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逃亡14年

  为她逃亡14年

  2010年5月19日,一辆辽宁牌照的警车驶入北京一所知名大学的校园。副教授黄英正在给学生上课,年过40却风采依旧的她侃侃而谈你们应该成为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任的人……当黄英拿着讲义走下讲台时,民警向她出示了拘留证。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15年前,陈宝民因为暗恋校花黄瑛,先后为了她挪用公款千万元,之后又因此畏罪潜逃,错上加错。

  可当陈宝民为了守住黄瑛的秘密妻离子散、颠沛流离14年,沦为一名打工仔时,却赫然发现本该是同案犯的黄瑛改名黄英过得顺风顺水,不但买房买车、读博士,还摇身一变成了法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区人大代表!

  重逢当年暗恋校花,佳人笑语拨动心弦

  陈宝民是辽宁省盘锦市人,1983年考入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习财会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辽河油田。不久,陈宝民因为工作出色,升任原油销售部总会计师。

  1993年,原油销售部调来一名新同事章玉,负责协助陈宝民的工作。当陈宝民得知他是自己的校友时,心里猛地一动,装作无意地问道你认识黄瑛吗?章玉点点头:怎么能不认识呢?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对了,她最近要到沈阳出差,听说我俩在一个单位工作,还让我约你吃饭呢

  章玉的话让陈宝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镜头回到1985年9月1日,正在读大三的陈宝民应学校要求,举着标有校名的牌子到火车站去迎接新生。突然,一张俊俏的面孔跳入他的眼帘:那是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女孩,皮肤雪白,嘴唇嫣红,美得让人不敢直视——那女孩就是黄瑛。

  黄瑛进校不久,就表现得十分活跃,不论是唱歌、朗诵还是主持,样样都拿手,她还参加了各种社团,大名从系里传到了全校,她也从系花升级为校花。只要黄瑛参加的社团,陈宝民全都参加,他既不会唱歌,也不会吟诗,每次活动时只能帮别人抱衣服、拿道具。但他感到,只要能看到黄瑛,那一天就会变得十分美好。

  转眼到了大四下学期,陈宝民就要毕业离校。正当陈宝民准备鼓起勇气向黄瑛表白时,却听到了她与金融系三年级的靳鹏恋爱的消息。陈宝民的勇气顿时消失,带着遗憾回到了家乡,被分配到辽河油田工作。

  1993年,陈宝民经人介绍与盘锦市供电局的安琪结婚。黄瑛变成了一个美好的符号被他深深埋在心底。但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他刚刚结婚,黄瑛竟再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3天后,章玉与陈宝民一起,在盘锦的一家酒店请黄瑛吃饭。此时,黄瑛已是建设银行珠海市前山支行的一名副经理。退去了学生的清纯,现在的她显得更加精致典雅,举手投足间都有白领丽人的迷人风度。

  几个人谈起以前在学校的趣事,都格外感慨。陈宝民试探地问到黄瑛当年的男朋友靳鹏,她笑着说早分了,本人至今未婚。这让陈宝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当他问到黄瑛现在的工作状况时,她有些发愁地说在银行工作看似风光,其实揽储任务很重……一旁的章玉半开玩笑地说:宝民兄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大管家,每天的资金来往至少3000万元,你那点任务算什么?听到这句话,黄瑛期待地看着陈宝民。陈宝民赶紧推托:那些钱只是让我保管,只能进不能出。黄瑛有些生气地说:你这人没劲,还口口声声老同学,一听要帮忙就推托。

  回到家,陈宝民辗转反侧。黄瑛愁眉不展的样子令他心里隐隐作痛。他掂量了一夜,决心帮她一把。

  得知陈宝民打算帮自己完成任务,黄瑛高兴得快跳起来了,陈宝民叮嘱她:一定要提供银行存单给我,因为这笔钱是公款,你一定要保证资金的安全}黄瑛连声答应。

  1995年3月7日,为了让账面看上去正常,陈宝民以珠海一家交通能源工业有限公司为收款单位,开出了一张面额为500万元的汇票。几天后,章玉亲自到珠海与黄瑛接洽。但他带回的却是一张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500万元的存单和两张共39万元的存单,以及6万元现金。不是说好存在黄瑛工作的建设银行,怎么变成了交通银行呢?对此黄瑛亲自给陈宝民打来电话解释:她本来准备存在自己的银行,但她的表弟在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工作,比她的任务更重,所以她把这笔钱先给了表弟救急。那45万元是这笔钱一年的利息,请陈宝民和章玉收下。

