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打狗队队长顾顺章叛变内幕

  双面人:打狗队队长顾顺章叛变内幕

  1.顾顺章其人

  与“党务调查科”相对抗的,则是共产党成立的中央特科。中央特科其实就是共产党的“FBI”,但是与FBI不同的是,中央特科是被动产生的。尤其是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迁至上海,为了保留住革命的火种,收集国民党情报,防止高层关键人物被暗杀,针对国民党特务渗透而成立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周恩来。当然中央特科还有一个职能,就是铲除、暗杀叛徒。所以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大叛徒顾顺章。此人被人评为共产党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此人到底有多危险?就是此人掌握的信息足可以改变共产党的历史!

  顾顺章,原名顾凤鸣,上海当地人,早期加入青帮,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了共产党领导人之一。顾顺章在“五卅运动”中有过出色表现,曾经以“钳工”身份带领卷烟厂工人进行工人运动,得到党内的认可。1926年,顾顺章去苏联镀金,回来后与周恩来等人发动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担任工人武装纠察队总指挥,后被推选为上海市政府委员。1927年11月,中央特科成立后,其主要负责中央特科的组织和领导工作。“四一二”事变中,顾顺章在国民党特务、青帮分子的冲击下,义正词严,俨然一副大英雄的面孔。

  不过顾顺章似乎是一个天生的“特务”胚子,顾顺章此人长相平庸,身体略微有些发福,高鼻梁,但由于早期曾加入过“青帮”,所以也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性格自由散漫、桀骜不驯,党内高层对其并不是很放心。但是此人天资聪明,善工心计,能够三缄其口,而且领导发起上海“五卅运动”,对上海青帮流氓、泼皮、小赤佬进行了痛殴,组织能力可见一斑。丁玲在《魍魅世界》中回忆顾顺章:这人五短身材、身板结实、动作伶俐,两个圆圆眼睛,很有点神采。他没有架子,非常随便的,好像常来常往的熟人那样。而徐恩曾对顾顺章的评价是:说话很风趣,处世经验丰富老到,很富人情味,善于揣摩人的心理,对人态度和蔼诚恳,使人乐于亲近。留学苏联期间,他自学化装易容术、魔术戏法、机械修理以及心理学等等。此人的枪法了得,而且左右开弓,徒手杀人技巧也十分了得。所以国民党老特务万亚刚曾说:“顾顺章擅长特务所有的技艺,而且样样会,样样精通,堪称特务中的大师!”就连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也十分崇拜他,认为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四一二”之后,中共中央为了了解和掌握敌人动向,尤其是“中统”特务的破坏、电台监听破译、暗杀等活动,成立了中央特科。特科下设三个部门,分别是总务科、情报科、保卫科。总务科科长洪扬生,主要负责机关设立、会场布置等总体事务工作。情报科科长是大将陈赓,当然陈赓也是共产党最著名的“情报人员”,他主要负责建立情报网络,收集敌人情报等工作。至于保卫科,科长就是顾顺章!由于其机智过人、枪法了得,打狗锄奸等任务就交给了他。而保卫科也有一个绰号,叫“红队”,也就是“打狗队”!后来中央特科又根据情况增加补充了一个“无线电通讯科”,科长为李强,主要负责通讯以及通讯人员的培养工作。后来顾顺章叛变革命,投靠了蒋介石,“打狗队队长”由康生担任。

  担任“打狗队队长”的顾顺章早期也做过几件好事,尤其在打狗锄奸方面。但后来小有成绩的顾顺章,也犯了普通人常犯的毛病,居功至伟、大言不惭。其人曾说:“论地位,我和周恩来平起平坐!”

  顾顺章在上海滩出名后,又犯了“名人”常犯的错误。他有点迷失方向,开始了糜烂而奢侈的生活。他在上海英租界威海卫路802号的“顾公馆”装修、布置也是相当奢侈的。后来顾顺章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简直像一个“青帮头子”。他越来越放纵自己,而且还染上了毒瘾。老人说的没错:一旦染上毒瘾,这个人就废掉了!此时的顾顺章也废掉了,只要毒瘾一发作,他便点上大烟猛吸几口。

  其实在归顺国民党之前,周恩来对顾顺章的奢靡生活就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而陈赓大将也曾说过:“顾顺章叛变是早晚的事!”周恩来为了防止其背叛革命,让康生取代了他保卫科科长的头衔。此时的顾顺章十分郁闷,觉得共产党不念旧情、冷酷无情,为他走上叛变之路埋下了伏笔。

  顾顺章叛变革命的这天是1931年的4月25日。而4月24日这天,他还化名“化广奇”,技痒难耐,在汉口新市场游艺场表演魔术挣外快!就是这么巧,顾顺章竟然被国民党特务尤崇新(曾经是中共汉口的负责人,后来叛变革命)认了出来,尤崇新兴奋得不得了。于是他赶忙回到总部向蔡孟坚汇报:“我发现了一条大鱼。”

  蔡孟坚还蒙在鼓里,便问:“什么大鱼?”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特委会负责人顾顺章!”

