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债还是还债

  追债还是还债

  正泽大学毕业工作好几年了,几年来他一直惦记着一件事:还李大爷的债!正泽是个孤儿,是邻居李大爷资助他八万元钱读完高中、大学的。李大爷资助正泽有两个条件:一是正泽要读完大学,二是正泽毕业挣到钱后必须还钱,为此正泽还打了一张欠条。

  正泽有了工作后,慢慢存折上攒够八万元,他正要还债,谁知这时女友横插进一杠子,要他赶紧买房,说得很坚决:没有新房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无奈,正泽安慰自个儿说,反正李大爷有退休工资,也不急等着这钱用,这钱以后再还吧。这么一想他便拿这钱交了首付。

  当正泽再次存够八万元的时候,他的心态又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存下这八万元钱比起以前难多了,工作越来越辛苦,社会变得更复杂,没钱的日子从小到大过够了,太可怕了。思来想去,正泽一狠心做出一个决定:债再拖上一拖,李大爷孤身一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再说、再说……李大爷都七十多了,还能活多长时间?说不定一觉醒来人就没了,那时就用不着还债了。正泽这么狠心地想着,随即更换了手机号码,这样一来就不怕李大爷找自己了。

  有一段时间,正泽到外地出差,回来得知,有个姓李的老大爷这些天,天天来公司找他,见左右等不到就走了,临走时还留下一封信。正泽吓了一跳,李大爷从千里之外找上门,肯定是来要钱的!

  正泽提心吊胆看完信,果然不错,李大爷正是要钱的,信内只有一句话:孩子,还记得那张欠条吗?

  李大爷以前经常这么叫他,现在这一声久违的孩子差点弹出了正泽的眼泪,可片刻工夫他又心硬起来:李大爷,钱来得太难,我真的不想还你了。

  回过身正泽就辞了职,这样一来李大爷就彻底找不着自己了,反正这破工作也不值得留恋。

  正泽辗转来到另一个城市,又找了一份新工作。可在夜深人静之时他却常常醒来,然后眼望天花板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李大爷打我的老手机号码了吗?他到老单位找我了吗?他是不是真的急要钱用?对不起……

  就在正泽无数次祈祷李大爷忘了这事时,意外出现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正泽在居所附近的电线杆上看到一则寻人启事,上面写着:正泽,我的孩子,你在哪里?你忘了那张欠条了吗?

  难道李大爷曾经在这地段见过自己?正泽越想越紧张,决定再换工作、搬家,这座城市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不信李大爷就能找到自己。

  这么着正泽就又伤筋动骨地辞工作、找工作、退房子、租房子,大费周折了一番,谁知还没安稳多长时间,李大爷又出现了。

  这天晚上正泽正看着晚报,忽然一个激灵全身一抖,像是给钢针狠狠刺了一下,手中的茶杯砰然落地。原来在晚报夹缝里看到一则寻人启事,写的是:正泽,我活不长了,你就不能见我一面吗?

  李大爷如此不惜钱财、大动干戈地寻找自己,看样子这钱他是非要不可了!正泽不停地喘气,终于想和李大爷来个正面交锋。

  正泽按晚报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拨通后,还没来得及改变自己的声音,就听电话那头是个陌生人声音。那人自我介绍说是律师,正泽大惊,李大爷这是要通过法律手段索债?

  谁知律师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是正泽吧?李大爷走了,刚刚走的。

  正泽听了张口结舌,心头一片空白,原先想好的假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一时间不知道是悲伤、惭愧,还是庆幸,这时律师又说了:李大爷临走时留下一封信,让我转交给你,你能告诉我你的地址吗?我好寄给你,要不,我当面交给你也成。

  正泽猛地回过神来,慌忙说:我忙得很,不方便收信,这样好了,你就读给我听吧。

  电话那头律师一下子听出了正泽的话里话,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放心好了,我根本不是引你出面要钱,李大爷已不要那钱了,现在我就把信读给你听。

  律师低沉地读了起来:正泽,我老了,离死不远了,可就是放心不下你,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个苦孩子,我喜欢你,也可怜你,所以当年资助你上学,到现在我还是不后悔。现在我千里迢迢地找你,确实是为了要钱,可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要钱,我都要走的人了,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呢?我只是告诉你一个做人的道理,那就是言而有信。孩子,你未来的道路还很长,一定不能昧着良心做人!

  信一字一字地读完了,律师最后意味深长地说:正泽,告诉你一件事,李大爷确实不跟你要钱了,欠条他也当着我面烧了,可他还是留下一句遗言,就是希望你还债。他要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到时候你想好了还打这个电话。正泽,记着李大爷信里最后一句话,一定不能昧着良心做人啊!

  正泽手握话筒好半天没回过神来,而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更是度日如年、寝食难安,李大爷的遗书如冬日阳光、如涓涓细流,使他温暖如见亲人,有一种想痛哭的感觉,钱真的该还了,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自个良心真的过不去啊!

  谁知就在这时,未来的丈母娘出面了,她说:为了体面地让女儿出嫁,正泽必须拿出十万元!正泽一下子崩溃了,要知道房贷还月月压在肩头哩……

  三天的时间到了,正泽走投无路,他一拨通律师的电话,就失态地叫道:律师先生,我真的拿不出这笔钱,我没办法,我对不起李大爷……

  律师听了半晌无语,然后长长叹了口气,说:你太辜负他老人家了!对了,李大爷还留了个遗嘱,他说如果三天后你还钱的话,钱你还是收回,并且,老家县城他名下估价四十万的房产也赠送给你。如果你不还钱的话,他将把房产赠送给县慈善协会,作为寒门学子的助学金。李大爷说他这辈子没有小孩,所以最喜欢小孩,最见不得孩子受苦,他永远不后悔对苦孩子的资助……

  放下电话,正泽抱头嚎啕大哭,他悔啊,揪心的悔,可这回真的不是因为房产,不为钱,只为债,因为李大爷的债他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追债还是还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