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槐花香满头

  五月槐花香满头

  滑石矿矿主金大头这几天脑袋愁成了个大疙瘩。为啥?因为他的宝贝女儿槐花跟矿工柳二河好上了!这柳二河家境一般,可槐花却铁了心地跟他好。县城的王参议家的儿子王天河人长得不错,还留过洋,会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王天河跟他爹来过一次滑石矿,一下子就相中了槐花。托人求亲,可槐花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惹恼了王参议,滑石矿还怎么开下去呀?金大头差点儿给闺女跪下,可槐花却说除了柳二河,她这辈子谁也不嫁。如果逼急了她,她就找根绳子上吊去。

  槐花打小和柳二河光着屁股一块长大。小时候,两人在一起过家家,槐花当新娘子,二河当新郎官,谁想到,爱情的种子在两个年轻人心中萌发了。金大头了解闺女的秉性,知道再强拧着她,弄不好会适得其反。这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就没了娘,也怪可怜的。其实,金大头心里也喜欢柳二河。别看柳二河年纪不大,却精明强干,滑石矿的矿脉都在他心里装着呢!没有柳二河,他金大头的滑石矿也没有今天这么红火。现在,金大头虽然发愁王参议穿他的小鞋儿,却也默许了女儿和柳二河相好。

  这天,槐花又和柳二河相会在滑石矿旁边的柳树林子里。柳二河对槐花说,他想在中秋节那天娶了她。槐花双颊上涌现两朵桃红,在柳二河腮帮子上亲了一口就跑了。

  转眼儿,就到了八月十五。柳二河披红挂花,骑骏马来娶槐花。柳二河也怕金大头在这节骨眼儿上反悔。他不止一次听槐花说过,王参议的儿子王天河在打她的主意呢!柳二河一边骑在马上,一边心里还打着鼓。

  柳二河的迎亲队伍刚到金家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至。王参议和儿子王天河走下车来。金大头一见王参议这时候来了,只好硬着头皮露出一副笑脸儿迎上去。寒暄过后,王参议就挑开了理:兄弟,你也不仗义呀,侄女嫁人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下帖子呀!要不是我赶得巧,这事儿就绕过哥哥我了。金大头赶忙小心翼翼地赔着不是,这当口儿,王天河说话儿了:金大叔,槐花就要走了,我送她一件礼物看她一眼不为过吧?金大头就替槐花答应了。

  槐花正在屋子里描眉打鬓,王天河走了进来。槐花对王天河没好感。王天河将一只花篮递过,槐花连正眼儿都没瞧,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声谢谢,屋里没别人,王天河说:槐花,虽然你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可我还是想将心里的话说出来。槐花,自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槐花笑了:我只是个乡下姑娘,不值得你这样,比我好的姑娘多得是。王天河勉强露出了一丝苦笑,突然一把拉住槐花的手,目光炯炯地看着槐花:槐花,嫁给柳二河你不觉得亏得慌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槐花,如果你愿意,等槐花香满头的时候,我就来娶你。槐花一把拔开王天河的手:请你放尊重点儿,你们家玉堂金马,可我不稀罕!槐花蒙上红盖头,在伴娘的搀扶下,上了花轿。

  槐花嫁了柳二河,虽然没过上富足的生活,但小两口恩恩爱爱,如胶似漆,槐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这天晚上,小夫妻亲热过后,柳二河说:槐花,想和你商量个事儿,可又怕你不同意。槐花说:二河哥,什么时候变得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呗!于是,柳二河就说:槐花,前几天日本人炮轰了北大营,东北军都撤到关里去了。我姑家一屯子人被鬼子给枪杀了,那个惨劲儿就甭提了。前两天,黑龙江的马占山主席率部打响了抗日第一枪,我想参加山上的回民支队打鬼子!等稳定下来后再回来看你。槐花最痛恨那些在鬼子面前唯唯诺诺的汉奸,见丈夫如此深明大义,虽然有些舍不得,还是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柳二河就去山上参加回民支队了。不过,槐花却向所有人隐瞒了丈夫的行踪,包括她爹金大头。金大头问柳二河哪儿去了,槐花就说柳二河去串亲戚了。过了些日子,金大头又问柳二河咋还没回来,槐花干脆不吱声了。

