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灵鼓声

  幻灵鼓声

  刀光剑影,时在眼前闪现;

  恩恩怨怨,尽在曲笔之中。

  江湖上的不死神话、一百零八岁的灵虚宫宫主天机老人终于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离开了这个让他眷恋不已的世界。

  天机老人的死,在江湖上引起了一次不小的震动,因为他不仅天资机敏,练就了永不衰老的不死神功,虽名为老人,长相却与二十岁的少年郎一般。而且他的身边围绕着众多的绝世美女,宫中珍藏了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宝。但他确确实实死了,一个曾经让江湖充满传奇色彩的不死神话也就从此在江湖上消失。

  不过有一件事江湖上的人并不知道,天机老人临死前,曾当着天下几位绝世英雄的面,用一种企盼的语气告诉自己唯一的弟子幻剑,让他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尸身焚烧或者土葬了。旁人并不知道他此言的真正用意,天机老人曾悄悄告诉幻剑,自己的不死神功会让他在三年后的月圆之夜,让他复活……

  窗外雨打芭蕉,一阵刺骨的寒风把在床上辗转不眠的幻剑激了一个冷颤。自从天机老人死后,他就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天机老人的临终遗言,总是在他闭上双眼的时候回响在耳边。

  幻剑把天机老人的尸身放在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一个地下密室里,这个地下密室同时也是天机老人藏宝的地方。密室的门是用北极冰山下的千年寒铁打造而成,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用外界力量打开,除非用那两把晶莹剔透的玲珑玉指。而这两把玉指的功用也有所不同,一把只能从门里开,另一把只能从门外开。在幻剑身上的这把就是从门外开的,另一把则在天机老人的身上。

  这是天机老人临死前的精心安排,他告诉幻剑,他死后,幻剑就是灵虚宫的新主人了,就必须住到他的寝宫中,而在他的白玉象牙床的枕头边有一面幻灵鼓,是他用来练不死神功的,这面鼓的奇异之处,就是你无论怎么用力敲打,都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如果用一根冰蚕丝线把它与人手腕上的脉搏相连,它就会随着人的脉搏振动,响起低沉的鼓声。

  天机老人让幻剑在他死后一定要牵一根细长的冰蚕丝线,把他的脉搏与幻灵鼓连接起来,这样他一旦重生,鼓声就会响起,幻剑就可以用玲珑玉指把密室门打开接他出关了。他还说,即便是幻剑没有听见鼓声也不要紧,他会用另一把玲珑玉指从里面把门打开出来的,而且他还再三强调,三年之期未到时,切莫打开密室……

  时间过得很快,两年的灵虚宫主生活让幻剑也有了一次重生的感觉,美酒佳人,逍遥快慰,情迷金醉,他越来越喜欢这种前呼后拥、极尽享受的快意了。每当有这种快意的时候,他又会情不自禁地心中一颤,因为天机老人三年重生的日子越来越近。

  幻剑开始关注起枕边的这面幻灵鼓了,两年来他尝试击打过它,的确是什么声响也没有,他有时也出神地望着那与鼓相连的冰蚕丝线,总在想线的另一头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他很不自然地又开始失眠了,月影婆挲在白玉象牙床轻纱帐外,总有一种神秘的气息让他无法入睡,他不再让那些美人陪他就寝了,即便是早已不习惯独睡,但他还是做出决定,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听见天机老人重生的鼓声。

  咚、咚咚、咚……幻剑又听见了这若有若无的鼓声,他从迷幻中呀的一声惊醒,身上已经湿了一片,同时感到喉咙干渴得发疼。

  鼓不可能响!它不可能响!幻剑的脑海中这样不停地叫嚷着,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复活呢?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况且……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阴冷的笑。

  此时,幽静的风吹进来,一缕长丝随着幽风轻快地飞舞着,这根长丝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空中狂舞。幻剑手拿金锉刀,嘿嘿冷笑起来。记得天机老人告诉过他,这冰蚕丝线,虽细但异常坚韧,除了金锉刀外,没有任何利器能够斩断它。

  天机老人说的话,果真没错,幻剑曾经用自己成名的利器追星弯月试过,的确没能弄断这根冰蚕丝线,真的只有这把金锉刀才能弄断。想到此处,幻剑脸上又泛出了一片意淫的光泽。他想起了天机老人的红粉知己镜湖水仙碧灵在他身下挣扎时光滑柔嫩的肌肤,他很得意,因为他不仅得到了碧灵的金锉刀,还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碧灵还是处女之身。

  幻剑还是决定到密室里走一趟,毕竟天机老人的身上还有一把从里面开门的玲珑玉指。他不希望哪天他睡得正香的时候,天机老人直挺挺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必须在约定三年后的月圆之期前,把玲珑玉指从天机老人身上拿出来。

  虽然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来密室,但幻剑还是对这里的环境相当熟悉。冰冷的四周流溢着淡蓝色的光,他手中的火把不停地冒着火星,让密室里的倒影时大时小、时高时低,纵然是身怀绝技,他心中也难免发毛。越是接近天机老人的墓室,他就越感到一股透心的凉,心里越凉,就越不愿意想那冰冷的尸身,但越是不想,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是使他不得不想下去。

  最不想看见的石棺终于还是出现在幻剑的眼前了,他伸手摸了一下,透骨的凉意从脚底蹿了上来。他的手在密室异样的光里和死去很久的人一样可怕,他暗运内力,猛推了一下棺盖,身体还是忍不住又打了个冷颤。

  他感觉到头上的汗毛已经结起了冰冷的水珠,此时有一种想马上逃离的冲动。可是他想起了做宫主的威武快慰,想起了缠绵的温香软玉,想起了富可敌国的财宝,想起了自己的担惊受怕和夜不能寐……

  天机老人的样子和下葬时没有多大区别,并且脸上还比下葬时多了些光泽,头发还是像二十岁少年郎那般乌黑光亮,双手交插放于胸前,看上去就和睡着了一样!

  幻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凑近火把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屏住呼吸。因为他看见天机老人那异常红润的唇刚才好像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要说话,胸部也微弱地起伏着。他正惊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密室的那道千年寒冰铁门突然发出剧烈的金属撞击声,一下子锁上了。他心中一乱,慌忙丢下手中的火把,在黑暗中朝门奔去,他运足了十成功力向门推去,正如天机老人所说,无论什么样的高手,也不可能靠外力打开这扇门,他使出的内力就像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往后退了一步,朝门撞去,一遍又一遍,仍无济于事。

  突然,他用扭曲的声调放声大笑,这笑声在阴暗的密室中久久回荡。他怪自己一时心急,忘了天机老人身上还有一把从门里开的玲珑玉指,他在黑暗中向天机老人的尸身摸了过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幻灵鼓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