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权超市

  黄权超市

  在街上游荡了一天的小王来到了黄权超市。此时的小王已经身无分文早起离家的时候小王恰好遇到坠楼而亡的一对新婚夫妇新娘的头巾飘落在小王的肩膀上新郎的脑浆充斥着小王所能见到的每一个角落。傍晚的时候早已饥渴难耐的小王不小心撞到了出殡的纸人主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情将小王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一掠而空。

  此时的小王望着黄权超市里面的关东煮口中的唾液在肆意分泌。

  “老板招工不”小王放下自己最后一点自尊上前问道。

  “长还是短”老板连头都没有抬用十分刻薄的语气应答着小王。

  “先短”

  “穿衣干活每月1000不给休假。”说完老板从地上捡了一件衣服扔给了小王。小王看了看这件满是污渍的衣服衣领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油腻。

  “有的穿就不错了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赶快穿上干活别傻站在那里等车撞啊”小王悻悻地穿上衣服走到收银台前发现超市里所有物品的价格尾数均小于五毛。

  “这么奇怪。”小王自然自语道。

  “奇怪你妹啊”老板没好气的吼道“一把剪刀3。3元客户一定会给4元然后你就给他一个泡泡糖并告诉他本店概不找零经济形势不好能多赚一毛就多赚一毛。你还站在那里干嘛赶快过来教他如何用收银机傻瓜”

  小王顺着老板的声音望去只见偏僻的角落里站着一个女生。女生长得很清秀身材很瘦弱肩膀上扛着一个与自己半个身躯差不多大小的货物。女生慢慢将货物放下整个过程显得非常吃力。等女生走到灯光之下小王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境遇应该和自己差不多的女生的五官长得很精致脖子上挂着一个大屏手机手机的呼吸灯一闪一闪。很显然这个清秀的女生已经很久没有回复朋友的信息。

  吱呀一声超市的门被推开一个个头很高却异常消瘦的老人嘴里叼着烟斗手里拎着钱包走路大步流星显得很有气势。老人只拿了一个剪刀小王对老人说“好这把剪刀3块3。”老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却没有说什么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三元纸币借着收银台微弱的灯光翻看着自己的钱包。

  这时老板一把把小王推开“我们这概不找零给您一个泡泡糖。”

  “没事我有零钱。”老人继续翻看着钱包。

  “老头你没有听清楚我说话吗我们这概不找零。”老板抖了抖手中的泡泡糖。

  “你这是在抢钱吗”老人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要说的这么严重老头没钱的话就出去。连个买剪刀的钱都没有你真是个looser”老板说这些话的时候头也没抬。

  老人凝固的面部开始慢慢的舒展。老人慢慢收起自己的烟斗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孩子以前有一个小伙参加抗美援朝但很不幸的是他被俘了。集中营里面有个棒子对他出言不逊这个小伙并没有生气只是那个棒子再也没有机会对他指手画脚了。”

  “老头你好威武我好怕哦有钱就买没钱滚蛋”老板吼道。

  一股刺痛传遍了老板的每一处神经女生和小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老人将剪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了老板的脖子。老板强忍住阵痛不敢发出声响生怕剪刀伤及到喉管。

  老人把烟斗从右胸衬衫口袋里面拿出优雅地叼在嘴里“我现在不买东西打劫”老人虽然显得很瘦弱但老人强大的气场让在场所有的人唯恐避之不及。老板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拉开了收银台老人望了望收银台里面的钞票满是小于20元的纸币。

  老人显得有些不耐烦“这么大一个店就这么点钱”

  “经济形势不好房租水电都在涨就是自己的荷包没有鼓。你来的不是时候今天刚交完房租。你也知道在这个地段我现在能生存下去就已经很不错了”老板解释道。

  砰的一声枪响将在场所有人的思绪从对话之中抽离出来老人望了望自己的大腿暗红的血液如泉水一般倾注而下。老人试图用手抓住收银台以维持平衡。但显然老人的体力不如年少之时咣当一声老人的脸重重地贴在了地板上。

  “不要怕我是警员黑井”只见一个面庞黝黑的人手持着枪慢慢走进超市。

  “警察同志你好。这个老不死的自不量力还敢抢我的东西”说完老板绕过收银台冲着老人的头部就是一脚。

  “收手”黑井大喝了一声。

  砰的一声超市的门又被推开。只见一个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人一跃进入超市“都不许动我是警察”

  “没事啦”黑井冲年轻人示意一下“自己人我都已经搞定了”说完黑井指了指倒在血泊中的老人然后又冲着年轻人亮了亮自己的警官证。

  年轻人仔细观察了一下超市的情形确定超市货架之间并无人可以躲藏而后又详细检查了黑井的警官证。最后才把自己的枪收起来年轻人笑呵呵地说“这下你可立功了记得要请我喝酒哦”

  黑井笑呵呵地说“必须的必须的丰泽园正宗山东菜不醉不归”

  突然年轻的警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黑井望了望年轻的警察“有问题吗”

