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子的故事

  愣子的故事

  清朝末年,时局动荡不安;各地盗贼蜂起。在山东清平一带,就出现了一个铁碗帮,领头的是个和尚,人称花罗汉,收了百十个徒弟,个个都跟他学会了一身本领,四处打家劫舍。官府剿了几回,没占着半点便宜,知县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被人割了辫子作警告。 花罗汉隔三岔五就派人来清平县要钱要粮,富商们苦不堪言,有的就开始高价聘请武艺高强的保镖护院。 罗松龄是清平首富,铁碗帮自然垂涎三尺,但是始终没有对他下手,罗家院墙高大,家丁众多;而且罗松龄是开镖局发的家,年轻时候凭着一身过硬的弹腿功夫,在江湖上很有些名气。这两年闭门不见客,听说在家专心练武教徒了。清平的其他富商,还想请他出山来当教头,组织民团共同抵御铁碗帮,但是不管是谁,都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弄得大家都在背后骂罗松龄为富不仁,连点同乡之情都没有。 这一天,罗家来了两个客人,一个面色黝黑的壮汉自报家门,原来是以开碑手著称的陈师傅。另一个年纪不大,穿得像个庄稼人,罗松龄还以为是陈师傅的随从,没想到这小伙子一进门就跪下磕头,口称师傅。 罗松龄认了半天,仍然一头雾水,陈师傅说这小伙子叫郭壮,是在路上遇见的,听说是罗松龄的徒弟,就给带了过来。 一看师傅记不起来了,郭壮急忙提醒,十五年前他跟罗松龄学过一个月的武功。这下罗松龄总算想起来了,十五年前他把镖局关了,想过几天清闲日子,在家收几个徒弟传授一下自己的绝学。郭壮是一位老友介绍来的,罗松龄一看他不像练武的料,但是欠了老友的人情,也只好勉强收下。没想到这个少年笨得出了奇,出尽了洋相,别人三天就学会的扎马,他整整一个月都没学会。罗松龄实在忍无可忍,只好把郭壮撵出去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一直记着自己这个师傅。 眼下铁碗帮横行,郭壮在这个时候过来真是难能可贵,可像他这样的人能帮得上什么呀!罗松龄皱了皱眉头,叫人领着他去看守后花园,这小子是个榆木脑袋,但也是个本分人,后花园住的是夫人小姐,有这样的人护院,比较让人放心。 愣头徒 等屋里只剩陈师傅了,罗松龄拿出一封信,上面写着:下月初八,借银八万。最下面画着个黑碗。陈师傅一拍桌子:这帮强盗真是胆大包天,张嘴就是八万,不过以老爷子你的腿功,再加上我这一双铁巴掌,这几个小毛贼不在话下,一两银子都不会让他们拿走! 罗家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迎敌,郭壮却在后花园门口像木头一样站着。小姐足不出园,有什么事都是丫鬟菊儿进进出出。菊儿看郭壮傻得好玩。问他十句话也回答不上来一句,经常被他那傻样逗得哈哈大笑。有一天,她发现郭壮的两只脚不一般大,左脚比右脚长出一大块来。这可真是稀罕事。菊儿回去告诉了小姐,连小姐都出来看了,没多大工夫,园里的丫鬟婆子们围过来一堆,把郭壮看得满脸通红,左脚急着往后缩。 菊儿看他怪可怜的,连忙把大家劝走了,过了几天,她送给郭壮一双新鞋,当然也是一只大,一只小。郭壮把破烂不堪的旧鞋换下来,蹬上新鞋,正好合脚,他感激地冲菊儿笑笑,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正在这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了嘈杂声,有个家丁慌慌张张跑过来报信:快让夫人小姐躲起来,铁碗帮来了。 菊儿吓得连脸色也变了:这帮强盗大白天就来了,这可怎么办,老爷去年中风了,刚能下地走路,你们快去保护老爷。 郭壮这才知道,原来师傅已经不能再动武了,他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但是护师心切,他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就冲进了大堂。 