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断菊花泪

  巧断菊花泪

  清朝康熙年间,离藁城东行不很远的地方有个镇叫兴安镇,镇上有家吉祥瑞杂货铺,老板叫胡万春,跟前有个儿子叫胡风,人有人才,文有文才,在镇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镇西口有个秀才名叫武向南,他为人忠厚耿直,胡家的吉祥瑞杂货铺干的很大,里边用了不少的人来打杂,其中武向南也在铺子里干活,后来,武秀才勤勤恳恳的在这里做的很好,胡老板就提拔他到账房里做起了账房先生。武向南把帐管理得很清楚,又空闲的时候还帮着做些杂活,胡老板很看重他,没有几年的功夫,胡老板还给他娶了一个媳妇,这媳妇长的很漂亮,胡老板对武向南很好,所以他就一心扑在账房,一心一意地为胡家管理着帐,过年过节,胡万春经常派少掌柜胡风给武向南家送东西。胡风经常到武家来,武母和媳妇都很喜欢他。这天吉祥瑞的铺子里不忙,武向南向胡万春请了假,说:好长时间不回家了,今天铺子里不很忙,趁着功夫要回家看看。胡老板就答应了。武向南离开了吉祥瑞杂货铺,这天正是二七大集,集上人很多,走了一会儿,对面走过来一个老道,走到武向南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问:您是不是姓武吧?啊,是,姓武怎么了?武向南看着他说。老道说:我看你气色不正,等不了几天,必有大祸临头!武向南一惊,心想;我没招谁惹谁呀?怎么会大祸临头?咳!这些相面算卦的人无非是为了弄几个钱,吃饭糊口,我是读过书之人,不能相信这个,就说:道长不知,我这几天熬夜多了,想必气色不好,算不得灾气。边说走。没走多远,迎头又来了一个尼姑,手拿佛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我看你这个先生五官挪位,必有大灾,还是不要回家的好。武向南这回可沉不住气了,刚才碰到了道士,说我气色不正,转身又碰到你这个尼姑,说我五官挪位,真是奇了怪了家有老母,妻子贤惠,我在吉祥瑞杂货铺里一没仇人,二不无事生非,哪来的灾祸,不理他就是了,想到这里便转身走了。没走多远,里边有个和尚眯缝着眼,面前放着个簸箩,正在那里嘟嘟囔囔,武向南知道是求布施的,他就掏出几个小钱扔进簸箩,才说要走,和尚睁开眼叫了一声:施主留步。武向南心想:真叫怪事,不到一个时辰碰到三位,我到底有什么灾呢?回家看看就知道了,他也顾不上说话,告别了和尚急忙赶回家中、天色不早了,他进门一看,婆媳俩正吃饭呢,他心情不好,勉强说了两句话,回到内房,躺下就睡了,等媳妇回来时,见他躺着,就问:怎么了睡这么早,不舒服啊?武向南说:没,没不舒服啊,就是心里堵得慌!媳妇见他说这样的话,也就没多问,也就上炕躺下吹灯睡了。不知道天是什么时辰了,媳妇醒来,一摸自己身边的丈夫没了,屋里的窗户和门都没动怎么一个大活人就没了,她就急忙大喊:了不得了!快来人啊,你家儿子不见了!武母正好刚躺下,就听见儿媳在喊,急忙来到屋里,媳妇就把进过说了一遍,武母就出去把街坊邻居叫来了,有人就问媳妇是怎么回事?媳妇就哭哭啼啼地说:他今天回来就耷拉着个脸不高兴,什么话也没说也没说就睡了,问他不舒服,他说不是,等睡到现在,我醒来一看就不见了他了。等天明后乡亲闷酒帮着把亲戚朋友家找遍了,也没找到,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死不见人活不见尸。武母就对着儿媳说:算了,别找了,都找了大半年了,自当是儿子死了,你也没孩子,在这里守着还有什么劲呢!依我看,你还是走吧,胡家少爷不错,我抽空找他说说这事儿,你们俩过吧,我看还挺般配的。媳妇听了婆婆的话,脸一红点了点头,说:娘,全凭您做主吧,媳妇我没别的想法。这一天,胡风又来看望武母,武母说: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胡风说:什么事啊?