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鸟大赛

  斗鸟大赛

  明朝时,有一个叫何亨的生意人,在京城开了一间卖绸缎布匹的店铺。此人擅于经营,生意做得极为红火。昌盛时期,何家在城中开的分店铺多达十一间。可惜,后来何亨染病去世后,家中的生意便渐渐没落。到了何亨的儿子何青山接手当掌柜时,何家仅存下一间店铺了。家境中落,何青山却不改富家公子本色,不务正业,把铺子丢给妻子张氏和伙计打理,自己则提着鸟笼到外面,与人玩鸟斗鸟为乐。这年,何青山与人斗鸟,输掉不少银子。张氏苦口婆心劝丈夫,不要玩物丧志,安下心来做生意才是正道!妻子的话,何青山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心想,近来斗鸟落败,都是手上没有一只好鸟而已。后来,妻子说得多了,何青山便不耐烦,甚至扬言,如果妻子再管他斗鸟的事,便将她赶出何家去。原来,这张氏是何青山在一次进山寻鸟时遇到的,当时见她身受重伤,便将她带回家治疗,后才知她是个孤儿,靠采药卖药为生,那天进山采药遇到野兽才受的伤。何母见张氏聪明贤淑,便作主让她留下来,做了何青山的妻子。张氏见何青山如此说,万般无奈,只得替他艰难支撑家业,暗地里经常伤心落泪。也许是心地善良,何青山每回有斗死的鸟,张氏都向他要来,用木盒子安葬。对于受伤的鸟儿,她也会拿些草药,悉心治疗。这天,何青山看见有人在路边卖鸟。笼内是一只画眉,身上羽毛棕中带紫,颜色不均。不过,它一对翅膀上的羽毛却隐含金色。何青山心中一动,心想现在是画眉的换羽期,莫非这只是金翅紫眉?一问价钱,这只画眉仅售五十铜钱,他当即购买下来。果然,在家饲养那只画眉一段时间后,画眉换毛完成,身上的羽毛都变为紫色,唯有一对翅膀呈现金色。何青山大喜过望,无意购得这只画眉确是金翅紫眉,画眉之中的勇士。卖鸟之人走了眼,他捡了便宜货!悉心调教一番后,金翅紫眉越发性凶好斗,动作敏捷。大活虫喂至笼边,它脖子闪电般一伸,倏一下啄死活虫。自问有把握了,何青山这才托着鸟笼出去,找人斗鸟。城中有间叫聚英居的酒楼,内里经常进行斗鸟比赛,而且大多是斗画眉鸟。不大一会儿,何青山找到一个老对手——王老板。王老板是个盐商,养了一只产自黔东的画眉,非常擅斗。何青山与王老板斗过几回鸟,每次都是输家。今次,何青山终于吐气扬眉了!两鸟开斗后,金翅紫眉一下把王老板那只画眉的眼睛啄瞎了。之后,那只金翅紫眉,成了聚英居的常胜将军,为何青山挣了不少银两。这天,何青山刚踏入聚英居,王老板便提着鸟笼迎上前,笑道:何老板,我等你好久了;快来,咱们再斗上几个回合。何青山一瞟王老板的鸟笼,差点笑了起来。那笼里面是一只棕色画眉,喙平尾短、爪足弱小,宛如未成年的幼鸟一般。何青山忍笑说:王老板,你打算用这只鸟和我的金翅紫眉斗么?王老板捋须一笑:正是!何青山打了个哈哈,笑道:那好,你想怎么斗?王老板说:照例‘滚笼’斗,今趟玩大点,就赌一千两白银如何?何青山一怔,没料到王老板会夸下海口,玩得这么大。当即,他又瞟了瞟王老板那只画眉,怎么也看不出那只画眉有什么过人之处。何青山正犹豫间,王老板讥笑道:何老板家业丰厚,莫非一千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吗?要是拿不出来,那就算啦!何青山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将法,冷笑一声:好,和你赌了!很快,两只笼子并在一起。一名公证人叫了声开笼,旋即同时拉开两个鸟笼闸子。何青山的金翅紫眉一振翅膀,气势汹汹,扑入对面的笼内。王老板那只画眉见外敌入侵,居然无动于衷,只蹲在笼架上,低吟了一声。此时金翅紫眉像中了邪一样,吓得抖抖索索,跳回自家的笼子内。何青山傻眼了,在旁观战的人亦是不解。回过神儿,何青山忙拿起小木棍,想把金翅紫眉赶回对面的笼子,要它和对手厮杀一番。令人费解的是:金翅紫眉好像很害怕王老板那只画眉,一到对方的地盘口,便闪闪缩缩,死活不敢往前了。见此,王老板笑了笑,用小木棍把自家画眉赶下笼架,并吹了一声口哨。得了将令似的,王老板那只画眉,长鸣一声,扑棱着翅膀,跃入对方地盘,向金翅紫眉扑去。金翅紫眉不敢迎战,在自家笼内乱蹦乱跳,光顾狼狈地逃命。不多时,它身上的羽毛被对手啄下来不少。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胜负已分!何青山目瞪口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天后,王老板派人拿着借据,上何家收钱。张氏蒙了,这才知道丈夫一场斗鸟,竟然输掉一千两银子。筹集到银子给了别人后,张氏气愤地摘下何青山的鸟笼,狠狠摔在地上,当即把那只斗败的画眉摔死了。然后,她开始哭哭啼啼,数落丈夫的种种不是。何青山自知理亏,耷拉着脑袋,不敢还嘴。但他心中始终想不通:金翅紫眉怎么会输给王老板那只瘦小的画眉呢?