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书生娶妻

  穷书生娶妻清朝康熙年间,衡南县有一个媒婆名为刘阿婆。话说这刘阿婆可是当地有名的金媒婆,她有一个秘诀,每次做媒,都会替那些富人家的千金去给一些穷书生说媒,只要这富人家的千金小姐与这穷书生交了八字定了亲,这皇榜就来了,穷书生往往都高中皇榜,不是举人就是进士,更有的是榜眼状元,令富人家的千金一下就成了官太太。刘阿婆成为了达官贵人家的座上宾,那些富贵人家的太太老爷们,都想让这刘阿婆找出藏在寒庐里的乘龙快婿。话说衡南县有一个满腹经纶的年轻秀才名叫吕亮,穷得是家徒四壁,寡母病重在床。吕亮虽然写得一手好文章,人也是一表人才,可无奈这世道一直都是富人蠢儿娶娇娘,穷人俊才打光棍,他已将三十,却还是孑然一身。这日庙会,吕亮在庙门前为来往的百姓挥毫写对联,赚几文铜钱讨生活。就在这时,一顶轿子停在了庙门前,几个婢女拥着一个妙龄白裙姑娘走下轿子。白裙姑娘朝那庙门口的吕亮回眸一笑,吕亮顿时失了魂魄似的,连手中的对联都忘了怎么写,脑海中全是那白裙姑娘的一颦一笑。吕亮痴痴地在那庙门口等待着白裙姑娘,只为多望一眼。白裙姑娘烧完香就上轿走了,吕亮已经在那纸上画出了白裙姑娘的肖像。回到家中,吕亮茶饭不思,可是他知道白裙姑娘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自己是个穷书生高攀不上。这时候,他想起了刘阿婆,于是凑了几两银子,揣着那幅画来到了刘阿婆的府上。正好碰到刘阿婆坐着轿子回来,吕亮赶紧走了上去,一把拦住刘阿婆,呼道:阿婆,救命啊!刘阿婆打量了衣着寒酸的吕亮,皱了皱眉头:这位书生,敢情是看上哪位府上的千金了吧?吕亮笑了笑:为婚之法,必有行媒,小生虽然现在穷困潦倒,寡母生病,‘上亲在不远行’,小生决定服侍寡母后,方进京赶考,但小生精通文理,功名利禄也在小生掌握之中,只是今日庙会,遇到意中人,恳求刘阿婆代为说媒!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可都是要花银子的,你可有?刘阿婆望着吕亮,不屑道。吕亮摇了摇头:小生确实没有,只是小生听闻阿婆说媒,能为穷书生定姻缘,因此这才求上门来,阿婆大恩大德小生没齿难忘,他日金榜题名时,定然请阿婆为上宾!说完就赶紧将怀中的画展开,谁知道刘阿婆看了那画,脸色一沉,脚一跺,对那吕亮骂了一句: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门亲事,门都没有,赶紧死心吧你!说完,刘阿婆就走出了院子,将吕亮生生地拒在了门口。吕亮呆呆地坐在门口,不知道刘阿婆为何脸色大变,于是一直在门口等到了天黑。这时候更夫全宏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吕亮拉到了一边,小声道:这位公子,你就不要等了,你这画上的姑娘,就是刘阿婆的千金!啊?原来如此啊……吕亮顿时仿佛明白了什么,那更夫继续道:这刘阿婆做媒无数,早就放了话,要给她的女儿做一门好媒,要选良姻,须是高官之才,若无则是枉自劳力。你现在还没功名,刘阿婆怎么会愿意?这下轮到吕亮疑惑不解了,他将身上的银子都掏给了更夫,拜首道:小生奇怪得很,为何刘阿婆能早知道哪些穷书生能中功名呢?京城的消息到这县城,快马加鞭也要七天七夜啊……若是她有这眼光,为何偏看不中我?本县之中,诗词文章无出我右者!这媒婆一定有窍门,方才能说准那些穷书生,我倒要打探仔细!说完,他就与那更夫作别。话说吕亮对那刘阿婆的千金魂牵梦萦,然而眼见刘阿婆态度坚决,实在是苦恼无法。