  “前几天在三里屯发生了枪战我们一个伙计不幸殉职他枪的编号就和你一样”

  黑井和年轻的警察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都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去寻枪。不料两人的功夫都势均力敌顷刻间自己脑门儿都被对方的枪狠狠地抵住。

  小王的脸上已经挂满了豆粒大的汗水。只是小王没有丝毫胆量去擦拭脸庞的汗水。

  砰砰超市的门不知又被谁敲响。

  “门开着呢使劲推”老板吼道。

  砰砰敲门声依旧。

  女生向小王身上轻轻地靠了靠虽然小王并不是一个伟岸的男人但此时此景也只有小王可以给身旁这位瘦弱的女人一点点依靠。

  老板慢慢走到门前“有客人来就要接嘛我是做生意的给钱都是客我们这是小本买卖亏不起的”

  老板帮客人拉开门只见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孩童走了进来“叔叔我要换大黄蜂。”话音未落小孩便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眼前的一切显然超出了这个孩子的理解范畴。

  “不要让小孩子见血。”倒在地上的老人用微弱但却不容反驳的声音说道。

  “做游戏呢”所有人异口同声。

  年轻的警官和黑井都收起了自己的枪走到货架前开始挑选自己的货物。

  小孩迈着欢快的脚步走到收银台前指着收银台上摆放的那款精致的铁质大黄蜂模型“我要那个大黄蜂”

  “小弟弟不好意思这个铁质的大黄蜂模型是用来做展览的。我旁边的柜子里那些塑料大黄蜂模型才是用来兑换的奖品。”女生对小孩说。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这个大黄蜂”小孩显得不耐烦开始用脚踢打着柜台。

  “小小年纪不可以这样无理取闹”老人用同样微弱但却不容反驳的语气对小孩说道。没想到嗖的一脚落在了老人的腿上。老人强忍住阵痛没有对小孩发作。

  “把这个铁质大黄蜂给他啦”小王说道“这款大黄蜂当我买了”

  “你哪里来的钱哪里有钱来给自己买东西”老板吼道。

  “从我薪水里面扣啦”小王无奈地对老板说。小孩拿到了铁制的大黄蜂高高兴兴向外面走去。

  “祖国的花朵都这副德性长大之后一定是违法乱纪的主”黑井自言自语道。

  “没办法现在的小孩都是独生子女谁会对自己的孩子不骄纵呢”女生附和道。

  “老头你为什么抢劫啊”黑井冲着躺在地上的老人问道。

  老人正了正身子扶了扶叼在嘴里的烟斗“我是一个抗美援朝的老兵拿青春为社会做了贡献没想老了老了子女都不管我。他们都说我是累赘。政府说我被俘虏过由于时间过长自己的军籍已经被吊销了。我现在只剩下了这个烟斗是我在抗美援朝的时候从美军手里夺来的。但是十几年了都没有钱去买烟叶”

  “小孩走了咱们应该继续吧”年轻的警察说道。于是所有人都找回了自己刚才的位置。黑井和年轻的警察双双用枪指着对方。

  黑井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秒针指到12怎么样”

  “秒针指到12咱们就开始”年轻的警察说道。

  滴答滴答。此时的黄权超市异常寂静只有钟表在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对于挂钟而言仿佛外界的所有东西都与他无关他所服务的只有时间。

  砰一声枪响只见年轻的警察轰然倒地血浆溅满了收银台。黑井冲着大家笑道“不好意思我抢跑了”

  吱呀一声超市的门又被推开。只见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上身穿着碎花衬衫下身穿着青蓝色的休闲裤咖啡色的皮鞋让整个人显得气质非凡。

  “阿良”女生大声喊道“你怎么来啦”

  “小花我看你一直没有回复我的信息。天这么晚了怕你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阿良还有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黑井用枪指了指阿良“来了好啊来了就不需要走了”黑井将阿良仔细打量了一番“看你应该是个富家子弟穿着品位也显示你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为什么会找一个超市里小妹呢”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想玩玩而已”黑井冲着阿良挤了挤眼。

  “不是的我是真心喜欢小花当我第一眼看到小花扛着包从乡下赶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姑娘必将是我今生的追求”阿良辩解道。

  黑井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是真心爱她而不是觊觎她的身体就不怕我测试一下。如果你说的是对的我放了你和你的女朋友如果你说谎我就送你进十八层地狱”

  说完黑井一把抓住小花的头发小花瘦弱的身体在黑井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小花的整个身体还未来得及弯曲就被黑井一下子从柜台旁边拽了过来。然后黑井粗暴地撕掉了小花的衣服强迫小花在众人面前跳了一支艳舞。小王看到了小花眼角闪烁的泪光但在超市微弱的灯光下小花虽然不懂得舞姿的路数但妙曼的身姿仍让人赏心悦目。

