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亭的另一种解释

  风波亭的另一种解释

  一

  天阴了,天色暗了下来,天上的云满怀心事似的来回晃动。风从遥远的朱仙镇刮来呜呜直响,像是十万将士的悲声。整个秋后的临安,一片肃杀之气。

  皇宫里却春意依然,只是九龙椅上坐着的官家赵构和跪在地上的宰辅秦桧神色凝重,都不讲话。

  就这么办吧。良久,官家叹口气,冲秦桧挥挥手,示意其退下。

  陛下可否再次三思?因事体重大,前线如有激变将祸在不测。秦桧跪着向前挪几下,把头又重重叩下,声音发颤。

  哼哼,不会的。官家轻蔑的笑一下。我看透了他不是那样的人,他离开的时候一定会有安排。他要真是那样人的话?朕还真不敢怎么着他。比如像韩世忠,朕就不能这样办。卿就按旨意办吧!卿奉旨给他所列的罪名很好,辛苦了,完了朕另有恩旨。

  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哦,臣是说永远囚禁什么的。秦桧小心冀冀奏道。

  不行。官家果断否决了秦桧的建议。他一天不死朕一天难安,朕知道的,他终有一天会打到黄龙府去,他有那个本事。到那时的后果卿是知道的。他和卿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心里只有国,而卿心里只有朕。他必须得死,你下去吧!

  二

  风波亭,秋风中,秦桧拿令箭的右手有些颤抖,心情复杂。他不敢去望一眼面前的这个人,这个曾让敌人闻名丧胆的人。因为他知道,他在毁灭一段本该继续书写的历史,而有关他的个人历史,也将因此而被重写。

  岳兄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秦桧庄重的敬了杯酒。声音同样有些颤抖。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我有苦衷,即使我不害你,也会有其他人来害你。

  我倒底做错了什么?

  是有人认为你做错了。我承认你是名杰出的军事家,可你却不懂政治,不懂政治是干不好任何事情的,而且还有性命之虞。不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其实应该说是另一个人对不起你。

  我要面圣,圣上会理解我的,唉,我死不足惜。可惜的是我如果再有二个月的时间,圣上父子兄弟骨肉便可团聚了。这可是圣上最大的心愿啊!圣上,是臣无能,实现不了您的心愿了。

  岳兄,求你……别说了。秦桧落下了泪,问:岳兄最后还有什么要求?

  我死后安葬时愿头朝着北方,用灵魂日夜保佑着我的家园,我的乡亲…….

  我答应你,一定的,岳兄一路走好。

  三

  临安天坛。官家正在庄严的祭天,虔诚的乞求上苍保佑大宋,愿能国土早日收复,国耻得雪,父兄骨肉早日团聚。下面的官兵一阵阵齐声高喊:收复山河,迎回二帝。喊声响彻云霄。

  四

  临安城东的一座荒山上,新晋封的秦国公秦桧悄然屏退左右,独自来到一座坟前,喃喃的说:岳兄您听见了吗?圣上正祭天许愿,发誓要迎接父兄,报靖康之耻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风波亭的另一种解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