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扇

  升官扇

  清朝年间福建的黄兰阶中了进士后却一直未能得到一官半职。因此他常被夫人张氏数落。

  黄兰阶的父亲在世时与军机大臣左宗棠是好友。他想只要左大人写封推荐信给闽浙总督何璋自己一定能混个一官半职。虽然他知道左宗棠从来不给人写推荐信但是他还是打算试一试。

  黄兰阶立即出发了两个月后他终于来到了左相府。左宗棠见是故友之子来访热情地招待了他。

  寒暄过后黄兰阶小心翼翼地说明来意“世伯侄儿饱读诗书很想为国家尽点力谁知我空等多年毫无用武之地再者家中老小全靠侄儿一人之力养活如今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听清他的来意左宗棠变了脸色严肃地说“你是有用之人自然会有用你之人我从来不给人写推荐信我看这样我送你几亩水田过活吧。”

  黄兰阶说“侄儿从小只读诗书哪会种地呀这些年全靠夫人种菜和纳鞋底卖的钱糊口。还请大人看在家父面子上为侄儿想个办法吧。”

  左宗棠听他提起父亲着实为难在厅里转了一个来回还是打消了推荐的念头说“如果我为你开了这个头今后还有门生前来求推荐怕是再难推辞。天不早了我还有事你要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黄兰阶闻言只得郁闷地出了左相府在街上毫无目的地乱转。

  转了一会儿左相府的管家徐然跟上来送他三两银子作盘缠说“我和你父亲生前也相识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黄兰阶正愁没银子花假意推辞一会儿就收下了说日后情况好转定当厚报。

  徐然又说“琉璃厂那边有几家书画店你不如去逛下长点见识说不定能谋出一条生路呢。”

  黄兰阶听了他的劝就转到他指的琉璃厂这边来果然看到几家书画店生意都比较兴隆。他一家家看过去看到其中一家叫“吉祥”的书画店。店里挂着的字画与左相府的画风风格相像。他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细一看店主写的字和左宗棠的笔迹毫无二致。

  他暗自琢磨不如请店主仿写一封左宗棠的推荐信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明白店主怎么也不会为自己冒这个险。

  黄兰阶见店主正在为顾客在空白扇面上题字顿时计上心头。他想只要让店主帮他在扇子上题几个字向何璋暗示一下提拔的事说不定何璋就会给他一个官位。

  于是他凑上前去说“店家我是一个书生一直喜欢左大人的字但无缘得到他老人家的真迹我看您的字倒与他的字很像不如题在扇面上我带回老家作个念想。”

  店主说“这个倒容易很多书生都是这样想的有的还上门讨要对相府造成困扰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左府才把一些左大人的字画放到这里卖。你想写哪几个字”

  黄兰阶沉思一会儿就有了主意他拿过店主的毛笔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字——读百家经典成一代新人。店主看了叫声好照着在扇面上写了。正当黄兰阶为落款发愁时店主却主动拿出一个印鉴落了款正是繁写的“左宗棠”三个字。店主收了他十文钱把扇子给了他。

  有了这把扇子黄兰阶的信心足了。一路做着升官美梦他坐船换车快速赶回了福建。

  他知道逢立秋的这一天何璋就要召集有功名的后备官员们谈话以示关怀。

  回到家黄兰阶跟张氏说出了自己的妙计叫她到处宣传自家和如今的左相是世交自己刚去拜访了左大人回来。张氏为了荣华富贵卖力地宣传开了。

  立秋这天总督何璋果然召见后备官员们开会。黄兰阶举着那把扇子专门晃到何璋的跟前。

  何璋不悦地说“都秋天了你还扇子不离手”

  黄兰阶乘机说“大人左大人跟我父亲是世交我刚去拜访他老人家回来这把扇子是他赠送的我爱不释手啊”何璋不敢大意赶紧接过扇子细看上面题的字这一看他对黄兰阶就客气多了。

  当天晚上何璋对师爷说了这事。师爷琢磨了一通说“看这题字的内容是说他读过了百家经典是个人才要我们提拔使用。不过这事先不急等我明天去他家探下虚实再说。”

  何璋说“最保险的是给左大人写封信探个真假。”

  师爷说“一封信来回时间太久又显得您不相信左大人而且您怎么开口问呢左大人可没说这扇子就是他推荐黄兰阶的信啊这全靠意会”

