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

  算计鸿运钱庄掌柜方义人才四十出头,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了。这天,他叫来钱庄总管贾渔,说:“不几天往上海送银子,让修明去吧。贾先生,修明是第一次,有劳你带着他。”“老爷,少爷虽是第一次,但这条路向来平静,不会有事的。”贾渔15岁就在方家做学徒,自幼聪明能干,深受当时掌柜的方义人父亲的赏识,30岁就做了总管,因此说话顾忌不多,“近日庄上事务多,我还是不去的好。”“贾先生,最近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怕是……”方义人轻轻叹口气,“可修明才17岁,又没在钱庄做过事,我是想让他跟着你快快学点东西啊。”贾渔一听,急忙答应下来。第二天,贾渔和方修明押着银车出发了。一路上,贾渔得空就向方修明传授如何做掌柜。这天,一行人走进一片树林,忽然杀出一群蒙面响马。响马们一句话不说,直奔银车。贾渔大惊,继而嘴角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大叫一声“保护少爷”,就冲向响马。贾渔虽然已60岁,又生来文弱,但此时或许是急红了眼,完全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挥着大刀,疯一般地叫着,直到响马们悻悻地空手离去。回到钱庄后,方修明就将此事告诉父亲,他尤其夸赞贾渔的勇敢。哪知方义人叫来贾渔就说:“你这就到账房结了薪水,从此不得入鸿运一步!”贾渔十分吃惊:“老爷,为何啊?”“自己做的事自己最清楚!”方义人冷冷地说,“多少年了,这条路出过响马吗?还有,就凭你也能让响马得不了手?分明是你吃里爬外!”方修明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大叫:“父亲,冤枉贾伯了!你不在现场,你没看到贾伯当时的样子,就是鬼神见了也怕啊……”“孽子,我父子被人玩于股掌,你还替人说话!”方义人大怒,“贾渔,看在你为方家两代辛劳的情分,否则定然报官!”贾渔想辩解,但无奈方义人已绝了情,他就泪流满面地走了。不久,方义人向儿子交代后事:“我死后,你第一件事就是请回贾先生。”见儿子十分吃惊,方义人说:“我死后钱庄就是你的了,可你年少无知,为父必须为你寻个忠于你的人,而此人当然非贾先生莫属。”“可父亲,你却将这么一个忠心的人赶走了。”“傻孩子,不赶走他他能忠于你吗?”方义人对着更加一头雾水的儿子说,“这么多年来,贾先生忠于的人是我,不是你。怎么让他忠于你?当然是让你有恩于他。现在,他正处在落泊之时,又背负不义恶名,你快快去请他,给他平反、加薪,他定然感激于你……”“父亲,如此说来,那次响马……”“不错,那是为父的安排。”方义人得意地说,“这一手是你祖父教我的。当年,你祖父也是英年早逝,我那时也像你现在一样对钱庄的事两眼一抹黑。你祖父就用这个办法让贾先生忠于了我。知道你祖父跟谁学的吗——李世民!当年,唐太宗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世,可太子李治才被立不久,心腹不多,军中更没有他的人。唐太宗就找个理由将大将军李勣治了罪,等他死后再由李治给李勣平反,从而李勣一辈子都忠于李治……”不几天,方义人死了。方修明立即找到贾渔,一番“冤枉了贾伯”之类的话,直让贾渔老泪纵横,他不断磕头,说:“少爷之恩,贾渔当以命相报……”正如方义人所料,贾渔回到鸿运钱庄后,对方修明真可谓死心塌地的忠诚。方修明不由得更加佩服起父亲和祖父。跟着贾渔,方修明进步很快,但不久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出了状况。贾渔得知后,很是着急,说:“少老爷,莫非你家血脉中有……”贾渔说着就流了泪,“这可如何是好啊,您还没后,都怪我,我不该劝您不要急于成亲……”“贾伯,你是为了我多学能耐,怎能怪你呢。”方修明也怀疑起自己家族有某种遗传疾病,说:“贾伯,鸿运凝聚了我方家几代人的心血。我若真是那种病,我死后,鸿运就全权托于你了。我这就立字据……”方修明卧床不起了,贾渔来看望他。无意间,方修明看到贾渔的嘴角滑过一丝笑,他立即想起当年遭遇响马时贾渔也是同样的笑,他明白了,指着贾渔:“你……你……”“让你做个明白鬼吧,你祖孙三代都是我下的毒!”贾渔手持方修明立的字据,一声冷笑,“记住了,到那边告诉你那自比唐太宗的祖父和父亲:算计人者,必将为人所算!”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算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