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鸟声

  院子鸟声

   半月溪是半月溪村最美的一道风景线,溪边不远处一户人家,姓陈。早晨,人们都在溪边挑水,洗衣服,挺热闹的。

   邻村那个百万身家的陈福生,不出五年,他要家道衰落,家破人亡。我说得不错吧。一个风韵犹存的妇女炫耀她预测的准确性,得意地说。

   一群溪边洗衣服的妇女们附和说:可不是呢?‘半仙娘子’的八卦算的可准呢。

   村里人都佩服她那片能说会道的嘴皮。凭几分姿色,她自称半仙娘子。其实只是懂一些算命卜卦罢了。前几年丈夫因车祸去世了,她也没有留下一点血脉,至今没改嫁。村里人暗地里称她风流娘子。

   村里有个四十左右的汉子陈孟,垂涎陈子娇的美色,垂涎她迷人的身段。经常给她做些农活,家务,如挑水、打柴等等。可这寡妇从来没有一些表示。

   一、半仙娘子成了富翁

   半仙娘子的前夫叫陈小四,是个会钻营的人。虽然家里一日三餐没多少财产,每天对付着过日子。但后来陈小四东挪西借,搞了一辆三脚车做搭客生意,日子还过得去。

   想不到三年过去,陈小四因车祸西去,一时间半仙娘子的生活过得挺艰难。

   那一年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她上山种地后,随即砍柴回来。她坐在家门前的大榕树下,声嘶力竭,大喊大叫:我是荷仙姑的弟子,我是荷仙姑的弟子......。逢人就说:她遇见了荷仙姑,荷仙姑说她是得意弟子,传授了她许多的法力,能治好各种疑难杂症。

   一时间半月溪村轰动。有人说半仙娘子穷疯了;有人说半仙娘子走火入魔神经失常;有人说半仙娘子真疯了......。凡此种种,不一而说。但有一件事情,却让人们的思维有了改变。村里杨二伯的孙子阿斌脚痛肚疼,痛得直打滚,杨二伯一家子毫无办法。半仙娘子来后,她立刻手舞脚蹈一番,又是念咒语,又是驱小鬼,喂下草药水后,二十分钟居然就平安无事了。真神哪。

   半仙娘子真名陈子娇。自此以后,她给人算卦,十有七八准;她给人采草药治病,十有七八能治好(不过都是些疮脓、身热头痛、牙痛脚疼之类的常见病)。于是,半仙娘子的名头就传开了。

   有一晚,她上门去找外村善于投机钻营的杨德水。凭着她那点姿色风韵,颇有信心地算起卦来:她点燃三炷香,摇头晃脑,也是眼睛半眯半睁手舞足蹈。跳足了舞后,煞有其事,母指捻着中指,食指斜斜抬起,念念有词。她说: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潇湘子仙、荷仙姑神旨,杨德水是财神爷下凡,属金,做一单属金的大生意,必然大发,不足五年,即成千万生意,一介富翁。足足闹了几个时辰。

   杨德水颇信命运,懂一些奇门八卦皮毛东西。他把半仙娘子那一套信过十足。于是两人如此这般,如此,如此,商讨了一单秘密的金属大生意。陈子娇居然成了杨德水的军师顾问。杨德水也真有种,银行借,信用社贷,朋友赊,亲人讨,弄来了三百万,真的做成了一单电子产品大生意,净赚四百多万。自然,半仙娘子陈子娇因她算的卦准和她的谋划,得到二十多万的丰厚报酬,一下子成了半月溪村数一数二的神奇富翁。

   二、半仙娘子的盛衰史

   一阵子半仙娘子与杨德水打的火热,一喜俱喜,一荣俱荣。但陈子娇心有不足,依然嗜好走大神算八卦,盛名之下,实难推辞,世上垂钓杨德水名头的大有人在。于是,半仙娘子的名字传遍了十里八村。

   陈子娇门前的对联是:时来运转四方来财,挂上练就八成本领;横批:新春新禧。村里传说对联是她陈子娇想出来的,可见她文化思想略见一斑。

   正在半仙娘子得意忘形之时,杨德水跟随着陈福生一模一样(相差不过六年),飞来横祸,他涉嫌走私,偷税漏税,被捕入狱。陈子娇也有涉案之嫌,拘留审查,没收所得款项。

   一夜间,半月溪村里议论纷纷,一说陈子娇算卦是骗人糊弄人的;一说陈子娇跳大神算八卦是准的,她把许多人的过去未来说得八九不离十,还医好了许多人的怪病;一说荷仙姑已不满她的作为,弃她而去......。总之,她半仙娘子陈子娇是落难了。村里人虽然不满意她的短处,但也时刻想着她的好。

   半仙娘子落魄了,最高兴的就是陈孟,他想机会来了。陈孟时不时又去给陈小娇做些农活,种地、打柴、挑水等家务。好事的妇女们七嘴八舌,都说陈孟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好歹。

   陈小娇的住屋离小溪不远,屋的背面是松树林,左边是毛竹林,右边是枇杷乌榄等果林,春夏秋冬皆有鸟儿叫声。屋外是三道围墙,屋门前有一棵高大古老的榕树,正是乘凉休憩的好地方,鸟儿们常在树上欢唱。

   前天黄昏,陈孟去给陈子娇打柴。放下柴禾,跨进大院,眼前一幕景象呆住了。一座嫩白的酮体立在榕树下,乳白色的乳房,高挺的鼻子,黑黑的长发,淡黑白里透红的脸庞......。迷人的身段,风韵犹存!在陈孟眼里,简直是天仙一般。