  “妈的原来你们真是真爱啊你们走吧”黑井望望阿良的下体见阿良并没有性冲动。

  此时一直坚强的小花却失声痛哭起来不知是对这份爱情的感悟还是对即将而来自由的兴奋。小王忙脱去自己的外套给小花披上微弱的灯光下小王的皮肤竟然和小花一样白皙。

  但此时此刻让在座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阿良望着赤裸着上身的小王下体竟然勃起。此时此景彻底摧毁了小花的心房。

  小花死死地抓住阿良那翠花衬衫“你明明不爱我你明明不爱我为何要给我这么多飘渺的幻想为何让我觉得我会在这个城市里找到幸福”

  阿良一把推开小花“我也没有办法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不会容忍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同性恋他们要求我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他们要我给这个家庭里带来一个孩子。我没有办法北京的女孩都太高傲我没有精力、也没有实力去追求他们。而你一个乡下来的姑娘因我三两好语便可托付终身。你不要怪我小花我们可以结婚我们可以有孩子你也可以有北京户口。等有了孩子我们两不相欠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在外面找别的男人只要维持我们两人的婚姻就好”

  “那按照刚才的约定我送你进十八层地狱”说完黑井朝着阿良头上便是一枪。

  此时的小花已经完全遏制不住自己内心的苦痛拿起货架上的水果刀就往黑井身上冲去。砰砰几声枪响小花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此时黑井的右胸也被插上了一把闪亮的水果刀。

  此时老板从黑井的手中夺过手枪冲着奄奄一息的黑井唾了口唾沫。老板摆弄了一下手枪“是不是枪在谁手里谁就说了算好了现在开始算账你们把我的超市弄的都是血要花钱整理的你们都要赔偿我的损失”

  不过老板环视一周发现唯一可以站立的只有小王一人冲着小王冷笑道“臭小子你可以啊男人你都能勾引”

  突然老板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铁青继而嘴角肌肉便不断抽搐“臭小子你连男人都勾引更何况女人对对就是你这种小白脸才会勾引别人的老婆我老婆拿着我的钱去外面鬼混我一天24小时工作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攒够大学的学费你们这些人就是社会的渣滓”

  “我要你把我的老婆还给我”显然老板已经失去了控制。

  “我今天第一次见你更没见过你的老婆呀”此时的小王也变得歇斯底里。

  但此时的老板已然失去了理智。砰的一枪小王感觉自己的右胸被击穿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把自己放倒。然后一股鲜血如巨大的瀑布引入自己的眼帘只见老板脖子上的剪刀被老人拔除鲜血喷了两三米高。

  但此时的老人也没有力气再做下一步动作在拔出剪刀之后老人一下子瘫倒在地。小王望着倒下的众人以为事情就要结束冲着老人苦笑了一下“我爸爸赌博和我妈妈天天打我们一家人住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里面还有哥哥和嫂嫂。我本科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也没有脸去地下室见自己的家人没想到今天第一次工作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孩子看你活的也不好不如就随我一同去死吧”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异常平淡但足以让小王惊愕万分许久无法缓过神。

  只见老人从地上捡起散落的火柴用一根火柴搭在火柴盒上冲着货架弹射出去。顷刻间火柴的光芒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不一会汹汹的烈火就将众人围住。小王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慢慢地慢慢地小王感受不到自己呼吸。

  慢慢地慢慢地小王睁开了双眼但眼前的景象让小王百思不得其解已经被烧成废墟的超市里面阿良、小花、老人、黑井还有那尖酸刻薄的老板众人围在一起不知在议论什么。

  小王凑过去发现在人群中央躺着的那个人便是自己。

  “老头你上身吧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你还可以多活几年”老板冲着老人说道。

  “我才不要听这个小子说本科毕业都找不到工作真是没出息。在我们那个年代本科毕业之后绝对是干部我看你演的这么卖力你八成想要你上吧”

  “我才不要我生前好歹有一个超市这小子有什么我以为你想要才那么卖力的想多从这人身上套些话谁知道是个废柴早知道就不费劲了。”老板满是鄙夷的表情。

  “阿良你上”老板冲着阿良叫道。

  “我才不要上一个男的身体老娘要找就找女的以后可以天天玩男人”阿良没好气地说道。

  “黑井要不你上”

  “开什么玩笑我是警察怎么可能会做这种社会的渣滓我复活之后也必须得是个警察”黑井吼道。

  “我也没兴趣看他那样一定没北京户口”小花说道。

  小王望着众人突然感觉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似曾相似的感觉渐渐地小王想起来了今天天跳楼的新婚夫妇便是阿良和小花今天出殡的人便是超市的老板新闻上报道的三里屯枪战被打死的劫匪便是老人殉职的警察便是黑井

  小王长叹一声“既然大家都看不上我我能不能要回我自己的身体”

  “欢迎啊早知道你这么low我们就不费劲儿了”

  小王望着自己的身体自言自语道“我一直以为人活的屌丝会被人看不起。没想到死了之后连鬼也看不起自己”

  “但我很年轻我有的是时间”小王向地上的自己竖起了大拇指而后向自己的身体扑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权超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