先交十两银子。""你怕老爷赖账不成?别说十两,百两老爷一天就挣来了。衙役们先交他十两纹银!""那好,有一条,我咬住你怎么办?""老爷不怕被我咬。"石秀把背袋略一张开口,知县笑着道:"我摸摸我是什么样子!"伸手摸进背袋,一下被"我"咬住了。知县急道:"你卖我,我买我,我被我咬住,这怎么办啊?"怎么也拔不掉。他的手在背袋里一个劲甩个不停,那"我"咬着就是不松嘴。知县一急拽了出来,大吃一惊:"我是老鳖啊!"知县还一个劲地甩手,怎么也甩不掉。知县喊道:"我再出十两银子,谁能把我甩掉?"知县望着石秀,石秀说:"你要……"说到这里停下啦。知县急道:"快把我弄掉啊!""要让它掉容易,等到三更,用太太的尿泡滋,就掉啦!"说后将背袋放在衙门前,大踏步向城外走去。围观者拍手大笑,给"钱是爹"送了个"鳖知县"蔑称,后人有诗赞道:石秀卖"我"戏贪官,知县被咬瞪大眼;石秀拂手扬长去,知县疼追要银钱;从此知县改了姓,百姓呼叫"鳖"知县。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石秀巧戏昏知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