罗松龄正坐在大堂上,面无表情。有一个秃子正指着桌子上的一只铁碗说:姓罗的,你也是前辈了,今天是初八了,银子准备好了我就拿走,咱兄弟谢谢你了。要是没准备好,你把这只碗拔出来放在我手里,我也没话好说。 罗松龄看那只铁碗嵌进桌子有半寸厚,知道这人掌力雄厚,但自己现在这样子,能走路就不错了,就别提武功了。那个秃子看他不动弹,更加放肆,满嘴脏话都说出来了。罗家的几个徒弟都气不平,可他们掂量着自己的本领,谁也不敢去较量。只有郭壮傻乎乎站了出来:师傅、师兄,不就一个碗吗?我给他拔出来。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貌不惊人的愣小子,都以为是真人不露相呢,谁知道郭壮上前用了半天劲,汗珠子都下来了,也没把那只碗拔动分毫。那个秃子乐得直拍大腿,说罗家没人了,弄这样的出来现眼。罗松龄气得要吐血,他只好看了看身边坐着的陈师傅,小声说:陈师傅,您出手吧,我这身子不行了。 陈师傅微微一笑,站起来走到桌子前面,一掌拍下去,啪的一声,那只铁碗飞得老高才落下来。秃子也不多说,捡起碗就走,等他走出大门,那张桌子哗啦一下散架了。 罗家人这才松了口气,围着陈师傅连声称赞,也有人狠狠地挖苦了郭壮几句。郭壮又羞又气,回到后花园门口直抹眼泪。菊儿过来安慰他,还递给他两个馒头,夸他勇敢。又问他:你不也是罗家的徒弟吗,没跟着师傅学几手武功吗? 郭壮不好意思地说:师傅说我笨,就教了我一招,把我撵走了。 哪招?菊儿特别想知道,但郭壮吭哧半天也没说明白。 铁腿功 当天晚上,罗家要大摆筵席庆贺旗开得胜。但宴会上少了一位主角,陈师傅不知道哪去了。罗松龄正要打发人寻找时,大门口的几个家丁满脸鲜血跑了进来,铁碗帮又杀回来了。 罗松龄心里一紧,只见秃子领着几十个人冲进了院子,最后进来的四个人,抬着一只大铁碗,进来后往地上一摔,咣当一声,把坚硬的青砖都砸碎了。 罗松龄一看那碗足有木盆那么大,厚有一寸,估计最少也得二百斤,怪不得要四个人抬。他知道这是花罗汉亲自来了,急忙喊着家丁:快去找陈师傅。 不用找了!陈师傅也是从大门进来的,不过他换上了一件袈裟,头上的假辫子也不见了,光亮亮的脑门上刺着一只吐着信子的蛇头,显得很有些诡异。一进门他就大笑:罗前辈,听说你老人家病了,我还不相信,不过现在我算是相信了,你要是能动武,就不会让二秃子欺负成那样了。我就是花罗汉,今天特来化个缘,金银财宝装满碗,兄弟们,动手! 说着,花罗汉把那只大铁碗抄起来,如此沉重的家伙竟被他轻松地挥舞着旋转起来,直向罗松龄身边几个拿着兵器的徒弟飞过去。大家急忙伸出兵器去挡,但一个个都被砸得筋断骨折。 这几个徒弟是罗家武功最好的,其他人一看花罗汉有这样的神力,早吓得不知所措。铁碗帮的人呼哨一声,开始大肆抢掠,罗松龄一看大势已去,只好哀求:花罗汉,银子你拿走,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花罗汉得意地狂笑起来:晚了,二秃子来要钱的时候,你要是痛快点,我兴许能放你一马。现在呢,我听说你有个女儿长得不错,哈哈…… 罗松龄心一凉,他只好低声嘱咐后面的人,让他们想办法通知夫人小姐进暗道。 当郭壮听到消息,趁着混乱中跑到大堂的时候,花罗汉正在朝着二秃子发火:笨蛋,连个女人都抓不住,小姐跑了,你抓这个小丫鬟有什么用? 二秃子赔着小心说:大当家的,这小丫鬟长得也不错,你看…… 罗松龄颤颤巍巍站起来说:花罗汉。你把这个小丫鬟放了吧,你要伤了我……我的家人,我不会放过你。 花罗汉狞笑起来:你让我放,我偏不放,我看你怎么不放过我,这个丫头我要定了。罗松龄急得脸上青筋直暴,他回身向几位高价聘来的武术教师说:谁救了这丫头,我把庄子给他,把小姐也给他。 后面几个人早吓得哆哆嗦嗦,菊儿尖叫着,挣扎着,但也无济于事,眼看着就要被铁碗帮架走,忽然有一个人,堵在了大门外。走在前头的二秃子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笑得前仰后合:大当家的,又……又是这个傻小子。 花罗汉也乐了,他笑骂了一句:傻小子,我不伤你,快回去睡觉。 郭壮看到菊儿近乎绝望的目光,壮着胆子吼了一句:把她放下,就让你们过去! 