这日黄昏,吕亮又来到了刘阿婆的院外,希望能够见那白裙姑娘一面,以解相思之苦。忽然,院子上方传来了一阵阵翅膀扑棱的声音,吕亮抬头一看,只见一只壮硕的黑鸽子正振翅飞回了刘阿婆的院子。吕亮灵机一动,这鸿雁传书正是好机会,不如在这鸽子身上花点心思,向那白裙姑娘倾诉相思之情。古有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要是白裙姑娘仰慕吕亮的才华,兴许也可演绎一段佳话。于是吕亮从鸟市买来了几只母鸽子,养在笼中,然后罩上了黑布。这天清晨,趁着刘阿婆坐着轿子出去了,吕亮悄悄踱到了院子外,把黑布掀开,将母鸽子的腿用细丝牵着,打开笼子门,在笼子四周撒上了苞谷,等着那刘阿婆院中的黑鸽子飞来。不一会儿,一只体态健硕的黑鸽子听到了母鸽子咕咕声,飞出了院子,落在了那笼子前,啄着苞谷,慢慢跳进了笼子,与那母鸽子嬉戏。躲在树后的吕亮一拉手中的绳子,那鸽笼门啪的一声关上了,然后提起那笼子就躲到了大树后。吕亮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那上面写满了对白裙姑娘的相思之情,乃是一篇七绝,写得是一往情深,正要绑在那黑鸽子的腿上,忽然发现黑鸽子的腿上居然本来就绑有一张纸条。展开纸条,吕亮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将手里的那篇七绝撕碎了,对着黑鸽子道:鸽子兄啊鸽子兄,这才华什么都是假的,还是功名利禄最实在,看来,我是要进京赶考了。说完,他就将那纸条重新绑到了黑鸽子的腿上,放飞了黑鸽子,然后就回家了。回到了家,吕亮就收拾行李,告诉左右邻居,这一年一次的科举考试马上要开考,自己就要进京赶考了,劳烦各位邻居帮忙照顾寡母。临走之前,吕亮跪倒在了寡母的面前,道:母亲,其实并非儿子不孝,儿子只是暂时去邻县栖居几日,装作进京赶考,这都是为了迎娶心上人!母亲大人,这科举考试七日后开考,儿子并未远行,深夜还会回来照料母亲,十日后,这刘阿婆一定会带人前来家中联姻,母亲先拒绝三次,然后才可一口答应下来!拜首后,吕亮就装作收拾行李进京赶考了,其实是躲到了邻县的一所寺庙中隐居。七日后科举考试考完,待到第九日的清晨,只见那个打更的全宏伟,悄悄来到了刘阿婆的院子外,提着吕亮的鸽子笼。全宏伟焦急地打量着北方的天空,半刻后,有清脆的鸽哨响起,只见一只黑色的鸽子从北方振翅飞来,全宏伟赶紧打开有母鸽子的鸟笼,撒下苞谷,躲在了树后。这下可好,那黑色的鸽子饥肠辘辘,眼见地下有一片苞谷,于是飞了下来,啄食着苞谷,跳进了鸟笼。全宏伟一拉绳子,将那鸽笼的门关上了。全宏伟如获至宝般将那笼子搬到了大树后,从那黑鸽子的腿上取下了纸条,从怀里掏出另外一张纸条,绑在了鸽子的腿上,然后就将黑鸽子放飞了。这日下午,刘阿婆坐着轿子,提着人参、鹿茸来到了吕亮家中。刘阿婆对吕亮的寡母尊敬倍加,笑呵呵道:吕母大人,我这家中有一千金,才貌双全,听闻吕家公子对我家千金倾慕已久,今日我特来给我那千金与吕家公子说亲。这可是让那吕母欣喜不已,家里这么穷,儿子还能娶到刘阿婆的女儿。但是想起了儿子临走前的嘱咐,于是摆手道:我儿临走吩咐再三,此去京城,功名加身,寻常说亲不要答应,刘阿婆好意心领了,只是我这老妪不敢答应!刘阿婆一听便急了,道:吕母,自古这儿女亲事乃父母之言,只要您老答应,这吕公子自然也会答应!您看,我都为我这女儿准备了嫁妆黄金百两。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穷书生娶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