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奶便是娘:张作霖夺得奉天最高统治权

  有奶便是娘:张作霖夺得奉天最高统治权

   张作霖

  总督赵尔巽有了张作霖这个大保镖,腰杆子一下子硬了起来,不再畏首畏尾了。他先是召集新军将领们开会,强迫他们通过一份“保境安民”的宣言,声称新军的任务是维持地方志安,不会闹革命。实际上等于是堵住了革命党人的嘴巴,让新军暴动没有合理合法的借口。

  武昌起义爆发后不久,奉天省的革命党人都云集省城沈阳,研究到底用什么方式响应武昌首义。经过反复争论,最后得出了一个结果,采取和平手段,进行东北革命。

  革命党人的首领蓝天蔚、吴景濂等人的计划是能不流血就不流血,尽量用最简单的和平方式夺取政权。吴景濂是奉天省咨议局议长,可以由他召集省城各方面的领导人开会,在会上他们就可以以维持治安为名,成立奉天全省保安会,让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知难而退,离开奉天,然后他们再通过议会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都督,再宣布脱离清廷独立,完成东三省革命。

  幼稚的革命党人以为采取会议表决的方式,就可以一举夺得东北大权,但他们忘了一句话,革命是要流血的。不流血的革命即使看起来成功了,也只是表面上的,换汤不换药。看来做什么事情还都是一个道理,一定要站在更高的角度上看全局,没有先进的思想统领,做事情就相当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那是相当的危险啊!

  问题是新生事物总有一个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这是成长路上必须交的学费。马上,革命党人就要交纳第一笔学费了。

  会议如期召开,赵尔巽早有准备,他派张作霖在会场内外布置人马,持枪待命,明施压力。张作霖则持枪赴会,满脸杀气。会场气氛非常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革命党人在会上慷慨陈词,主张脱离清廷,宣布独立。赵尔巽坚决反对,他说:“你们要搞自治还可以商量,独立?恐怕太激烈了吧?”他的话还没讲完,就被革命党人的发言驳回,革命党人强烈要求赵尔巽宣布独立。

  这时候,该轮到张作霖出场了,他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拍,蛮横凶恶地叫道:“我张某身为军人,只知听命保护大帅。倘有不平,我张某虽好交朋友,但我这支手枪它是不交朋友的。”他的党羽们也立刻抽出手枪,威逼着议员们。这还开个什么会,主张革命的议员们愤然离开会场。他们以为自己一走,会议就无法进行下去了,但他们刚一走,主动权就等于拱手交到了赵尔巽手中。

  按照程序规定,议长有特殊原因不能到场的情况下,副议长可以临时取代他主持会议,而副议长正是袁金铠,他立即宣布重新召开会议,这个会议已经完全掌握在赵尔巽手里,结果最终成立了奉天国民保安公会,“选举”赵尔巽为会长、伍祥与吴景濂为副会长、袁金铠任参议总长。为了掩人耳目,他们还假意选举蒋方震、张榕担任参议副长,但实际上他们有职无权,保安公会实质是个变相的保皇会。他的会长仍然是东三省总督兼东三省将军和奉天巡抚赵尔巽,东北大权仍然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接下来,革命党人仍在等待时机,商量革命的事情,但赵尔巽和张作霖他们却等不及了。一场暗战悄悄进行。

  赵尔巽深知,要想巩固自己的地位,必须立刻剥夺蓝天蔚的兵权。于是,他于成立保安公会的第二天就向袁世凯发密电,请求任命聂汝清担任第二混成协的协统。聂汝清坚决反对革命,是个顽固守旧的军人,更是赵尔巽多年的忠实下属,赵尔巽把第二协的兵权交给了他。

  这样还不够,赵尔巽又玩了一手。在成立保安公会的第三天,赵尔巽给蓝天蔚下了一个札令:“查有第二混成协蓝统领天蔚,志趣远大,识见明敏,堪以派赴东南各省考察此次战事之实情、公众之意见,并传布奉省保安会宗旨,以谋国民之幸福。为此,札委该协统,即便遵照,克日前往妥办,随时报告。”赵尔巽以考察的名义,把蓝天蔚派到了关内。就这样,赵尔巽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就把蓝天蔚挤走了。

  奉天主要的革命党人就是蓝天蔚和张榕,蓝天蔚走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张榕了。为了维持在东北的统治地位,赵尔巽必须除掉他。