说吧,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就跟武向南在时一样,甭见外!武母说:是这样的,我儿子到现在找了大半年了也没找到,算了不找了,媳妇还年轻,我把她托付给你,我就放心了,我越在越老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胡风说:要是您这样说的话,我没意见,但不知大嫂有什么意见?武母就把儿媳叫到胡风面前,然后说:/你俩说会话吧,要是有心儿给我个准话,我在屋里等着你,说完就走了。儿媳和胡风一块来到武母的屋里,就把他们的事情说了,就这样,武母就把儿媳交给了胡风去了胡家。儿媳来到胡家,也经常来武家看看婆婆,武母觉得儿媳真是一个很难得饿贤惠孩子,就把想儿子的烦心事仍下了不少,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武向南失踪的事情越传越远,越传越传奇,有个叫武家单传的人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写了出来,整理好后交给了藁城知县,县太爷看后觉得写得不错,跟戏文一样,正好,八府巡按林家南来到藁城体察民情,县太爷就把这个武先生失踪案让林大人看了看,林大人看完后觉得里面一定有隐情,就想把这件事情弄明白,就问县太爷怎么办?县太爷说:本来这件事情事有蹊跷的,可民不告,官不究,这样吧,我听说,陕西凉州知府靳明帅回耿村为老娘祝寿,回来日子不短了,不知离开了耿村没有?林家南说:对啊,我也听说靳大人回家来了,好的,你马上派人找他去,让他查一查此案保准能行!就这样,靳明帅就来到了藁城县衙,他看了看那本《武先生失踪案》就说:林大人我觉得这件事很奇怪,武先生是怎么样就不见了?我在路上知道是你林大人来藁城了,第一个人想见的是我,我就知道是有事情会发生了,现在来到县衙看了这桩失踪案,我就想起了,几年前我送给你的把扇子。林大人说:你还别说,这把扇子我真还带在身边呢。所以咱俩是至交啊!是一辈子的朋友啊!说完林大人就把那把扇子拿出来。靳明帅说:好的,我明白了,这件事我管定了,哪怕我晚回去一段日子。林家南说:没关系,我早给你通融过了,等你办完了这个案子再走吧,我决定派你到兴安镇上走一遭,直接查一下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第二天,靳明帅手拿毛竹板,肩搭黄包袱,装成一个算卦先生,出了藁城县衙,直奔兴安镇,两个多时辰靳明帅来到兴安镇,手打毛竹板,高声念道:我能算天高几丈,地又厚几尺,能算过去未来,能解烦恼苦愁。他在大街上连说带念,不大工夫身边就围上来不少孩子和老婆婆和少媳妇,武母正在家里思念儿子,想起了好端端的一个家,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孤老婆子,不觉得泪流满面,叨叨奚奚地说:武家没做个缺德事,本来就是家财万贯的主儿,没想到中败落,而今自己的儿子神秘失踪,怎么现在落到这步光景。武母正在屋里祷告呢,就听见大街上很热闹,就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她站在街门往外看,原来是一个算卦先生,街坊王大娘说:他婶子,你过来啊,让算卦的给你算算吧?武母说:能算什么呢?靳明帅问:她是谁?那个王大娘说:就是前几天,她的儿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媳妇也改嫁了,现在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多可怜啊!靳明帅站起来说:是吗,那我得好好给她算一卦,保准能算出他儿子的下落。说完就向武母走去。武母见算卦先生站在自己面前,说:来家里给俺算算吧。