  这天,槐花和爹正在矿上,突然,一个矿工跑进来对金大头说:东家,不好了,鬼子来了!金大头叹息说:该来的终归会来的。紧接着,涌进几个日本鬼子。让槐花没有想到,与鬼子同来的还有王天河。更让她肝肠寸断的是,柳二河被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

  为首的鬼子说了一阵话,王天河就点头哈腰给翻译。鬼子说完了,王天河就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柳二河这小子参加回民支队,竟敢和皇军对着干!也该着这小子倒霉,撞在了皇军的枪口上。王天河说着用手里的扇子指着柳二河恶狠狠地说,他刺杀皇军武田大佐未遂,你们也不想想,皇军是那么好惹的吗?槐花见丈夫浑身是血,知道他肯定遭了打。她走到丈夫身边,用手抚摸着丈夫的脸,眼泪滚下来:二河,疼吗?柳二河咬了咬牙说:不疼。槐花,记恨我吗?说着冲槐花笑了笑。槐花苦笑说:二河哥,说什么呢?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二河哥,你是个男人,我没看错你。

  面对鬼子的刺刀,两口子依然在这儿知冷知热,鬼子头武田不干了。他哇啦哇啦又和王天河怒吼了几句,王天河点头翻译说:武田大佐说了,只要柳二河能当着大伙儿的面说皇军好,下次再不与皇军为敌了,皇军就放了他!柳二河双目圆睁,狠狠唾了王天河一口:没骨气的东西。你告诉鬼子,要杀要剐,随他们的便!王天河抹了抹脸上的唾沫,向武田大佐又说了一通。武田大佐一挥手中的战刀,几个鬼子将柳二河押走了。王天河冲着众人说:武田大佐说了,柳二河是条硬汉,不过,他决定回去好好审讯他,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皇军的战刀锋利!

  槐花要往上闯,被鬼子拦住了。柳二河扭头说:槐花,别等我,找个好人就嫁了吧!柳二河这么一说,槐花的心就像刀子扎似的。而王天河在日本人面前唯唯诺诺的像条哈巴狗,槐花和金大头打心里瞧不起他。

  柳二河被押回了日本军部。王天河对武田说:大佐,我之所以出主意让您将他押回来,除了他掌握滑石矿上的矿脉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夺走了我所喜欢的女人。武田看了看王天河,突然笑了起来:就是那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果然是绝色。王翻译官,你小子还真有眼力。王天河点头说:是的大佐,当初我爹来提亲,可这女人却寻死觅活地嫁给了柳二河。所以,柳二河是我最大的仇人。我让您把他押回来,就是想亲自审问他!武田嘿嘿一笑点了点王天河的额头:王翻译官,你小子公报私仇,良心大大的坏了的!

  王天河征得武田大佐的同意后,就开始审讯柳二河。王天河双手抱拳皮笑肉不笑地说:柳二河,没想到你小子也有今天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性,还从老子手里强娶了槐花!柳二河痛斥说:王天河,我柳二河是没权没势,可我知道,到任何时候也不能出卖先人祖宗。不像你小子,有奶就是娘!王天河不但没恼,反而轻轻地拍拍手掌笑了:柳二河,我也不想出卖祖宗先人,可现在东北军都跑关内去了,就凭咱们老百姓怎么和鬼子拼?跟着兄弟一块干,封妻荫子的多好!不比在回民支队里风餐露宿强百倍?

  柳二河破口大骂,王天河一挥手,几个鬼子和团丁们冲了过来。皮鞭蘸着凉水,劈头盖脸向柳二河打来。柳二河几次昏死过去。每次昏死过去时,王天河便吩咐人用冷水浇醒。等柳二河醒来后,接着打。在一旁观看的武田大佐对王天河非常满意。

  武田走后,王天河恶狠狠地冲着柳二河说:柳二河,你小子是个顶硬的,你就等着死吧!老子还有点事儿要办,等我回来再收拾你!说完,气呼呼走了。

  王天河走后,门开了,一个团丁端着一碗水悄悄地走了进来。虽然这个团丁也是审讯他的人员之一,但这个人却从未对他动过手。屋子里就他们俩,团丁说:二河哥,我敬慕你是个英雄。可你要知道,英雄不吃眼前亏啊!来,把这碗水喝了。

  也许是太渴了的缘故,也许是受了团丁这番话的感染,柳二河将这碗水喝了。团丁见柳二河喝下了这碗水就说:二河哥,你看,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呢?你是个英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多可惜啊!