二秃子又乐得差点流出眼泪:没想到这傻小子还要当护花英雄,好,我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二秃子直了直腰,上前就是一掌!菊儿惊叫一声,所有人都知道郭壮这回是在劫难逃。果然,只听有人吼了一声:快滚吧!话音未落,一个人就飞了起来,直飞到三丈以外,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大家睁大眼睛一看,全傻眼了,飞出去的竟是二秃子。铁碗帮的人更是惊呆了,二秃子跟了花罗汉十多年,也有一身好武功,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眼前这傻小子到底是人是鬼?花罗汉分开众人,盯了郭壮半天,冷笑道:没想到我也走了眼,高人在这儿呢。他一抬手,就把那大号铁碗端了起来,身边的人迅速分开,花罗汉把铁碗挥舞起来,自己也跟着转起来,猛然间连人带碗挟着风声呼啸着砸向郭壮。 只见郭壮抬了抬腿,还是喊了那一句:快滚吧!只见花罗汉的铁碗也飞了出去,正砸在刚挣扎起来的二秃子脑袋上,当场就血肉模糊。 花罗汉被踢了一个趔趄,胸口像被大铁锤砸过一样剧痛,旁边那些喽哕们有的上来扶他,有的还想抄家伙往上冲。花罗汉勉强喊了一声:都停下,我都败了,你们上去丢人现眼吗? 他缓了口气,向郭壮一抱拳:我认输,请教高人,这是什么武功? 郭壮抓抓头:这……就是跟我师傅学的一个绝招,我也不知道叫什么。花罗汉回头看了罗松龄一眼,叹了口气,叫众人把抢来的东西都放下,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中。 私奔去 郭壮扶起菊儿,看菊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脚上的那双旧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那双新鞋我怕弄脏了,没舍得穿。 有人把罗松龄扶过来,他激动地拉住郭壮的手:郭大侠,我这一家老小,全是你给救下来的,但你这武功到底是谁传给你的? 郭壮奇怪地说:师傅,你忘了,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跟你老人家学武,学了一个月,你让我回家,我说教我一个绝招吧,你老人家就一抬脚,说了一句:快滚吧。我回家就专练这招,练了十五年了,开始踢后山的小树,后来踢大树,现在我都能踢磨盘了。 啊!罗松龄想起来了,他当年是被郭壮烦的,踢了一脚又骂了一句,没想到这小子脑子转不过来弯,还以为是在教他绝招,整整苦练了十五年,竟然练出了这等腿功,怪不得他左脚比右脚大,这是苦练出来的,这得多大的恒心呀! 花罗汉吃了这一场败仗,很快就在这一带消失了,清平的老百姓们又重见了天日。罗松龄不忘诺言,要把小姐许给郭壮,但正当罗家张罗着要办喜事的时候,郭壮失踪了,而且是带着菊儿走的。罗家上上下下都说这小子武功虽高,但傻子就是傻子,放着小姐不要,非要一个小丫鬟。罗松龄更是火冒三丈,他又是要报官,又是要花重金聘请武林高手,把这两个私奔的人抓回来严惩,但是说归说,他到底没有这么做。郭壮和菊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时看着脚上那双新鞋,边看边乐。菊儿却在毛驴上骂他:你说傻不傻,那么好的小姐,那么大的家业你都不要,非得找我这个穷丫头,你说你图个什么呀。 郭壮嘿嘿笑了:就图你会做这么漂亮的鞋,都没画鞋样,就能做得这么合脚,小姐哪有这本事? 菊儿呸了一声:我告诉你吧,这鞋就是她做的。 郭壮一愣:不能吧,小姐哪能会做这样的布鞋? 菊儿格格乐了:你个傻小子是不会知道的,我爹为了防强盗,让我的丫鬟装扮小姐,让我装扮丫鬟,哈哈,傻小子,我可什么都不会做。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愣子的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