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恺之画佛

  顾恺之画佛

  南京中华门内花露岗南边有一座瓦宫寺,是一干六百多年前造的。那时候,寺里的当家和尚慧力是个财迷,到处捞钱。这天,他特地请来赫赫有名的王、谢、庚、桓四个大家族的名士和一些贵人,还把个画画的顾恺之也清来作陪,一共有二二十人。

  慧力开口了,他说这座寺是当今皇帝下御旨建造的,马上就要造好了,特地请诸位来添光。桅子花、茉莉花地说了一大堆,就捧出一个簿子来请大家布施。那姓庚的财大气粗,拿过本子,提笔就写:“捐钱十万。”慧力一见开了这个大盘子,笑得合不拢嘴。姓庚的写开了头,那姓王、姓谢、姓桓的三个也都跟着写了“捐钱十万”,不能折了面子呀

  轮到顾恺之了,他把化缘簿子往后一推,只顾自己喝茶。那慧力脸色就难看了,轻轻哼了一声,就把簿子传了下去。余下的人有捐一万、千儿八百的。末了,慧力又回到顾恺之面前,双手把簿子一送:“请虎头将军施舍。”那和尚不存好心,想叫顾恺之当众出丑。

  顾恺之笑笑,把茶杯一放,拿过化缘簿子,连画四画,画好把簿子一合,递给慧力。慧力打开化缘簿子当众读了起来,哪知道当他读到最后顾恺之名下时,突然结巴起来。“一”了半天,也没有“一”出个数目字来。他这一愣,四座都竖起了耳朵。慧力好不容易才报出个“一百万”来。大家惊得眼都斜了,顾恺之站起来,一甩袖子就走了。

  顾恺之一不是财主,二不信佛,悄这么多钱干什么?顾恺之一辈子就迷个画画,画起画来,人就变痴了,有人干脆喊他“顾痴”。今天,他看那些势利小人,心里恶心,捐一百万也是痴性发作了。抖抖他的全部家私,也不值一百万呀!

  过不多时,瓦官寺眼看要建成了,慧力派人到城南顾楼街顾恺之家收钱。顾恺之眉头一皱,说:“钱,到你们寺造好那天准付。你回去在寺殿里留一块墙壁给我,我明天来派用场。”

  第二天一早,顾恺之叫书童拿上画笔、颜料,跟着他来到瓦官寺。一进大殿,就关起门在墙壁上画画,天天画,一直画了个把月。

  到瓦官寺接纳香火的头一天,顾恺之把慧力叫来吩咐道:“我给你们画了尊佛像,马上就要画好了。从明天起,你才能打开这座殿门。第一天来看画的,要捐十万。第二天要来看画的,捐钱五万。第三天开始,随愿乐助。我答应捐的一百万,包你在三天之内捐满,分文不少。”

  那慧力听顾恺之说得这样神乎,好像别人成堆的钱都由他抓的一样,忍不住就斜眼偷看到底墙上画的什么。画的是金粟如来,看上去一点也不出奇,连眼睛还没有画呢。

  等慧力走后,顾恺之定下神来,望着墙上的如来像。望了好半天,他才提起笔,在眼睛上点了两点。然后,收收东西,关上殿门,就走了。

  第二天,瓦官寺要正式接纳香火、和尚一早便打开殿门,只见殿里金光闪闪,伸头一看,墙上的金粟如来面带笑容,眼睛就像望着你,抬脚要向你走来。

  那一天,争着看画的人,人山人海。只天不到晚,就得了好几百万钱。

  大家把顾恺之的这幅壁画,同戴安道为瓦官寺造的铜佛,还有狮子国送的玉佛,看做稀世珍宝,一总称为“三绝”。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顾恺之画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