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邻居

  恐怖邻居

  肖平和傅为都是那种看上去憨厚其实精明深藏不露的人。特别是肖平,他那双平常总是活泛着喜气儿的小眼睛一旦眯起来,马上便放射出一股凌厉的寒光。即使在他的视角之外,也会不由自主感到一种冷意直透心底。

  现在,他那骤然阴寒的目光便突然锁定总是低着头来去匆匆的扫街女子阿兴嫂。阿兴嫂推着一辆垃圾车从外面回来,刚刚拐进她们租住屋前的一条偏僻巷道,肖平便如弹簧一般弹出去,横身拦住阿兴嫂的去路。说出的话声音虽轻,却字字冒着寒气且不容置疑:站住!

  肖平、傅为他们和阿兴嫂租住的地方,是岛城一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叫做劈柴院的大杂院儿。劈柴院原本已经列入旧城改造计划,居民们多数已经搬走了。后来事情突然没了进展,一些原来的居民便又搬回来,或是把房子便宜租给一些杂七杂八的三教九流。陆陆续续,劈柴院里面竞又住上了百十户人家。反正早晚这里要拆迁,租住户对房子胡乱改造房东们也不太禁止。因此,这里的建筑结构就更加混乱。那胡乱开设的门窗和纵横交错的巷道简直把大院儿变成了一座迷宫,刚住进来的住户胡走乱窜,真能在自己家门口走丢!

  肖平拦住阿兴嫂的时候,傅为正一边回味最后一次作案的刺激,一边拿张黄碟摆弄一台VCD影碟机。见肖平对一身工作服戴大口罩、体形模样都看不出究竟的扫街妇女都拦,暗笑这小子不但没有品位,而且没有定力。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还打猎劫色!

  面对肖平满脸的煞气,阿兴嫂怯牛生地站住了。虽说是光天化日且在自家的门口,可阿兴嫂谁也指望不上。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邻居,丈夫下半身瘫痪都两年多了,动都动不了。

  傅为到底还厚道些,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走出来拉肖平回屋,并向阿兴嫂点头致歉,解释说:我这兄弟喝醉了,请多包涵。

  不料,肖平竟一把把老大傅为推开,冷冰冰盯着阿兴嫂问:你夜里又是喊又是叫的,闹那么大动静干什么?

  阿兴嫂虽然带着大口罩,可从口罩没有遮掩的部位还是能够看出,她的脸红了:我……我没有啊!

  没有?你们只顾自己快活,却搅得老子一夜没睡好。肖平这个语言粗俗的流氓,图穷匕首现!

  见阿兴嫂默不做声了,傅为便忍住笑,再次上来拉肖平:喝醉了胡咧咧什么!难道人家这位大姐连性高潮的权利都没有了?你真他妈多管闲事!

  而肖平偏偏不依不饶:这怎么能算是闲事呢?这是一个素质问题!接着走到墙角,用脚扒拉出一只带血的手套,你今天凌晨出门时候丢在我们家门口的吧?你把这么晦气的东西丢我们门前,什么意思?

  原来是为这个!傅为暗暗佩服肖平,不愧是犯下三条命案而不留痕迹的高手,连睡觉的时候都睁着一只眼睛!

  阿兴嫂家的院子内那瘫痪丈夫又开始拍着桌子叫骂了:骚货在家门口就开始偷人啦?你就等不到我死?怎么忍不住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啊!接着便是几个盘子碗被摔碎的声音。

  事情到这分上,阿兴嫂便不再躲闪,她猛抬起头,一把扯掉脸上的大口罩冷冰冰一笑。肖平、傅为顿时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张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具有中年女性成熟之美的俊俏的脸。美得叫人不敢正视!

  冰美人阿兴嫂低沉地对肖平、傅为说:既然面对真佛我就不说假话。大家都在道儿上混,还是彼此少找麻烦的好!昨天夜里我弄死了个人,今天凌晨刚处理掉,手套是无意中落下的。我那瘫子丈夫哪知道我活得多不容易?整天对我除了打就是骂,让道上的朋友见笑了!

