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玩笑不能开

  有些玩笑不能开

  胜利乡乡长张天保陪县里来的客人喝了几杯,回家时天已是麻麻黑了。老婆艾香香从门里边都能闻到酒气,自然是又不开门,说:我对酒精过敏,你醒了酒再回吧。张天保没办法,只好背着手随便乱转。七转八转,竟然转到副乡长胡胖子家。

  胡胖子家这会儿灯火通明,门口挑着的门灯更是刺眼。胡胖子的老娘快死了,他正亲自为老娘赶制棺材。张天保来到门口的时候,胡胖子正好躺在棺材里试尺寸,听到是张天保的声音,忙从里面爬起来。

  老胡,你怎么睡在棺材里呢?张天保惊讶地问。

  胡胖子随口答道:怎么,棺材不是睡人的么?老辈人都把棺材叫福寿床,都说活人睡了添福添寿,病人睡了冲邪祛病,民间故事小孩睡了消灾避难。张天保被胡胖子一席话说得好奇心大发,说道:老胡,那让我也躺下过过瘾。说着话,人就躺进去了。身子一挨棺材板,一身的肌肉顿时放松。也许是吸了木板的凉气,张天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爬起身对着墙角撒了一泡牛尿,酒也醒了。张天保不由得大喜,拍着胡胖子的肩膀说:奇了,没想到这阴物还有醒酒的功效哩,我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

  几天以后,张天保托人买了一口上好的檀木棺材,放在自家偏屋里当福寿床享用起来。每回醉了酒,也不怕恶婆娘不开门,径直就摸到偏房的福寿床里睡。艾香香发现丈夫的秘密后,以为丈夫中了邪。张天保如此这般将福寿床的好处一说,艾香香也就懒得管了。

  夏天,艾香香让个送煤的汉子给自己家送煤。汉子姓方,人称方老大,平日里以送煤为生,爱干些顺手牵羊的勾当。方老大往乡长偏房里搬煤球的时候,发现这堆杂物的小房里竟然放着一口上好的棺材,于是起了贼心。最近几天,他们家四兄弟,正为老母亲买棺材的费用在扯皮拉筋,谁也不愿出钱。方老大瞧见这口棺材,正是瞌睡人遇见了枕头。

  当天半夜,方老大四兄弟带好绳索扁担摸到乡长张天保家,毫不费力地就进了偏房。黑暗中,捆的捆,绑的绑,不一会儿,四兄弟两根杠子就将棺材神不知鬼不觉给抬了出来。一口气跑了七八里山路,将棺材径直抬到了方老大屋里。到底是上好的檀木棺材,够重够沉。哥几个一个个抬得腰酸腿软,嘴巴皮都累白了。正围着棺材品头论足的当口,棺材里忽然有了响动。四兄弟大惊失色,还没等他们弄清是怎么回事,只听砰的一声响,棺材盖被掀翻在地,民间故事里面赤条条拱出一个人来。只见那人很麻利地跳出棺材,旁若无人地在墙角里撒了泡尿,又轻车熟路地退回棺材里睡了。

  整个过程如夜游症患者梦游一般。

  方家四兄弟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一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偷棺材偷回一个大活人,四兄弟吓得三魂走了两魂。方老大到底见多识广,一眼认出棺材里的人是乡长张天保。

  兄弟们再辛苦一趟,把棺材和乡长原封不动送回去吧,只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完了。方老大拿主意说。四兄弟不敢耽误,又一次将棺材捆好绑好,两根杠子抬出门,把棺材和醉酒的乡长往回送。民间故事

  回去的路上,棺材好像重了好几倍,一个个累得两腿开叉。走到河堤上的时候,最瘦的方老四一不小心踩空了,跌了个嘴啃泥,其他几兄弟也跟着跌了个东倒西歪。棺材也被摔到了一边,棺材盖飞出去沿着河堤坡滚得不见了影子。四兄弟被摔得呼爹喊娘,好半天才想起棺材里还有个人,民间故事一摸,发现棺材里竟然空空如也。四兄弟惊得说话都打结了。方老大带着哭腔说:坏……坏菜了,张乡长怕是给泼……泼到河……河里去了。那堤坡又陡又滑,离河面足有十几米高。四兄弟在堤脚下摸到棺材盖,却没有摸到张乡长。黑暗中,一起又摸了七八遍,仍然连乡长的毛都没摸着;又顺着河面上下寻了里把路,还是没找着。眼见天快亮了,四兄弟不敢在河堤多呆,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艾香香醒来,见床上没有自家男人,推开偏房一看,棺材也没了!她一路哭喊着直奔乡政府。

  乡政府那边早已聚了一大堆人,有早起卖菜的农民报案说河堤上发现了一口棺材。

  胡胖子得到消息,连饭也没吃就赶往出事地点。老远就看见河堤上停着一口阴森森的棺材,接着看见堤脚下的棺材盖。张乡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胡胖子打了个哆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快掏出手机向派出所报案,并向县政府作了汇报。

  郑县长带领一班人迅速赶到了胜利乡,他一边指挥现场搜寻工作,一边听胡胖子结结巴巴汇报情况。他瞪着那口空棺材直发愣,弄不明白现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张天保深更半夜又到河堤上干什么?等艾香香赶来,一五一十地把有关情况作了汇报后,他这才闹明白张天保与棺材的关系。

  胡胖子急得头皮发炸,忙辩解说:我那都是茶余饭后的笑谈,谁知张乡长就当真了呢?郑县长除了一个劲地摇头,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张天保仍然没有找到。一时谣言四起,有人私下议论,如果张乡长死于非命,肯定与胡胖子脱不了干系。别看胡胖子平日里像个老好人,其实包藏祸心。他早就不甘心屈于人下当个副乡长了,他一直在阴谋暗算一把手张天保,做梦都想取而代之!这不,他巧言迷惑张天保把棺材当床睡不说,还丧心病狂地雇用杀手把张天保扔到河里给淹死了……

  等胡胖子搞明白自己的处境后,简直后悔得想跳河自杀!他在心里一个劲地念叨:张天保啊,你这个驴日的到哪里去了呢?你要是还活着,就快蹦出来吧;你如果死了,就托梦显显灵吧。我老胡还为你背着黑锅呢!

  夜里,郑县长正为张天保的事愁眉不展,猛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不由得双眼瞪得铜铃一般大,门口站着的竟然正是张天保。

  原来,那夜张天保从棺材里跌出来后,还以为自己喝醉了酒不小心跌了一跤。酒还没醒,他爬起来歪歪倒倒地摸回了家。摸到偏房里,摸了半天没摸到自己的福寿床,就随便找了个软乎地方躺下。谁知这一觉竞睡了一天一夜,等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是睡在墙角一堆废弃的衣服堆里,也不知怎么弄翻了一筐发煤火的刨花,把自己埋了进去。可能正是因为身上盖满了刨花,所以艾香香进来时竟然没注意到张天保睡在脏兮兮的墙角里。

  郑县长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后,脸都气黄了,他指着张天保的鼻子说:你简直将乡政府的脸都丢尽了。你不是爱喝酒吗?那好,我明天就给你换工作,调你到酒坊去酿酒!

  不久,县政府的文件就下来了。张天保被免了职,但没安排他到酒坊去工作,而是让他到胜利乡—个偏远的林场去照看山林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些玩笑不能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