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与林彪的历史恩怨

  陈光与林彪的历史恩怨陈光这个名字,或许对很多人来说已经陌生了,但提起我军历史上的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攻克腊子口、平型关大捷、广阳大捷等重大战役,人们都可以找寻到他的身影。陈光历任红四军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少共国际师长等职。抗日战争中代替负伤的林彪出任115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松江军区司令员兼哈尔滨卫戍司令部司令员。1949年3月东北野战军改编为第四野战军后,陈光任副参谋长。但是在1950年4月,他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警备区司令员仅3个月就被开除党籍,关押软禁,从此陈光的名字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直至1954年6月7日,人们才突然得知他已在武汉的关押所内病逝。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位革命将领不仅没有名留青史,相反却在历史中销声匿迹?陈光,原名陈世椿,湖南宜章人,自幼对革命充满向往。1928年便追随朱德、陈毅参与湘南暴动,奔赴井冈山,踏上革命征途。在几次反围剿战斗中,他作战勇猛,1931年11月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授予二级红星奖章。1933年,中央军委任命他为少共国际师师长。长征途中,他带领红二师强渡乌江,四渡赤水,攻占腊子口,在夺取泸定桥战役中,创造了一天飞奔120千米的军史奇迹。1936年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半年后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合编成八路军第115师,陈光担任其下辖343旅旅长。115师是公认实力最强的部队,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政治处主任罗荣桓,全师约1.5万人,下辖343、344旅,在组建后不久即取得平型关和广阳大捷,威震敌军。这两次战斗陈光都参与指挥,其军事才能得到中央军委的认可,1938年林彪负伤后他被委以代理师长的重任。就在这看似一帆风顺的军事生涯中,陈光的骄傲自负也在一点点增长。1939年5月初,日军纠合8000余人马,兵分九路,炮轰115师师部陆房村。此时陈光率领的3000余人陷入日军的包围之中,经过一整天激烈战斗,陈光决定率领部队在夜间从敌人阵地的空隙分两路向隐蔽地带突围,终于在次日清晨跳出陆房村,与政委罗荣桓一部顺利会合。陆房突围使115师伤亡300余人,很多物资被迫丢弃,事后一些人指责这是因为陈光的指挥不当所致,使部队蒙受了损失。性格暴烈的陈光听到这些议论,心情十分激动,后来在罗荣桓的安慰下,情绪才逐渐稳定。这次指挥失误,是陈光军事生命中的转折点,也成为日后他的罪状之一。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央派林彪、陈云、彭真等率10余万干部赶往东北。陈光也随林彪一道前往。东北局决定将黑山、北镇一带的第二道防线交由陈光负责,并将一部电台和机要人员交予陈光使用。约两个月后,林彪带军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已进占锦州、沟帮子一带,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一台大功率电台,便数次电告陈光,紧急调用其电台和机要人员赶往阜新。但陈光考虑到本部若无电台则无法与外界联系,况且认为林彪处已有两部电台,因此回电林彪希望不要调走电台和人员。林彪则继续来电催促,并指责陈光扣押电台影响作战指挥。陈光见林彪气急败坏,不得已抽调电台及人员前往林彪处,但锦州之敌袭击陈光部,陈光不得不迅速撤退,因此贻误了上交电台的时机,使林彪最终也没能得到这部电台及人员。对此,一向性格内敛的林彪记恨在心,多次在公开场合指责陈光无理霸占电台,抗命不交。不久党的七大在延安召开,陈光作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在代表人选问题上发表了一些不同意见,却遭到部分人的曲解,认为他有反党思想,状告到毛泽东处。毛泽东在调查事情经过后给陈光写了回信,称:你的意见我是了解的。有些意见是对的。你在山东执行的路线是对的。七大要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相信你能致力于开好这次大会。陈光最终落选七大代表,他认为这完全是因为当时山东代表团团长林彪的从中作梗造成的,他与林彪之间的芥蒂更为加深。尽管如此,因为有毛泽东的亲笔信,陈光在七大上还是有收获的,也正是这封信一直鼓励着他,在他日后蒙冤被关押的时刻,这封信他从不离身,他坚信自己会得到正义公平的对待。陈光性格上的缺陷就是刚愎自用,无视上级的指示,同时也缺乏足够的政治眼光。例如,1946年4月,中央尚在讨论如何夺取长春,而时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陈光却已私下准备攻打长春了。4月14日,他在事先了解敌情和地形的基础上,指挥部队向长春发起猛攻,18日攻破长春,歼敌1.8万余人,缴获飞机1架,各种炮56门,机枪432挺。长春解放的消息令毛泽东倍感兴奋,他致电林彪要对有功战士,传令嘉奖,林彪对陈光未经他的批准而擅自行动心存不满,同一天四平之战打响,陈光还专程把长春战役的战利品送到四平林彪处,这一举动更招致了林彪的反感。然而,陈光却浑然不觉,两个月后的新站、拉法战役中他再犯军中大忌:本来国共双方已达成协议,决定自7日起在东北停战15天。