靳明帅笑嘻嘻地跟着武母进了武家大院,武母把靳明帅领到屋里,又放下饭桌,靳明帅问了她一些情况,然后拿出六个铜钱放到竹筒里,然后让武母摇动竹筒,摇六次,这叫六爻八卦。武母按他的要求爻了六次,还没倒出来铜钱,无母的眼泪就先流下来了,说:儿啊,你要是在天之灵,你就在这个卦上显露出来,让娘知道是怎么那回事就行了。说到这里武母就把铜钱倒出来,那铜钱浑身摇摆定不下来,靳明帅喝了一声说:怪哉!几就听见西北天上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嘎巴一声响雷,紧接着瓢泼大雨下了起来,靳明帅觉得有点怪,站起来隔着窗户看着院里的大雨,这一看不要紧,只见窗户底下栽着一棵菊花,长得很茂盛,花朵有碗口那么大,白。里套红,红里套黄,花顶上冒出两股杈,向上伸着杈尖上边有一朵小花。靳明帅平时就喜欢花,看见菊花心中一动,就问:大娘,你这棵菊花是什么栽的?武母见他不说卦里的事情了,问起花来,心里觉得很不好受,说:说起这棵花来,还是胡风少爷来的,儿子找不到这些天,他见我心里不好受,就送来这棵花,媳妇就把它栽到窗户底下,让我看看,心里还好受些,算起来也有四个月了吧。靳明帅点了点头,走到窗户根下,仔细地瞧着这颗菊花,大花朵像个人头,两股杈像两条胳膊向上伸着,下面耷拉着两股大枝像人的两条腿,靳明帅吸了一口气倒退两步再看,越像一个人被抽着脖子,吊在那里。这时刮来一阵清风,花朵扑进窗户一磕一碰,像在那里磕头,那雨点打在花朵上,滴答滴答的掉下来,好像在流泪一般。靳明帅心想:原来如此,菊花莫流泪,我要为你伸冤,就说:大娘,你这棵菊花卖给我吧?武母说:‘说什么卖呢,种在这里我也没心思看,先生喜欢,送给你吧,一分钱也不要。靳明帅说:好,我再给你算一卦,也分文不取。说完他就给武母算了一卦,雨也停了,他收拾好后,就离开武家回到了藁城县衙。然后把在武家的经过向林家南说了一遍,林大人对县官说:你马上吩咐衙役们到兴安镇武家挖那棵菊花,靳大人你也要去。靳明帅带领县衙的人们来到兴安镇武家,交给了武母五十两银子,武母见到靳大人,才知道这个算卦先生就是靳大人。就在这时,衙役们开始挖这棵菊花,花长得很高,根也很深,挖到三尺多的时候,听见嘎巴一声,把华根挖断了,仔细一看,原来是根骨头,上边还沾着肉,衙役们急忙向靳大人汇报了,靳明帅让衙役们继续扩展,挖来挖去挖出个死人来了,肉还没腐烂,就在肚子里长出一股大根,之见死人,脖子上勒着一条绳子,两只胳膊背在后边捆着。靳明帅赶紧过来仔细看,又叫武母上前辨认。武母看见死人,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坐在地上一场大哭,只哭了个天昏地暗,靳明帅也跟着掉眼泪。到了这会儿,一切都明白了,靳大人立即命县衙的人们回去告诉八府巡按林大人。时间不长,林大人亲临现场找来仵作验尸后,决定在武家搭建公堂当场审案,马上撒下飞火传票,速拿胡家少爷和那泼妇。靳明帅升堂,八府巡按林大人坐在中堂,靳明帅坐在一侧,林大人问武先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埋在窗户地下,开始两人不招还想抵赖。林大人把惊堂木一拍:给我打!衙役们呼啦上来,把他们掀翻在地动手要打,胡风扑通就跪在地上,说:大爷饶命,我招,我招。就这样,胡风就把怎么跟武家媳妇勾搭在一起,又怎么买通道士、和尚、尼姑半路拦截,不让武先生回家,又怎么半夜入室,勒死武先生,挖坑埋尸,栽上菊花是,说了一遍。八府巡按林大人说:好一对奸夫淫妇,本事不小啊,又把和尚、尼姑、道士一同抓来,当堂录下口供。就这样,一宗无头案算是尘埃落地了,当堂判案,把胡风点了天灯,泼妇打进天牢,又把这些出家之人,判为不守清规给了处罚。靳明帅巧断菊花泪的故事就在当地流传下来了,越传越远………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巧断菊花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