  抛家弃子流浪天涯,只为守住那不能说的秘密

  1995年10月,陈宝民到深圳出差,黄瑛特意从珠海赶来与他相会,介绍了自己的朋友——中国石油报社深圳记者站的站长程澎立给陈宝民认识,并说程澎立是她最好的朋友。酒过三巡,程澎立向陈宝民提出,自己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最近资金周转有些困难,能否挪用500万元以解周转之急?已经轻易转出500万元,而且至今平安无事,陈宝民头脑中的防线已经模糊,尤其是看到黄瑛充满信任和期待的眼神,他脑子一热,再次大包大揽地答应了划出500万元给程澎立使用。程澎立答应使用一年,支付20%的利息。

  那天临分手时,黄瑛感激地握住陈宝民的手说:你太给我面子了,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福气。陈宝民将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手中,久久不会得松开。

  1996年3月,广州开发区交通银行的存单到期了,陈宝民让章玉去广州提取这笔钱。

  没想到章玉会同黄瑛一起来到交通银行时,银行工作人员表示这张存单存在违规操作,他们要调查清楚后才能付款。章玉傻眼了,黄瑛也表示不能理解,而她的表弟此时已经调离交通银行。章玉只好给陈宝民打电话,告知他这件事情。得到这个消息,陈宝民感到眼前一黑,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黄瑛也给他打来电话,声音十分焦急,说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表示,一定会亲自追回这笔钱,绝不会让他担风险。

  没想到,他们等来的不是回款的好消息,而是珠海市检察机关发来的要求配合调查的一纸调查函。原来,珠海建设银行前山支行的行长因涉嫌受贿被捕,检察机关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张辽河油田开出的500万元汇票复印件。这恰巧是陈宝民开给黄瑛的那张,应该是黄瑛托行长办事时落下的。

  陈宝民很快通过小道消息得知,辽河油田马上要对他和章玉经手管理的所有账目进行彻查,他顿时感到五雷轰顶,立刻给黄瑛打电话。黄瑛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便暗示陈宝民和章玉一起逃跑。她说:你放心,你们走了,我会继续追这两笔钱,只要钱回来了,人就不会有多大事。她最后强调,只要你们替我保密,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相信我。

  8月29日晚上,陈宝民一夜未睡。挪用公款1000万元本就足以让他把牢底坐穿,逃跑更是罪上加罪,可黄瑛的保证让他相信,她一定能帮他把罪责减到最低,她不会不管他。快天亮时,眼睛布满血丝的陈宝民满怀歉意地看了看已经怀孕6个月在床上熟睡的妻子安琪,此时,他却不得不亡命天涯,连向她告别都来不及。

  8月30日凌晨,陈宝民与章玉一起潜逃到天津后,便分手各自逃窜。

  陈宝民、章玉的莫名失踪引起了辽河油田领导的注意。在对二人管理的账目进行核对时,果然又发现了陈宝民借给程澎立的另外500万元,遂向辽河油田检察分院(以下简称辽河分院)报了案。当天,辽河分院对二人立案侦查。

  很快,陈宝民挪用500万元给程澎立的事实被查清,辽河分院办案人员南下深圳,从程澎立处追回了被挪用的500万元公款以及利息。同时,对陈宝民和章玉发出了通缉令。

  逃到广西的陈宝民不敢同任何人联系,连妻子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知道。蛰伏一年后,他无法维持生活,只得花钱做了一个李梦思的假身份证外出打点零工。

  整整10年过去了。陈宝民已经习惯了在市井陋巷中的生活,他的双手磨出了厚厚的老茧,皮肤也变得黝黑粗糙,甚至还学会了一口客家话。照镜子的时候,他恍惚间确信这个名叫李梦思的打工汉,生来就该扛着麻袋穿梭在满是灰尘的街道上。