但就在协议生效前晚,国民党军队出兵抢占新站、拉法,并在次日协议已生效的情况下继续对我军发动进攻。陈光认为敌人已经违背协议,因此他要求山东第一师、第二师立即反攻。但此时的东北停战协议已经达成,因此这一行动计划并未得到林彪的明确指示。但陈光认为时间宝贵,决定不等上级答复,立即发动进攻。战斗虽然取得军事上的胜利,但却被国民党一方抓住口实,大肆鼓吹中共违背停战协议,使中共在政治上一度陷于被动。作为东北地区军事上的最高指挥者林彪,自然受到牵连,也更加激化了他与陈光的矛盾。1948年11月,陈光随东北野战军机关入关,1949年1月底,进入北京。3月27日至4月5日,第四野战军司令部在九爷府召开会议,会上林彪作了《论团结》的报告,他点名批评陈光居功自傲;性情刚烈暴躁的陈光当时就坐在第一排,当听到林彪突然点名批评他,当即起身,怒气冲冲离开会场。此后林陈二人的矛盾逐渐公开化、尖锐化。面对林彪,陈光之所以敢如此不敬,是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对林彪有救命之恩,而林彪却忘恩负义,屡屡批评自己。事情是这样的:1930年陈光所在部队编入红四军,当时的军长即林彪。在第一次反围剿战役中,红四军作战勇猛,5天内就打了两个胜仗。克敌约1.5万人,缴获武器约1.2万件。然而在战斗中,军长林彪的指挥所却一度被敌军围困。危难面前,陈光与敌军拼死争夺,冒死负伤救出林彪。林彪对此十分感谢,还主动为他请了功。此后陈光一直在林彪军中,两人并肩作战,既是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友,又是上下级关系,林彪也成为陈光命运悲喜转合的关键人物。陈光战功显赫之时,更是林彪声名鹊起c际,红军到达陕北后不久,林彪便被任命为红军大学校长,抗日战争期间,陈光与林彪的历史恩怨又被任命为115师师长,在当时的众多红军将领中,可谓佼佼者。而陈光是直肠子性格,又不擅权术,且骄傲自满,因此与林彪之间的芥蒂越来越深。1949年5月,陈光随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抵达武汉,次年1月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但是,对于新环境、新任务的艰巨性和复杂性,陈光缺乏认识和思想准备,广州地处中国南方前哨,解放之初社会治安十分混乱,据调查,全市有国民党残兵游民10万多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特务被有组织地从港澳等地派往广州。陈光对管理大城市没有经验,难免发生失误。另外,对港澳台地区的秘密情报工作,他更是心中无数,以至于在进行工作时,主观武断,方法简单,也不够谨慎。更为严重的是,他从狭隘的乡土利益出发,违反党的干部政策和有关规定,从自己的老家宜章招收了一批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带到广州创办训练班。这些问题被组织上发觉后,当时陈光的主管领导叶剑英亲自出面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陈光由于性格倔强,加之组织上对其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遂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他的夫人史瑞楚回忆说,陈光在组织上找他谈话时,表现得不够冷静。他一听那些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情绪立刻波动起来。本来,叶帅找他谈话时,两人还握手问候,气氛是融洽的,但到后来,两人却争吵起来,甚至还拍了桌子,谈话只得不欢而散。不久在广东军区党委的民主生活会上,大家对陈光的错误继续进行批评帮助,但陈光的态度仍十分激动,对批评意见十分抵触,他不顾叶剑英的再三劝阻,坚持认为无原则的批评他就是不接受。在这种情况下,华南分局向上级进行了汇报,由林彪任书记的中南局批准了华南分局关于开除陈光党籍的决议。在相关文件中提到陈光的主要错误包括陆房突围、破坏七大、拒交电台、在北宁路寻求与敌主力作战等,还列举了赴任广州后,私自开展情报工作、自立门户招募宜章籍学员训练班、在政治和生活上远离革命群众等三条新罪状。同时,多次明确提及陈光反对林彪的言论,诸如林彪有权有势、林彪把我害得这样苦等言论,直接将矛头对准林彪。陈光被开除党籍后不久,便被就地软禁,从此陈光失去了人身自由。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不久,他被转送到武汉,继续软禁在中南军区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其间不少旧部前来探望他。在以后长达3年半的时间里,他一直被软禁于此,从未离开过小楼一步。陈光被软禁后,苏静、刘兴元、梁必业等人先后来找他谈话,劝他承认错误,但他仍坚持认为,所有对他的指控均与事实不符,而且组织上根本不理睬他的意见,因此时他的处分是极不公道的。他还认为,林彪身居高位,利用职权打击迫害他。由于陈光对自己错误的认识达不到组织上的要求,双方一直僵持着,他的案子也就一直这么拖着,直到他病逝。长期的软禁生活,加上心情的压抑,陈光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常常几天不吃不喝,不说一句话,甚至有精神分裂的征兆,看守人员曾向上级汇报,但并没有引起重视。1954年6月7日,陈光病逝,终年47岁(另说49岁),死因不明。1987年,中纪委、中组部、军纪委和总政组成联合调查组,经过认真细致的审查,认为陈光解放初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因受到林彪的诬陷和打击,受到了长期的非法监禁和错误处理。一代名将终于沉冤得雪!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光与林彪的历史恩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