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差了

  他出差了

  李处长拨通妻子的手机后,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松了松领带,然后闲手在桌子上轻轻的划圈。

   想起自个儿优柔寡断的毛病,一身肥膘白肉的李处长恨不得抬腿踏自己一脚,非呲牙咧嘴抱疼脚不解气。本来,他昨晚躲在卫生间里掂量了许久后,从马桶上抬起已坐麻木的屁股,决定若无其事的瞅也不瞅妻子一眼,就当刚想起来随口说:我明天出差。可出了卫生间,忽然觉得房间过于安静,不由地瞅眼坐在沙发里旁若无人读报的妻子,愣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居然换了句爹不睬娘不疼的话:大便又不痛快了。

   出差对李处长本是家常便饭,只是这回与以往有别,恐怕只有他肚子里的蛔虫才知晓秘密。蛔虫明白的事,弯弯绕绕地让李处长心虚的很,生怕自己脱口出差后,让回头撇眼的妻子辨出真伪来,特别看到妻子眼明心亮地读报看书的时候,打死他也不敢蹚清水。李处长搞不明白妻子为何这般爱书,躺在床上依然背着他端书看,无奈的他频频拿无名指轻挠那几根稀发。

   李处长每逢有要事商议,会坐在沙发里,对另屋的妻子喊:方红。妻子那屋回:说。除非越听越糊涂时,方红才趿拉着拖鞋将身子靠在卧室门口,抬眉侧耳,让再重复。李处长舍姓只唤妻子单名的时候,红知道,一般都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的无聊事,她不停手里的活儿,嘴里嗯着,猫腰拿拖把不管三七二十一朝他脚下使劲擦,不住嘴的李处长抬双脚拧着身子躲。李处长从来不拿出差当事说,或许饭后,或许睡前,方红动动身子,发出些许声响,就当听到了,如果她做面膜躺沙发上,会眨动下眼皮,看不到她一丝表情。尽管无动于衷,但方红会早早将洗漱用具为李处长准备好,放在包里,包撂在门口。久之,李处长每看到头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出行包,感觉灰溜溜的,似乎巴不得他早走。

   方红听到手机响,欠身拾起桌上的手机,瞄眼电话号码,她并没有用染着粉红色指甲油的纤纤细手推开滑盖接听电话,而是若有所思地将手机在手里翻转,另只手将办公桌上放置的一盆绿箩的黄叶掐摘下来,再丢到花盆里,又对着花盆轻轻弹弹触花叶的手指,然后才收回来,将手腕放鼻子下面,品味名牌香水的芬芳,方红这才接听电话。

   李处长来电很简单,告知马上出差,要二三天才回。方红叮嘱少喝酒,然后两边便都宽心地挂线手机。李处长立马兴奋地转身坐在办公桌上,向目标发出短信:想你。方红也站起身子,对着镜子打量下自己,走到向阳的窗前,也拿手机向目标发出一个短信:他出差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他出差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