张氏哭干眼泪后,用一只木盒把摔死的金翅紫眉葬在院中,此后的几天,她一直闷闷不乐,似有满腹的心事,却又什么也不说。后来,何青山多方打听,才从一个行家嘴上打探到真相:原来王老板斗鸟出了阴招!王老板那只画眉其实是一只纯种黑画眉,而黑画眉是金翅紫眉天生的克星。王老板可谓用心良苦,故意用染料改变了黑画眉的本来面目,因此才胸有成竹,赢了何青山千两白银。知道真相,何青山气坏了,去找王老板算账。但王老板老奸巨猾,早弄死了那只黑画眉,毁尸灭迹,不肯认这笔账了。何青山气愤难平,返家取来火水油,去烧王老板的布匹店。很快,他被闻讯而来的官兵抓住。直到半个月后,张氏花了一大笔银子,才打通关系,把何青山从衙门里赎了回来。连连破财,何家的店铺缺少现金周转,生意受到很大影响。不久,城中陆续又开了几间财力雄厚的布匹店。何家生意更是一落千丈,生意极差。渐渐地,何家布店入不敷出。无奈之下,张氏辞掉了一些伙计。屋漏偏遇连阴雨,张氏因操劳过度,终致一病不起。何青山请来好多大夫,却治不好妻子的病。何青山急得焦头烂额,再也顾不上生意了。到了无法支撑时,何青山把最后的伙计辞掉了,洒泪把自家店铺的大门关上,打算找个好买主,卖掉家业。张氏得知,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有一天夜里,她更喷了一大口鲜血,把何青山吓坏了。张氏向何青山提了个请求,让他把家中的鸟儿都放掉,何青山怕再伤她的身体,只得答应了。这天,何青山外出给妻子抓药,遇着一个昔日玩鸟的朋友。朋友给了他一纸官府告示,并告诉他,说皇宫即将举行斗画眉鸟大赛,奖金丰厚,邀他一块前往参赛。何青山看了看那张告示,苦笑地摇了摇头。回家后,何青山熬了药给妻子喝下。张氏喝了药,精神好了一些,忽然问起何青山最近外边有什么稀奇事儿。何青山把皇宫要举行斗鸟大赛的事说了,又怕妻子生气,忙说:此事是刚才朋友告诉我的,受了这么多教训,我已无心斗鸟!张氏喘了喘气,说道:相公,你要去参加斗鸟大赛,听说夺魁鸟赏黄金二百两,能够拿到这笔钱,何家的家业就能保存下去了。何青山惴惴不安地说:夫人,我早按你说的,把家中的鸟儿都放飞了;现在,我去哪儿找斗鸟?张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说:看来是天意了,我姐妹家养了一只善斗画眉,因我曾帮过她,她愿意把画眉送给我们去参赛。说完,张氏又交代何青山,叫他明天一早,到郊外的墨山亭去,到时亭中会放着一个鸟笼。她让何青山拿了鸟儿,直接去皇宫参加斗鸟大赛。何青山犹豫了一下,但想到去皇宫参加斗鸟比赛,只需一天时间,便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何青山出了门,走到墨山亭处,看见亭中果然放着一个鸟笼。提起鸟笼一看,他惊讶极了。笼内是一只白色的画眉鸟,十分罕见,两对眼圈露出金灿灿的光晕。面对生人,白画眉丝毫没有惊慌之情。再看它圆翼修尾,啄锋锐利,爪趾如钩,上了朱砂一样的红眼睛,发出慑目的光芒,甚有王者气派。何青山听人说过:有一种金眼白眉,是百眉之王,眉王敢和苍鹰之类猛禽博斗,尚不会处于下风。当下,他惊喜不已,提着鸟笼去皇宫参加斗鸟比赛了。皇宫外面,搭了一个大台子,周围挂着鸟笼,鸟鸣声声。按规定:民间前三名得胜鸟,才有资格进皇宫内,和里面的宫鸟进行决赛。开赛后,何青山的眉王,引吭一鸣,声若金玉,不怒自威。相斗的同类鸟一听,哀鸣一片,纷纷俯首称臣。顺利过关,何青山带着眉王进入皇宫参加最后的角逐。皇宫里面,情形有所不同。皇家养的画眉中,不少是奇珍异品。其中有一只异种鸟儿,全身赤红,形如鹞子,喙也比别的同类长一倍有余。何青山断定那只红鸟不是画眉鸟类,很可能就是一只关外的鹞子。但人在深宫,他也不敢多言。皇上、皇后、妃子等一一入座后,只闻锣声一响,比赛开始了。皇家的画眉的确有些能耐,不过遇上眉王,也都纷纷败下阵来。斗到最后,剩下眉王和那只红鸟决斗争魁了。在一个大笼子里,眉王和红鸟爪喙相向,厮打起来。红鸟体宽喙长,占尽便宜,把眉王啄得羽毛纷飞,鲜血染红了白羽。但眉王仍是无惧,全力与红鸟搏斗。最后,红鸟把眉王压在身下,长喙一啄,眉王扑腾几下,终于倒下不能动了。何青山叹息一声,功亏一篑,眉王最后还是输了。不过,眉王获得斗鸟第二名,何青山仍得到一百两赏金。出了皇宫,何青山提着鸟笼,来到一处林内。他把笼内那只一动不动的眉王掏了出来,正准备挖个坑埋葬了它时,眉王突地鸣叫了一声,嘴中似唱非唱,发出了几句幽幽的话:相公,我已尽力了,何家的家业你可要保存下去啊!言毕,眉王忽然化为一阵清烟,伴着一丝悠扬的绝唱,片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回家后,何青山悲痛欲绝,只见妻子张氏已死去多时,她像刚和人厮打过一样,一身雪白的衣服,竟千疮百孔,血迹斑斑……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斗鸟大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