   陈子娇并没有慌张,她淡淡看了陈孟一下,说:没什么的。又不是不看过女人或男人,不必奇怪。

   我去穿衣服,你坐一会。陈子娇指了指榕树下的椅子。

   陈孟定下神来,他感觉这么美的尤物,他不敢想沾污她,顺从地说:好的,好的。真没什么的。

   这时,西边的云霞烧的通红,鸟儿归巢了,叽叽喳喳地叫着。花草树叶青翠欲滴,三三两两的蝴蝶在花丛里飞来飞去。仿佛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大自然显得如此的美。

   陈子娇穿好衣服走出来,一袭黑色的裙子,淡蓝色的紧身衣,适中苗条的身材,也是一样的迷人。习惯了。陈子娇说:这样热的天气,凉快一下挺好的。没什么,常常这样,不在乎人家说了。很少人看见的。

   听说银河上有一对牛郎织女呢?夜里我常常看的。陈子娇说。

   可不是呢?银河看到了,常常看不见牛郎织女。

   有时看到牛郎了,却不见了织女;看到了织女,又不见了牛郎。陈子娇说:经常这样的。

   鸟都不叫了。陈孟说:娘等着,待久了,娘会埋怨的。陈孟家里就一个老娘。

   好的,再见吧。陈子娇平静地说。

   陈孟悄悄地走了。

   此后,女人等陈孟送柴禾来。一天,二天,三天,一直等了好几天,都不见陈孟来。女人常常坐在榕树下,眼睛凝视门前的小路。每天茶饭不思,有时只喝一碗稀粥充饥。村里人见她一天天瘦了,就告知陈孟。

   待陈孟再次见到陈子娇,陈子娇已脚步轻飘,只要风一吹,就要随风而去。她太瘦了。

   女人说:你来我家帮种地吧,我会好好待你的。

   好的,只要您喜欢就行。陈孟说。

   这天,太阳刚上山,女人就到地里去了。她锄了地里的草,锄了地基的草,又将地翻了一遍又一遍。这次陈孟没去挑水,径直去了女人的地里。男人挖地坎子,女人放种子......。

   只要每天静静听屋前的鸟儿叫,我就不会老,永远年轻。陈子娇说。

   听一听小鸟叫,心情会很好的,人也会岁岁年轻的。挺好哦。陈孟说。

   三、半仙娘子神仙甜的日子

   半仙娘子不再跳大神算八卦了。她一一到了可信赖的和好的家庭拜访,说感恩他们,说谢谢他们,请他们谅解她的过去。村里人都佩服她的胆略和她的见识,都感觉到,陈子娇要变大样子了。

   她建了一座三层楼房。钢枝、水泥、沙土、瓷片等等都由她一人操持;楼房设计、楼房装修,都由她一人操持;她要陈孟在楼房完工前,不要打扰她。

   楼房剪彩那天,陈孟来到现场。喔!好漂亮的一栋洋楼。楼房三面围墙红砖、水泥、木色瓷片的建设,门前楼牌古典简朴;榕树下一座屋顶黄色,四周绿色的休憩凉亭;楼房是三层四合院,院内走廊四面相通,楼顶两个对称亭子,其余部分露天。楼房造价至少用去两百万。

   女人微笑着来到陈孟的身边,她穿了一件新鲜的旗袍,旗袍粉红,与她嫩白的肌肤相映,混然天成。她适中苗条的身材又回来了,恢复了往日的风韵灵气。女人站在陈孟的身边,身子稍微颤动。女人什么都没说,努力让自已安静下来。

   喜欢这楼房吗?陈子娇说。

   哪来这么多钱?陈孟答非所问。

   正当来源,积蓄下来的。女人说。

   省吃俭用?相信您有一身本领。

   你看。女人说:大门的对联我换了,对联是我想出的。

   陈孟抬头一看,对联是:勤劳致富四方财来,拥抱世界八面福临;横批:新禧。

   真是美丽的一家子?男人说。

   如果没有鸟的欢叫了,人就衰老了。女人也答非所问。

   哦。陈孟说。

   下午五点,陈孟来了,还买来了菜种,两人在菜地忙碌开了。给菜地除草,下种,施肥,然后培了薄薄一层土,稀稀浇了一层水。还把有机肥堆放在菜地边。

   回到院子,天就黑了。女人厨房做饭,男人院子劈柴。

   晚上,两人睡在一起了。一切都水到渠成,水乳交融。女人给男人讲牛郎织女的故事,陈孟轻轻抱着女人,他睡着了。半夜,慢慢地,女人也睡着了,说着梦话:小四,小四,我开过花了,鸟儿也叫了。

   此后,陈子娇宴请了她熟悉的共过事的民间企业家,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商讨办毛竹编织厂的事。陈子娇忙乎了半年多,终于搞起了毛竹编织厂。邀请本村的邻近村的人们来上工。三年不到,陈子娇就拥有了三百万的资本,就流动资金也有一百多万。陈孟做起了厂里的质量监督主任。

   时光易逝,转眼就过去了七八年。楼房院子的老榕树依旧,树木花草依旧,毛竹林依旧。但是许久没听到鸟的叫声了,连借路经过的鸟声也没有,更不用说鸟群欢唱了。渐渐地,村里人发现陈子娇迅速衰老,一头乌黑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爬满了蚯蚓般的皱纹,身材不再适中苗条,瘦了许多许多,仿佛经风一吹,就会随风飘去。陈孟呢?人们发现他也瘦了许多,老了许多,十足一个干瘦的老头子。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院子鸟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