  说罢,再也不理肖平、傅为惊诧的表情,在丈夫的辱骂声里,旁若无人地走进家门。

  没想到这破破烂烂的百年劈柴院居然还藏龙卧虎!肖平、傅为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奶奶的,这娘们儿不但心狠手辣,眼光也够毒,居然早就看透了我们的形迹!我现在还觉得被她瞅过的地方没穿衣服似的。肖平缩了缩肩膀退进屋内,对阿兴嫂的目光还心有余悸。

  所以我们最近一定要小心,尽量少出门,先躲过这阵风头再说!傅为其实也心惊胆战,叮嘱肖平不过是故作镇定。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两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罪犯能够多次在警方眼皮底下逃脱抓捕,靠的就是这份在城市森林里的闲庭信步的胆量。多少次的有惊无险,两人早就修炼得胆大包天了。没想到今天没来由地,竟让一个用扫街工身份作掩护、凭色相勾魂夺命谋财的女人惊得坐立不安。

  好在大家彼此手上都沾着血,都已经把事情做绝,所以乌鸦黑猪谁也别担心谁说黑。想到这里二人稍松了口气。

  但小心行得万年船,此后二人形迹更加诡秘,连睡觉都轮流,总有一个人大睁眼睛,一边守着那台VCD影碟机,一边偷眼打量那勾魂夺命邻居家的动静。

  我看今天晚上又要出事儿。肖平推醒傅为,满脸不安地说,今天傍晚阿兴嫂带了一个看上去很有钱的男人回家,都下半夜了家里还是没有动静。

  傅为揉着没有睡醒的眼睛起身擦了把脸:不会吧!杀人毕竟不是杀猪,才隔这么几天啊阿兴嫂就接着干?

  傅为话音未落,就听得外面阿兴嫂家的门悄悄打开。二人忙挤到窗前,把窗帘掀开一道缝悄悄往外看。

  但见阿兴嫂还是戴大口罩一身工作服打扮,先是出门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再走,回家,很吃力地推出那辆深斗垃圾车,匆匆向外走去。垃圾车里面,装的是一个一个的蛇皮塑料袋子。

  傅为、肖平面面相觑,半天也没有说话。如果说上次的血手套事件让两人惊得坐立不安,那这次可真正是魂飞魄散。根据经验,那几个还往外面渗着血水的蛇皮塑料袋子里面,装的肯定是一块块被肢解的尸块!

  疯狂啊!这个叫阿兴嫂的女人!看手法这么熟练,大概早就不止两人成了她床上的风流鬼!二人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暗暗惊叹。如果说这两个色中饿鬼原来对暗中拉客的阿兴嫂还有些念头儿,现在则绝对一点儿想法儿也没有了。这个不寻常的女人,简直和十字坡开黑店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有一拼了!

  当傅为和肖平第三次亲眼见到阿兴嫂凌晨时分用垃圾车向外面运尸块时候,傅为首先崩溃了:不行啊老肖,久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个女人既然如此疯狂,我断定她长不了。咱们得赶紧换地方,走!’’

  她长不了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仗着有几分姿色,为不多几个小钱儿就把人家做了,这种人活该翻船!肖平虽然是背了好几条命案的狠角色,对杀人之类勾当已经麻木,对阿兴嫂如此滥杀还是感到不满。

  笨蛋!一旦那女人翻船,还有我们的好?就算警察发现不了我们,那女人既然看破我们形迹,到时候还不拉我们垫背立功?傅为气急败坏地说。

  那就让他们来抓好了,反正老子也活够了!’到时候老子就给他们放‘黄片儿’,让他们开开眼,大不了同归于尽!长久窝在屋内不敢外出的肖平因为精神极度压抑,突然变得焦躁起来。

  话虽这么说,没到绝望时候,谁也想好好活着。第二天,做了一夜恶梦的肖平一起床,便对傅为说:要不老傅我们还是走吧!接连三起碎尸案毕竟非同小可,一旦暴露出来绝对惊天动地。

  呵呵,你小子到底还是怕了。早就想.搬家的傅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取笑肖平。

  我看你就是个猪脑子!肖平压低声音,狠狠骂傅为道,你他妈的光注意那漂亮的阿兴嫂了,你知道他那瘫子丈夫是谁?我怎么越看他越像前年咱们杀的那个警察啊!

  不会吧,那警察不是当场就被我们杀死了?傅为听了大吃一惊。

  两年前的一天夜里,肖傅二人入室抢劫。抢劫完毕时候,肖平突然对已经蒙了头套的女主人的身体动了心思,非要趁机再劫个色。于是,本来几乎天衣无缝的抢劫行动便横生波折,非但没有得手,还被女主人趁机报警。二人慌忙出门上了一辆出租车逃跑,不料跑了半天也没有跑出警方的追踪,只得劫持了出租车司机与警方对峙。为避免无辜伤亡,一名年轻的警察挺身而出,主动替换被吓傻了的出租车司机作了他们的人质。待他们驾车逃出了警方的围追堵截之后,傅为狠狠捅了警察两刀并把他推下车去……如果那年轻警察命大没死,并且还是阿兴嫂的丈夫,那可真是冤家路窄。万一被他认出来,真就要了小命了!

