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风随

  引风随夜凝紫,黑剑,黑袍,黑眸——黑风。黑风原来是不喜欢黑色的,黑太深沉,深沉的连自己都无法对自己放心。不过那天连月的师姐带来连月被掳走的消息时,黑风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对自己放心了,于是他披上黑色,穿梭在始终未圆的月空,肩负的玄剑,穿梭如风。连月是被和她岩心一起出走的,走的时候是个月圆之夜,走的时候,还能看到穿着白袍站在山顶对月长吟的黑风。走的时候岩心说:三个人的圆月,不算月圆!三年前的小镇和今日相差无多,熙攘的人群游走在街边的各个角落;三年前的小楼和今日几近相同,只是凝神观望,少了白袍,少了连月略略老茧晶莹中握着的长剑,银色的长剑。三年前黑风与连月奉着各自师祖的密令,从东西两座青峰来这小镇追捕恶人青夜。青夜不知道算不算真正的恶人,只知道哪里有他杀了的商人高官,哪里,就有或千或百走投无路而终于劫后余生的欣欢畅响,宛若天神下凡。来到小镇后的第三天,连月和黑风双双截住了青夜,青夜没有黯然垂头低声下气,也没有嚣张昂首耽耽相逼,青夜只是说:夜色太黑,青无可觅!连月的黑色长剑比黑风的玄剑先搁在了青夜的脖子上,连月握着长剑的手紧了紧,细语问道:为什么不躲?青夜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圆月,望着圆月里的黑斑,嘴角扬着微笑,扯动的漆黑的沟痕,然后仗剑,在身边的崖壁,一笔刻下了之前说的八个大字。字里,黑色的血液顺着流淌,干涸了一段悲凉!连月看着青衣裹着的尸体,忽然皱了皱眉,我喜欢青色,讨厌黑色!黑风始终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怔怔的看着连月在月光柔和光芒下变幻的脸,直到这种变幻,羞红到有些嗔怒的青芒。我怎么会觉得是青色?黑风心里不大舒服,抬头问了连月:我想,你还不知道我的代号吧…连月看着白袍,努力压着脸上残余的红,请赐教!。黑风。连月。黑风连月一起来到下榻的小店,房间只隔一度木墙,黑风听着连月房间里的丝毫动静,听着窗外流风在月光里穿行的声音,然后慢慢模糊的睡去,直到那一抹冰凉,横在颈上,和那一抹芳香,映入胸腔。月光太亮,看不清那背着月光的脸,不过那嘴里顿出的字却清晰异常,异常到即使和着窗外的风,依旧会回响。下次再敢盯着我的脸不放,就让你再也看不到月光!黑风闭上了眼睛,任那一束光华透过离去的背影洒在自己脸上。第二天早上推开黑风房门的不是小二,也不是隔壁的连月,而是一柄银色的剑鞘,一分不差的砸在黑风的床前,连月嚣张的说:黑风,明天再回山,今天,给我当马夫!连月买了很多东西,看到的有胭脂、女红还有一根青玉的发簪,看不到的都在一个包裹里,连月裹得很紧,甚至没有让黑风帮忙拿着,连月第二天走时在桌子上留下了个包裹,黑风解开缠绕的布条,看到的是一套叠好的黑色长袍,袍上放了封信,似乎有点胭脂。信上说,下次见时,着上黑袍!黑风不再想了,又看着这处断壁,这处写着夜色太黑,青无可觅的断壁,左手食指拂过流离的刻痕,右手挽起长剑,绽一朵剑花,然后深深没入残余的石崖。黑风终于有了连月的消息,他狂奔着在日落前寻到了那一根在夕阳下闪烁着绝美光华的发簪,当然,还有发簪下那动人的容颜。黑风没有走近,他只是凝望着连月,还有连月依偎着的胸膛。这个昔日与自己素袍相依许下生世不离的连月,就这么依偎在别人的胸膛。黑风动了,很快,快得只是察觉到动了,就已经站在了连月的身前。连月有些僵硬的扬起嘴角,想努力笑笑,却终于叹了口气,站起身。你来了。嗯,来了。就是这样被掳走的吗?动手吧。连月闭上眼睛,她知道黑风的性子,也知道黑风对于背叛的惩罚,所以她只是闭上眼睛,你今天的速度,好快。你爱她吗?黑风的话低吟。连月想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岩心,也不知道是不是还爱着黑风,不过她已经走到这了,便无法回头了。若不是自己耐不住相思之苦,也不至于现在,连月想回答是的,于是就准备回答了。是。三个人的圆月,不算月圆。回答的不是连月,是岩心。因为岩心的脖子上,横着那把有点泛黑的玄剑。黑风看着两人,没有再言语。只是叫了声月儿,然后慢慢融入在夜色中。留下错愕的两人,岩心很错愕,因为一月以前,黑风接不住他信手一招‘心炎怒’,但是今天,自己却看不清黑风剑尖留下的残影,那一抹青花,即使就着满月的流光,也古井无波看不到一丝荡漾。岩心以为自己会就此消亡,因为自己手中的剑,曾经顶在过黑风的心房!那是六月之前的事了,那一次,衡山同宗的六大剑派公开比武,那一次的黑风本来是想一展风华的,因为他听到了些许有关连月与岩心的暧昧语段。黑风对战岩心时,用上了绝技‘影天斩’,满天白袍幻作残影,遮天蔽日的压向场中浑身绽放着红光的岩心,那惊天一斩,慢慢的移到岩心的额前,却忽然所有的光华一度消失,留下撑在地上的黑风,留下白袍上撒着的浓黑鲜血,黑风看着玄剑上漆黑的手印,看了看抵在心房的剑,看了看岩心嘴角得意的笑容,终于想起昨日连月拿过自己的剑,递给岩心的欣欢。岩心在剑柄上做了手脚,或者直白的说,抹了毒药。和黑风的目的一样,只是为了夺得连月的一句赞赏。暗寂的山岗,偶尔的豺狼,袍上的黑色渐渐变淡,仿佛被月光洗的发黄,圆月还是有些黑斑,一如黑风身上的冰凉。黑风的耳边响起了天毒老人的话:这天罡砂虽然可以让你实力暴涨,但是由于本身肉体强度的不及,轻则经脉寸断而废,重则七窍溢血而亡。所以尽量不要使用得来的功力,当然,不是需要功力谁会用这药呢!黑风化作流光,一剑剑将生平所悟的武道使完,脚下剑锋划过的寸土形成巨大的凹坑,坑中远近点着些许血芒,直到再也提不起劲力抓住玄剑,清脆的跌落在地上。坐在冰冷的石头上,黑风看了看乌云里被遮住一角的圆月,这,算不算真正的圆满?合上了沉重的双眼,最后一丝惆怅,最后一抹冰凉!夜色越来越深了,似乎就要含住单薄的月光,清澈的流水在山谷回响,演奏着谁的乐章,演奏着谁的绝响。只盼在这深沉的夜里,那抹连月,看准了岩石里闪烁的心,那根青簪,可以见证银色流落的星芒…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引风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