  何璋听后点了点头。

  第二日师爷亲自出马到黄兰阶住的村里东问西问果然得知他父亲和左宗棠确是世交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来。而且黄兰阶确实刚去左相府活动过。看来这黄兰阶确实没吹牛是自己处事不周一直让他坐冷板凳。

  回到总督府师爷跟何璋汇报以后两人嘀咕一通便决定为黄兰阶安排工作。第三日他们又听说左大人安排人买了几亩水田送给黄兰阶就更深信不疑了。

  十天以后黄兰阶就当上了候补知县。可是他的心里总是不踏实他怕何璋知道真相以后收回官帽。

  张氏看出他的担忧说“左大人送给我们的田不如卖一亩给何璋送礼拉近彼此的关系减轻他对你的猜疑再卖一亩给左大人送礼夹带一封汇报你的近况的书信去顺便感谢他赠我们田地的事这件事我派我的弟弟去办最可靠。”黄兰阶听了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就依计行事。

  何璋收到黄兰阶的礼对他的怀疑之心果然就减轻了他心想既然这小子懂得打点那他去左相府肯定也送了礼的不然左大人哪会回他一把含义颇深的扇子

  左宗棠收到黄兰阶的亲笔信知道他此番回去以后正巧被总督补了缺感到安心不少觉得九泉之下的好友不会责怪自己了。他就回了一封鼓励黄兰阶励精图治、为民造福之类的信。

  这封宝贵的回信就成了黄兰阶的护身符借着一个机会他拿去给何璋看了何璋自此对他深信不疑但是否还要提拔重用他他觉得还得面见左宗棠以后再定夺。

  借着一个回京的机会何璋赔着笑脸在左宗棠面前提起了栽培黄兰阶的事。左宗棠已收到过黄兰阶的亲笔感恩信虽然那是感谢他送田地的事但也说到了得到何璋任用的大事。当下他就笑道“是啊我早说过他是一块金子总会发光的何况本来是进士肯定是人才何大人你就是他的伯乐啊”这个话在何璋听来更有深意那就是“我都明白了谢谢你”

  何璋当然不能一一还原黄兰阶当日晃着扇子要官的细节只能呵呵一笑表示你我心里有数就好。

  回到福建何璋因为心里有数了就把黄兰阶从七品知县往上提拔没过两年就升到了四品道台。而每升一级黄兰阶都不忘以侄儿身份给左宗棠报喜和感恩讲述自己为百姓造福的故事。一来二去他倒真的成了左宗棠赏识的人。因为左宗棠的原因加上政绩确实不错何璋倒也真的赏识他了还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

  黄兰阶官运亨通也没忘记感谢他的夫人张氏。他想如果不是她心思细密老是提醒自己给左宗棠汇报工作恐怕自己的仕途也不会这么顺利。但有一点他总是想不明白那日左府管家徐然送自己盘缠又指点自己去琉璃厂边的书画店用意何在呢那是左大人的意思吗是他变相地在帮助自己吗要不然事情怎么那么巧呢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趁着一次进京的机会他专门去了左相府这事当然不能问左宗棠他只敢找管家徐然打听。

  徐然只是意味深长地说“凡事皆有机缘要看缘分看你的悟性有些事不能说破但说到底你的位子还是在于你自己那些靠推荐信上位的一味地搜刮民脂民膏很快就被自己折腾回家了。”

  以后的很多年黄兰阶一直没弄明白如果说左大人变相地通过徐然的指点推荐了自己那为什么又送水田给他呢有次他又在想这个问题喝醉了的何璋碰巧也冷不丁问到这个问题黄兰阶急中生智信口胡编“那水田其实是左大人送给我哥的因为我哥不会读书只会种地但我哥不会写字签不了田契就全权委托我了。早年我父亲救过左大人母亲一命所以左大人得知我父亲身故以后就极力帮助我们兄弟二人。”

  这样一说何璋相信了黄兰阶揪揪自己的耳朵也有点相信自己的说法了。他想我一个从不撒谎的进士为了有碗饭吃拿一把冒名的扇子骗住了何璋如今撒起谎来更是草稿都不打不是我的心地不好实在是世道如此不能不随机应变啊。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升官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