  这时候,王天河走了进来。他走到柳二河面前笑道:柳二河,我还以为你是铁打钢铸的呢?怎么样,挺不住了吧?只要你愿意,我马上找武田大佐放了你!柳二河将眼一闭,骂道:你想来劝降,门儿都没有,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别他娘这么磨磨蹭蹭的。王天河见状,冲着同他一块儿进来的打手们使了一下眼色,随后,打手们的皮鞭又暴雨般倾泻而下。

  柳二河再次昏了过去。这次,凉水泼头,柳二河却没醒过来。那个端水的团丁试了试柳二河的鼻息对王天河说,柳二河已经死了。王天河也试了试,连忙到武田那儿汇报。武田摆摆手,示意将柳二河的尸体随便处理。王天河回到审讯室,让那个端水的团丁将柳二河的尸体背了出去。

  槐花得知了柳二河的死讯,哭得死去活来。王天河放出话儿来,柳二河的尸体早扔在了乱坟岗喂了野狗。打那儿以后,槐花对王天河恨之入骨,恨不得见面吃了他。

  这天,王天河突然领着一个鬼子头目来到了矿上。槐花认识那个鬼子,正是杀害丈夫的日军头目武田。王天河找到金大头,态度一反常态地热情,张口金大叔闭口金大叔地叫个不停。金大头一见着王天河就反胃。王天河告诉金大头,日本人想要滑石矿的开采权。如果金大头同意,他们愿意每年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武田冲着金大头嘿嘿一乐:金掌柜,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的技术落后,我们有先进的开采技术和雄厚的资金做后盾,会将滑石矿的矿藏开采达到极限的。金大头这才知道,武田这老鬼子是个中国通。那天,他是佯装不会说中国话的。

  金大头知道,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如果不答应,武田这老鬼子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金大头想了半天,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武田,实话告诉你,这滑石矿是我们中国人的矿藏,你们休想得到它。如果你们非要得到它的开采权,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金大头本以为武田会恼羞成怒,谁知武田却挑起了大指:金掌柜,我佩服你的人品和气节。可你想过没有,和我们大日本皇军作对会是什么下场?金大头面色平静,冷冷地说:无非一个死字!武田,你漂洋过海地过来,不会想把自己这条老命也搭在我们中国这块土地上吧!这下,武田急了,他拔出胯下的战刀,冲着金大头晃了晃:金掌柜,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把我惹急了,就把你劈成两半!

  王天河见状,横在金大头和武田当间儿。王天河说:武田大佐,您临来时不是说要和金掌柜比围棋的吗?武田大佐这才将战刀入鞘,冲着金大头点了点头说:我听王翻译说金掌柜是围棋高手,所以,特来和金掌柜下棋。如果金掌柜输了,滑石矿的开采权就请转让,如果我输了,我立马走人,金掌柜,你看怎么样?王天河眯缝着眼儿看着金大头:金大叔,武田大佐如此仁厚,我想,这可是最好的机会了。金大头一生除了围棋外,没有别的嗜好,没想到鬼子武田竟然也是个围棋迷。如果将武田赢了,滑石矿或得保全。想到这儿,就答应了武田的要求。

  两个人你来我往,在棋盘上对杀起来。对金大头的棋艺,武田佩服得不得了,他知道遇到了劲敌。对武田的棋艺,金大头着实为自己捏把汗。看着王天河在武田左右低三下四的样子,槐花的眼里喷出了火。

  武田和金大头的围棋从早上下到了中午,结果武田赢了。按照约定,金大头只能拱手将滑石矿让给日本人。金大头后悔极了,这么大的滑石矿,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输给了日本人。无奈,只好带着槐花走了。

