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与毛泽东交往的故事-"还是润之气量大"

  李达与毛泽东交往的故事:"还是润之气量大"

毛泽东和李达,都是湖湘孕育出来的历史巨人。他们是同乡,他们是一大代表、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他们共同经历了摧毁旧中国,历史故事建立新中国的伟大革命,他们的一生都充满了坎坷和传奇色彩,表现出十分突出的个人性格;他们在长期的交往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本文讲述的只是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交往的几个故事。

  

在毛泽东的木板床上睡了一晚

  

1949年5月18日,李达从湖南到达北平后的第三天,就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电话通知:毛主席将在香山寓所,请他做客并长谈。

  

香山位于北京西北20余公里外的太行山脉上,是北京人称之为西山的一部分。毛泽东居住的双清别墅,就在香山寺下。历史故事这里原有两股清泉,相传金章宗时称梦感泉。乾隆帝在泉旁的石岸上题刻双清二字故名。

  

那天,李达早早吃了晚饭,在房间里等候来人接他。7时许,一辆小车驶进了北京饭店,把李达请进了小轿车,然后,风驰电闪般地朝北郊驶去。

  

车到双清别墅,毛泽东已在门口迎候了。

  

鹤鸣兄,多年不见,你可好吗?毛泽东一边说,一边向李达伸出了那双扭转乾坤的大手。

  

李达连忙跨出车门,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润之,你还是那样热情、奔放和乐观啊!

  

鹤鸣兄,现在是‘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啊!我们把那位委员长的风水宝地都占领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毛泽东情不自禁吟起自己的新诗来。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手,肩并肩地走进了毛泽东的书房兼卧室。一位历史伟人和一位理论界的巨匠,在分手20多年后,终于在五星红旗即将升起的重要时刻,走到了一起。

  

鹤鸣兄,屈指算来,一晃眼,我们就分别20多年了。这20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两人一坐下,毛泽东就问。

  

李达叹了一口气说:润之,往事不堪回首,真是一言难尽。武汉分手后,我回到了长沙,创办了国民党湖南省党校。但是还没有招生,就遇到了许克祥发动的‘马日事变’,我被敌人通缉,罪名是‘著名共首’,并被国民党列到了追捕的黑名单上。这样,我只好逃到了自己的家乡。后来,我先后到上海、北平等地教过书。但无论到哪里,都受到国民党的监视,多次遭特务毒打。

  

听说,你与会悟就是在那个时候分手的?毛泽东轻轻地问。

  

李达点了点头,算是对毛泽东的回答。

  

接着,李达又问起了毛泽东这20多年的光辉历程。

  

毛泽东哈哈一笑:什么光辉历程哟!我从1927年到1935年,基本上是受压的,在党内没有发言权。只是到了1935年的遵义会议后,才慢慢地好起来。再后来,就是同全国人民一道,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埋葬了蒋家王朝。

  

一说到自己的经历,毛泽东总是那么轻描淡写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但毛泽东仍意犹未尽。而李达呢?也许这么多天的长途跋涉,渐渐地有些支持不住了。毛泽东见状,连忙说:

  

鹤鸣兄,看来你确实是困了,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就随便一点,到我床上睡吧!

  

李达听毛泽东这么一说,忙问:润之,我睡你的床,你又怎么办呢?

  

毛泽东淡淡的一笑:我呀,老习惯总改不了,现在刚刚上班呢!

  

李达先是一惊,继而拍着自己那已完全脱发的脑门说:你看我这记性,连润之兄那上午9点之前不起床,凌晨5时之后才睡觉的习惯都给忘记了。润之,那我就不客气啦!你可不要说我随便在党的主席床上睡觉啊!

  

哪来那么多清规戒律,还是我们在长沙办自修大学一样,彼此宽松一些、随便一些吧!毛泽东真诚地说。

  

也许是长途跋涉和旅途劳累,此时的李达已十分困倦,说着说着,就不客气地躺在毛泽东那张宽大的木板床上睡着了,并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李达重新入党的历史见证人

  

1949年12月初的一天,李达又接到毛泽东的邀请,让他到中南海叙谈。就在这次谈话中,李达郑重地提出了重新入党的要求。

  

那天,还有刘少奇、林伯渠、李维汉等老朋友在座。当着这些老朋友的面,李达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并检讨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过错。

  

对于李达的这一请求,毛泽东并不感到意外:鹤鸣兄,你早年离开了党,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不对的,这是在政治上摔了一跤,是个很大的损失。但是,往者不可咎,来者犹可追。你现在能认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也是很好的。

  

说到这里,毛泽东看了看在座的各位后说:鹤鸣兄,你的为人我是了解的,你坚信马克思主义和布尔什维克主义,历史故事我们也是知道的。你在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是起了很大作用的;创建中国共产党,你也作出了很大贡献,即使是与陈独秀赌气,作出了离开共产党的决定后,你还是一直坚持在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宣传这块阵地,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我在延安时,就读过你翻译的《辩证法唯物论教程》和你的专著《社会学大纲》,对我可有很大的影响哟!特别是你与湖南地下党组织一道,推进了湖南的和平解放,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对此,党是了解你的,人民也是不会轻易忘记你的。

  

毛泽东的这一席话,对李达的一生作出了简单而正确的评价,使得年近花甲的李达激动得热泪盈眶。

  

毛泽东接着又说:鹤鸣兄,我了解你的过去,同意你重新入党,而且我将向党中央建议,你的入党问题直接由中央办理,不要候补期。当然,正式手续这还是要办的。这样吧,历史故事今天在座的几位,都是你的湖南老乡,与你都很熟悉,大家都尽一份力。少奇作你的入党介绍人,我,还有李维汉,对你当时的情况最了解,由我们俩来作你的历史见证人,大家说行不行?

  

刘少奇、林伯渠等人都表示赞同。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达与毛泽东交往的故事-"还是润之气量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