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走了50年的信

  一封走了50年的信 1943年的冬天真是寒冷,尤其对正在斯大林格勒城下作战的德军来说更是苦不堪言。没有棉衣,没有粮食,没有子弹,甚至连伤员也没有药品治疗。到处都是残腿缺胳膊的伤员和血肉模糊的尸体。看着一发发炮弹在己方的阵地落下,米涅知道再待下去很快就会死亡的。想到这里,就试试能不能站起来。刚一动,被炮弹炸伤的腰部伤口就剧烈地疼痛起来。帮帮我吧,我要回国,我要去见米丽亚。米涅向正忙着撤退的连长求救。连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走了。米涅的希望破灭了,只好躺在雪地上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看着那皑皑的白雪,想起了和米丽亚的往事。那还是没参军之前,他和米丽亚都是柏林大学的文学系学生。那时候,每次下雪后他和米丽亚都到山上赏雪,边走边背着普希金的情诗。米涅对米丽亚有着深深的爱意,可是米丽亚却只把米涅当最好的朋友对待,因为米丽亚的心中爱的是班上一个叫德克的同学。米涅是又嫉妒又恼恨,真想好好教训一下德克。但是还没等米涅向米丽亚表达爱意和教训德克,战争就爆发了。很快两人都入伍了,他们分在第1集团军20师同一个连队当列兵……一阵枪响,扑通一声,一个人倒在身边。米涅仔细一看,笑了。原来是德克,他的胳膊断了,流了很多血。德克也看到身边的米涅,他苍白的脸上一丝苦笑:伙计,这下咱们谁也走不了了。米涅看着德克的样子,心里一阵紧缩:不能让德克死,米丽亚不能没有他。想到这,他忙对德克说:你的包扎带呢?我给你包扎一下。你还可以走路,一定要回到德国,回到米丽亚的身边。德克失望地摇摇头,说:早就给班长包扎用了,算了吧,让我和你一起到天堂。米涅摸了一下腰上的包扎带,一狠心解了下来。顿时,他的伤口露了出来,血如泉涌。德克大吃一惊,上前按住。你疯了?你这样很快就会死的。米涅淡然一笑: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在帮米丽亚,因为她爱的是你,你能回到她的身边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他边说边移到德克身旁,包扎起来。费了好一阵工夫,总算包扎好了。米涅又把干粮分一大部分递给德克,你快走吧,苏军快来了。德克接过干粮袋,深情地看了一眼米涅转身向北跑去。看着德克渐渐消失的身影,米涅总算松了一口气。对了,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还没向米丽亚表明我的爱意呢。我要让世界上所有人知道我是真心爱着米丽亚的。想到这儿,米涅掏出一支钢笔,找到一张还没烧尽的文件纸,在背面写了起来——亲爱的米丽亚: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死亡随时都会向我走来。可是如果我现在不说,到了天堂我就更没办法对你说了。在柏林大学的岁月里,我是多么地爱你。可是我怕说出来会伤害我们的友谊,所以我始终也没说出来。现在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最想见到的就是你了。可是我现在不可能再看到你那美丽的眼睛和金黄色的头发,再不能听你优美的吟诗和动人的歌唱。我现在后悔为什么不向你表白,即使遭到你的拒绝我也无悔。战争太残忍,泯灭了人性,断送了多少年轻人的幸福。我再也不相信希特勒所谓的为德意志而战斗的鬼话。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得到你的爱情,尽管你一直都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是多么深厚。可是这确实是真的。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我曾经想过打完仗一定向你求婚,可是等不到这一天了。坏了,俄国人出现了。离我不到200米,正向我这个方向走来,我没有多少时间了。皮靴的声音我都能听得见了。此时此刻我悔恨没有把生命交给你,而是交给了可恶的战争。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想念我,也许你不会想念我的。可是我确实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想象你会和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怎么样度过你美好的青春。只要你过得好,我到了天堂也会开心的。我的伤口现在很痛。记得有一次我让刀划伤了,你是那么仔细地给我包扎。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啊,俄国人距离我只有50米了,他们已经看到我了。上帝呀,能再给我5分钟吗?让我把心里话向我的爱人说完吧。让我安心地到天堂吧。到了天堂我会等着你的,无论等多少年,我都会等的。一直等到你去的时候,我再向你求婚。来不及再说了,我已经看到黑乎乎的枪口正在瞄准我。永别了,我会永远爱你的。永远爱你的米涅一个苏联红军战士发现了米涅,他对班长说:看,一个德国鬼子,我打死他。说着抬手对准米涅就是一枪。米涅回头看了看,手臂把信举得高高的,身体突然倒下,断了气。战士上前把米涅手里的信取下,交给了班长。班长看了一遍,很感动地对战士们说:这确实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你去交到司令部。很快,这封信转递到朱可夫元帅手上,朱可夫元帅看完后动情地对随从说:战争毁掉了多少俄国人和德国人的生命,毁掉了多少年轻人的幸福爱情,我们应该永远记住战争带来的教训。说罢命令道:把它包好,交到档案局。从此,这封信就在档案局待了一年又一年,每一个看到这封信的人都被这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感动了。到了1993年,苏联解体,这个档案才得以解密。一个德国记者在查找当年第二次大战的资料时发现了这封信,并把它带回了德国,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收信人米丽亚。这时的米丽亚已经是70岁的老太太了。回忆起往事,米丽亚不由得泪流满面,看了记者递过来的信,她更是痛不欲生。米丽亚流着泪伤心地说:我真的不知道米涅是这样的爱着我!如果我知道的话,即使他死了,我也会嫁给他的。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米丽亚泣不成声。在场的很多人都默然了。沉默中,大家仿佛回到那不堪回首的岁月里。仿佛看到一个在冰天雪地受重伤的年轻人面对死亡痛苦绝望的表情,还有那只把信举得高高的手……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封走了50年的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