  金大头和槐花走后,王天河对武田说:大佐,现在滑石矿已归您所有,我陪您去矿上看看。武田拍了拍王天河的肩膀:王翻译官,你对皇军贡献大大的。我一定好好奖赏你。武田很高兴,带上所有的士兵站在滑石矿上挥舞着国旗唱起了国歌。这时候,武田发现王天河不见了。武田问手下王天河哪儿去了。手下报告说,王翻译官刚才还在这儿呢,或许是方便去了吧。武田也没在意,继续挥着手和他的手下唱着国歌。这时,一个士兵忽然惊叫起来,指着远处一条坑道里冒出来的白烟,战战兢兢禀报说:大佐,不好了,坑道里好像有导火索在燃烧!武田刚想吩咐撤退,忽听轰的一声巨响,滑石矿爆炸了,自然,武田和他的士兵无一幸免,被炸得粉身碎骨。

  金大头和槐花带着所有的矿工走到半路,忽听滑石矿方向传来巨响,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是谁炸的矿,鬼子?不可能!鬼子刚刚得到了滑石矿,又怎么舍得把它炸了呢?不是鬼子,又会是谁呢?

  这时,一个矿工跑来说,武田和同行的鬼子连同滑石矿一起被炸上了天。闻听这个消息,金大头和槐花都笑了,爷俩儿对王天河更是恨之入骨,现在,王天河也陪鬼子一起死了,也算对得起柳二河的在天之灵了。但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安装炸药把滑石矿炸了呢?

  滑石矿没了,家也没了,槐花对金大头说:爹,反正咱爷俩也没个落脚之处,不如参加山上的回民支队,打鬼子为二河报仇雪恨!金大头一想,乱世之秋,国破家亡,身上的血性上来,就领着几十号矿工参加了回民支队。回民支队耿队长一见柳二河的岳父和媳妇前来参加队伍,摆宴欢迎。耿队长说,柳二河在队伍上表现得非常好,作战勇敢,曾经一个人跟鬼子拼刺刀,杀死了七个鬼子。不过,他时刻关注着滑石矿的安危,曾不止一次跟耿队长提出要派队伍保护滑石矿。因为鬼子势力太大,跟鬼子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队伍只有流动作战,所以,耿队长没有答应。柳二河心里有点怨气,最后不辞而别,没想到他是去刺杀武田大佐。

  槐花参加了回民支队,出生入死,不久,就学会了双手打枪,成了队伍里能征善战的双枪女杰。可回民支队创立不到半年的时间,最终还是被鬼子打散了。在最后的那场战斗中,回民支队遭到了鬼子的埋伏,金大头和耿队长还有几十号队员命丧在鬼子的枪口之下。耿队长临牺牲前,特意交代槐花把队伍带出去,海城不远的三汊河口新成立了一支抗日的游击队,让槐花无论如何也要把队伍带到那儿去。

  槐花想把队伍拉出去,奈何鬼子人多,队伍被打散了,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槐花没受伤,她想开枪自尽,枪里竟然没有了子弹,这时候,几个鬼子冲上来将她俘虏了。

  晚间,槐花被鬼子带回了关东军驻海城县城司令部的监狱里。审讯室内。鬼子头冈村皮笑肉不笑地说:双枪女杰的威名,早就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槐花,受惊了。槐花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要杀就杀,何必多言?冈本踱到槐花身边,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你们中国有句古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您能说出滑石矿的矿脉,我们依然是朋友。

  原来还是为了滑石矿!原来,日本人为了滑石矿绞尽脑汁。武田死后,日本关东军便命令冈村少佐代替武田之职,一方面进剿海城的回民支队,一方面千方百计找到滑石矿的矿脉。

  槐花也微微一笑道:我们中国还有句古话,叫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冈村说:话虽这么说,可生命只有一次。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呢?槐花轻蔑地说:我们拿枪杆子,就是为了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关东父老。

  冈村显然被激怒了,他一挥手,进来十七、八个凶神恶煞般的日本兵,三四条恶犬。日本兵们个个身高马大,光着上身,手里拿着鞭子和雪亮的战刀。冈村狞笑着:槐花,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条生路了。走到槐花身边,将槐花的下颌向上抬了抬,阴笑着说,难道你就一丁点也不怕吗?告诉你,就是铁打的罗汉钢铸的金刚到这儿也得叫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槐花犀利的目光刺向冈村,朝他脸上吐了口浓痰,厉声痛斥道:实话对你说了吧,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冈村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痰,脸气得铁青,一挥手,审讯室内那几个日本兵便脱掉衣裤,淫笑着向槐花走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五月槐花香满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