  2006年8月,陈宝民认识了一个名叫小柔的广西女孩,不久俩人便生活在一起。

  2007年,陈宝民彻底放弃了对黄瑛的等待,与小柔来到广州,在白云区萧岗村租了一间仅有20多平方米的民房。2008年5月,小柔生下了一个女孩。看着女儿粉嫩的小脸,想起至今已经12岁却尚未谋面的第一个孩子,陈宝民的心一阵揪痛。

  生活渐渐稳定下来,陈宝民觉得风声已经过去,便悄悄给母亲打了电话。得知儿子已经在广州娶妻生子,老母亲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从母亲口中,陈宝民得知安琪生了个男孩,已经于3年前与他公告离婚。

  母亲还私下告诉他,与他同案的章玉已经于去年被抓获归案。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

  章玉落网的事让陈宝民如惊弓之鸟,他再也不敢去找正式的工作,一直靠贩卖盗版光盘为生,一张光盘挣5分钱,小柔没有文化,仅靠帮人加工珠帘挣钱。

  当年痴心付诸东流,你的苦痛成就她的荣华

  2010年5月,陈宝民看电视时,一张面孔从屏幕上一闪而过,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等镜头再次摇回时,他确信镜头前那个风姿绰约的女人,确实是他日思夜想的黄瑛而屏幕一侧的字幕上则清楚地标注着:中国一知名政法大学副教授,黄英。黄瑛怎么会变成了黄英?她不是说了要去追回那笔钱,还他一个清白吗?如果没有追到,她该是与他共同犯下罪行的同案犯,为什么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且还是以大学副教授的身份?

  陈宝民满心疑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赶紧上网查询。在这个中国知名政法大学对本校教职工的介绍中,他赫然看到黄英,武汉大学法学系博士研究生毕业,2002年开始在大学任教,2009年被评为副教授。北京市昌平区人大代表。2008年—2009年硕士生导师。看着照片上黄英优雅淡定的微笑,陈宝民顿时恍然大悟:当年所有经办的手续都是由他和章玉完成,黄瑛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之所以把钱存在交通银行,应该也是为了避嫌。如果他俩自首,黄瑛难逃法网,而如果他俩逃逸,则根本无法证明黄瑛涉案 所以这些年里,黄瑛应该根本没有寻找过他。

  陈宝民感到深深的屈辱:这么多年的艰辛付出,他把自己想象成一只荆棘鸟,为了深爱的人宁愿在荆棘丛中刺破胸膛,泣血歌唱。但事实证明,14年的付出和等待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悲壮的坚守毫无价值——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守着这份提心吊胆的生活?

  2010年5月10日,陈宝民用颤抖的手拨通了辽河分院的电话。

  2010年5月l2日20点,T13次列车缓缓驶进盘锦北站。戴着手铐的陈宝民被民警们押送着走下月台。潜逃14年,他这是第一次回到家乡。

  根据陈宝民的交代,辽河分院果断决定:赴京抓捕同案犯黄瑛。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黄瑛被捕后,交代出的事实让陈宝民更加崩溃:原来,当年她从陈宝民手中拿到500万元的汇票后,转手便将这笔钱借给东莞虎门一个副食品公司,从中得到90万元利息,1995年3月17日,黄瑛得到了副食品公司支付的90万元利息,她扣除45万元后,将剩余的45万元给了陈宝民和章玉。

  1996年8月,陈宝民案发逃逸,黄瑛为了保险起见,辞去了珠海建设银行的工作,她将户口上的名字从黄瑛改为黄英。到武汉大学报考了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又继续玫读博士研究生,然后摇身一变,成了中国某政法大学的副教授。

  2010年12月14日,这起绵延14年的重大经济案件经辽河分院提起公诉,由辽河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审理。一审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陈宝民有期徒刑14年,判处黄瑛有期徒刑10年。

  当陈宝民在法庭上与黄瑛相见时,他盯着那张曾让他魂牵梦萦的美丽脸庞,心里想质问她一千个一万个问题,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想,用人生中最宝贵的28年为一段荒唐的暗恋埋单,这恐怕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暗恋。

  一审后,陈宝民服判,黄瑛则提出了上诉,她始终认为自己在此案中不存在过错。直至2012年7月,此案仍在二审审理中。得知黄瑛仍在上诉,陈宝民默然想:黄瑛智商和情商都超高,可是她没有真心,一个没有真心付出过的女人,哪里会感到心痛?希望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她能最终找回做人的真心和良心。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她逃亡14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