  蓝天蔚等离开东北后,东北革命者群龙无首。张榕策划成立了奉天联合急进会,以把分散的革命力量组织起来。大家推举张榕为会长,柳大年等为副会长,密谋武装起义。他们运动军警,组织民军,参加民军的有一万多人,连当地的官吏也不敢干涉,形成了一股革命的势头,声势浩大。

  张榕其人,耿直有余,谋略不足,做事虽光明磊落,却很容易被人利用。他认为袁金铠是自己人,对他无话不讲,其实恰恰就是这个袁金铠泄露了组织内部的秘密,让赵尔巽清楚掌握了张榕与急进会的起义计划。赵尔巽立即派张作霖设计杀害张榕。

  1912年1月23日晚,袁金铠怂恿张作霖请张榕到平康里得意楼便宴,张榕不知是计,按时赴宴。酒饭将毕,袁金铠借故先支走了张作霖,以便张作霖去布置人杀害张榕。酒席散后,张榕往回走时,遭到两个人的枪击,当场毙命,时年28岁。随后,他们查抄了张榕的家,接着又查抄了张榕哥哥的家。当晚,张作霖又派人杀害了张榕的助手,革命党人宝琨和田又横。以后几天,继续大搜捕,有100多人被杀,白色恐怖笼罩整个省城。

  由于张作霖镇压革命有功,经赵尔巽的保奏,清廷任命张作霖为关外练兵大臣,并将其所部改为北洋第24镇,张作霖官升统制(就是师长)兼奉天巡防营总办。从这时候起,奉天的军事大权全部落到了张作霖的手中。

  张作霖是个十足的实用主义者,一切以对自己升官发财是否有利为出发点。其实他个人是没有什么主张和理论的,对于革命,对于共和,他丝毫不感兴趣。皇帝下不下台,国家怎么建设,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此时他要的,就是在奉天这一亩三分地上站稳脚跟,升官发财,官运亨通。

  张作霖仔细观察中央政局,认定袁世凯将来必定是一个左右朝廷的人物,因此,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取得袁世凯的信任。

  开始,张作霖并不了解袁世凯的心理,他以为袁世凯是维护清廷的,于是他也多次发电,向袁世凯表明自己忠于朝廷的决心,发誓为了保皇流尽最后一滴血。袁世凯虽然并不认同,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在暗中策划宣统退位的事情了,但他也是政治高手,很快他就发现,张作霖是个可以利用的人。于是他也给张作霖多次发电,表明宣统皇帝必须下台,国家要实行共和制,如果张作霖支持的话,将来成功后肯定任命他为“东三省防务督办”。张作霖看到来电,马上明白了袁世凯的用心,不由得喜出望外。自己本来还只想着奉天,这下子连东北三省全都归自己了。张作霖立即回电,改变帝制立场,“衷心拥护共和”。

  辛亥革命成功后不久,宣统皇帝正式退位,中华民国成立,袁世凯获取了临时大总统的职位,成为事实上的中国的最高统治者。张作霖也紧跟袁世凯的步伐,无论在任何事情上,他的立场都和袁世凯的立场一致,这些做法也确实得到了袁世凯的首肯,张作霖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1912年9月11日,袁世凯下令对东三省的军队进行重点改编。命由张作霖任统领的原中路、前路巡防营改编为国家陆军第27师,驻扎军政要地奉天,任命张作霖为师长,陆军中将衔。这一年,张作霖刚38岁。

  陆军第27师是国家的正规部队,由中央拨款装备,归国家调遣。陆军第27师的编制有了很大的提升,由原来马步单一兵种的落后部队改编为多兵种合成的先进部队。它有五个兵种,即步兵两个旅、骑兵一个团、炮兵一个团、工兵一个营、辎重兵一个营。相对而言,该部队装备精良,面目一新。

  事实上,当时东三省还有另外三支部队,一是冯德麟的陆军第28师,二是吴俊升的陆军骑兵第2旅,三是马龙潭的巡防营右路。不过这三支部队,无论是装备、数量,还是从兵种和驻地,都无法和张作霖的陆军第27师相比。

  1914年,袁世凯这次是轮番约见各省将军进京述职,其用意之一也是借机对他们当面加以考察,看看究竟哪些人可以为自己所用。而当时张作霖身任第27师师长,并不是奉天省的将军,奉天省的将军是张锡銮,但张作霖是奉天掌握军队的、握有军事实权的强悍人物。为了稳住张作霖,袁世凯特意在北京接见他。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奶便是娘:张作霖夺得奉天最高统治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