  二人便不再犹豫,悄悄收拾了最简单的行李并带上那台宝贝似的VCD影碟机,趁中午街上人流稀少时候,急匆匆走出迷宫一般的劈柴院。面对空阔的大街,二人不由长舒了一口气,真如解脱了一般。

  傅为到底是多经了几年风浪,周身神经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高度警觉。在路口一站,凭直觉就感到迎面而来的两个人不善,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怀抱影碟机的肖平一声:快回去!接着便扭头回身,往劈柴院方向跑去。

  不料劈柴院入口方向突然也出现三个人,五人前三后二前后夹击,猛向肖傅二人扑了过来!

  落在后面的傅为首先被按倒在地,走投无路的肖平见状一咬牙,突然变向扑向路旁的一家音像书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旁边胡同里突然冲出的一辆垃圾车一下子把肖平撞倒在地!猝不及防的肖平不但被追过来的警察摁住上了铐子,怀中的影碟机也猛然摔了出去成了八瓣,里面的几包TNT炸药和一个电雷管掉了出来……

  在岛城作恶达两年之久的两名重犯终于落网,顿时整个岛城都轰动了。要知道两年多来,傅为、肖平来无影去无踪,犯下十几起重案,民愤极大。更为严重的是,明明知道他们就在岛城某处藏身,却偏偏抓不到他们,岛城警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因为那辆突然冲出来的垃圾车,你们根本抓不到我!肖平自知死到临头,气焰依旧嚣张。负责审讯的刑警对他严厉警告一番,然后让他废话少说赶快交待罪行。

  我们的事儿先不忙说。不过,岛城最近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又发生了三起杀人碎尸案,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肖平根本不拿刑警的警告当回事儿,大大咧咧地说。

  难道也是你干的?审讯刑警对这个丧心病狂的歹徒揶揄道。

  嘿嘿!虽然不是我干的,但我知道是谁干的!你先跟我说道说道,.我说了算不算立功吧!肖平得意洋洋,不像在审讯室,倒像在谈判桌上。待见到推着轮椅走进来的阿兴嫂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向警察讨来的一支刚燃上的烟掉到地上都没有觉察。

  不用你揭发,我自首来了。阿兴嫂一边奋力按住并劝慰轮椅上情绪激动的丈夫,一边对肖平冷冷说道。

  两年前,你们进我家抢劫那次,我虽趁机报警而脱险,可没想到我的新婚丈夫又替换出租车司机作了你们的人质!自从丈夫被你们害得残了身体那天起,我就主动辞职做了一名扫街工,当了警方的‘线人’。我发誓哪怕扫一辈子大街,也要替丈夫抓到你们!

  因为残了身体性情变态,两年来,曾经的优秀警察阿兴对阿兴嫂非打即骂,阿兴嫂受尽了委屈。听阿兴嫂说到这里,阿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猛然抱住阿兴嫂手臂哭骂着说:你这个傻婆娘胡说八道些什么!其实……其实我是不愿意再拖累你啊!

  你以为我不明白?我就是要证明给你看,我就是要替你抓住这两个畜牲!阿兴嫂也发泄似地哭喊。于是,这对彼此别别扭扭了两年多的警察夫妻,抱头哭作一团。

  阿兴嫂镇静了一下,接着说:我知道做警方的‘线人’有很大风险,容易遭人报复,便卖了房子专找流动人口复杂的地方居住。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两年后,我终于和你们这两个魔鬼成了邻居!一开始,我只想故作无意丢一只带血的手套作记号,带昔日的同事们悄悄来结构复杂的劈柴院抓捕你们,可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身边藏了爆炸物!于是我就和同事们商定,-将计就计与你们较量较量谁比谁狠!我便扮拉客女,夜晚带便衣警察回家,然后凌晨再把他们的‘尸块’运出去,直到我家里藏了三名防暴队员!这样,一旦你们以为我是卖春女子入我家门,你们就会在我家中被捕。如果你们害怕我杀人碎尸的事情败露受到牵连,就只有搬出人口稠密的劈柴院。那样,你们就会在外面被抓获!总之,从我开始‘杀人碎尸’那天,你们就已经走投无路了!

  服了服了,你厉害!没想到你一个女流之辈,说话办事设圈套居然如此汤水儿不漏!我们服了!一直没有说话准备死抗审讯的傅为长叹一声,接着示意审讯刑警,他们愿意交代一切罪行。

  突然,轮椅上的阿兴声嘶力竭哭喊:傻媳妇儿,这两年……这两年真是苦了你!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同情才照顾我的,为了我那点儿自尊心。我不该瞒着你,我真是糊涂啊!阿兴嫂刚要推轮椅带失态的丈夫离开,却惊异地发现,下肢瘫痪了两年多的丈夫居然奇迹般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怖邻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