  “顾顺章!”蔡孟坚惊喜万分,这个“打狗”英雄竟然稀里糊涂跑到了自己的地盘上,而且还是来表演魔术的,简直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这等奇怪的事。但是蔡孟坚还是有些怀疑,他有点不信,于是问:“当真是顾顺章?”

  尤崇新:“反正非常像……这个名叫化广奇的魔术师晚上还有一场魔术表演。”

  蔡孟坚有点生气:“让你抓共产党,不是让你抓魔术师!”

  尤崇新忙解释道:“蔡处长,顾顺章好像也会魔术,而且据说他的化名就是化广奇。不管对与错,不如先扣住他审审!”

  蔡孟坚:“好吧,如果真是大鱼,老子好好奖励奖励你!”

  于是尤崇新带着几个特务早早在外面埋伏,就等着化广奇现身了。天色还不是很黑,化广奇踮着脚步从里面出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特务扣住了。到了武汉一秘密审讯点,顾顺章摘下黑面罩,一脸疲态,似乎烟瘾又犯了。

  蔡孟坚问:“你到底是谁?”

  顾顺章似乎早有准备,一副傲慢无礼的神态:“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我掌握了大量共产党的秘密情报!而且你们那档子事,我也门儿清!你不是蔡孟坚吗,徐恩曾派来的特派员!快送我去南京,我要面见蒋委员长,亲自把话说给他!”

  蔡孟坚纳闷:“你小子,就不能对我说吗?”

  顾顺章一听,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上海的共党总部,是我和周恩来负责的!如果机密一旦泄露出去,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蔡孟坚听顾顺章这么一说,愣住了!

  不过顾顺章十分狂妄,他补充道:“你不用害怕,如果我见到蒋委员长,一定会提提你的名字,说不定以后给你加官晋爵呢!”

  蔡孟坚此时还是将信将疑。

  顾顺章则继续吹嘘着自己当年去苏联镀金,而且在“契卡”(后来改名克格勃)接受过特殊训练!后来跟周恩来等人在上海创办工人组织,甚至党内地位比周恩来还要高出一截。他越吹越过瘾,说自己是国民党曾经谈之色变的共产党红色保卫局长。后来顾顺章又说出自己化名“化广奇”并不是为了表演魔术,而是为了护送张国焘去鄂豫皖当主席,顺便筹备张国焘经粤汉路转株洲、萍乡,然后再去井冈山!这等秘密一下子引起蔡孟坚的兴趣。他开始相信这个魔术师“化广奇”的话。

  其实蔡孟坚也非等闲之辈,此人也是徐恩曾手下的一员猛将,号称“铲共专家”,与顾顺章曾是针锋相对的对手。但是当他遇到这样一个“牛人”时,也只能自叹不如。后来他曾说:“顾顺章给人的第一感觉并不突出,当他开口说话时,才知道这个人的分量!”于是蔡孟坚给徐恩曾发了一份电报,而且亲自押送顾顺章。经过两天两夜,终于将其押送至南京中山路305号。

  当顾顺章一下车,便发现南京中山路305号就是共产党卧底钱壮飞所潜伏的地方。钱壮飞是徐恩曾的机要秘书,是我党潜伏在中统的特工。幸亏钱壮飞早已获得徐恩曾的密码本,及时获取了顾顺章叛变的信息,早早离开了中山路305号,并及时通知了联系人,避免了中共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据老帅聂荣臻回忆:我得到情报后,急忙赶到恩来同志家里,不巧,他出去了,我就告诉邓大姐,顾顺章叛变了,你们要赶快搬家。当时情况是非常严重的,必须赶在敌人动手之前,采取妥善措施。恩来同志亲自领导了这一工作。把中央所有的办事机关进行了转移,所有与顾顺章熟悉的领导同志都搬了家,所有与顾顺章有联系的关系都切断。两三天里面,我们紧张极了,夜以继日地战斗,终于把一切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等敌人动手的时候,我们都已转移,结果,他们一一扑空,什么也没有捞着。(选自《聂荣臻回忆录》)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双面人:打狗队队长顾顺章叛变内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