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底层青年如何最终成为民国总统

  蒋介石:底层青年如何最终成为民国总统

   蒋介石

  人的境遇乃至命运,随时都可能改变。无忧无虑的少年,突然间就像换了一个人,常常独自抱臂沉思。屈辱中,一个身处底层的年青人,暗暗发誓,要出人头地,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个强烈的念头支配着他,莽莽撞撞、阴差阳错,迈出了闯天下的第一步。

  1、身处底层又急于出人头地,只能像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大清光绪三十二年,是西历1906年。这年的春天,东邻日本,樱花已经盛开,正是气候怡人、赏心悦目的季节。

  可是,在一个年青人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沐浴春风的喜悦,反而流露出无奈、无助和焦躁的神情。

  这个名叫蒋志清的年青人,来自中国浙江,不满19岁的年纪,身材不高,尚不足170公分;体重也只有59公斤。这样一位瘦小的年青人,在东京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毫不起眼。如果说,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话,那就是无以掩饰的落魄和惆怅。

  本来,这个年青人,是为了改变命运,以“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踏上海轮,来到东邻的。

  的确,在这个年青人的脑海里,早早就生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改变命运,出人头地!

  是太多的屈辱和不平,促使这个年青人苦苦地思索着改变命运的途径。

  屈辱和不平,是从这个乳名叫瑞元的年青人8岁那年开始的。8岁之前,由于家中开着一个不大的盐铺,还有一些田亩,父勤母贤,日子过得可谓无忧无虑。顽童瑞元,喜欢舞枪弄棒,召集邻居中的孩子,模仿军队战斗状,他来充当指挥作战的将军;也喜欢做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恶作剧,几次都险些丧命,结果还落下了一个“无赖”的“雅号”。

  8岁那年,54岁的父亲突然故去,同父异母的兄长要求分家析产,寡母带着瑞元和一弟一妹,艰难度日。随后,4岁的弟弟也不幸夭折了。孤儿寡母的家庭,笼罩在悲恸凄惨的阴影里,而寡母最大的心愿,也就是把唯一的儿子瑞元抚养成人,顶门立户。

  失去亲人的悲痛固然令人久久难以释怀;但是,更让少年刻骨铭心的,是随着家道衰落所遭受的轻蔑和欺辱。

  瑞元永远忘不了这样一个场景:那天,他和几个小伙伴在邻居家玩耍,刚好到了午饭时间,邻居家主妇端出来香喷喷的鸡汁烤芋头分给小伙伴们吃。在场的所有孩子都有一份,轮到瑞元时,他正想伸手去接,主妇却端着烤芋头转身把走了。

  瑞元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只感到被当众羞辱的愤怒和无助。渐渐的,和瑞元在一起玩耍的伙伴们,也都疏远了他。从街坊四邻的指指点点中,瑞元终于明白了,他们是嫌没有父亲管教的瑞元会把自己的孩子带坏!况且,和这样穷小子混在一起,只有吃亏,不会有什么出息!

  每当听到人们在背后窃窃议论,说他是小无赖、穷酸样、没有父亲教养等等,瑞元都想勃然反击,但最后都不得不强忍怒气。因为,他知道,孤儿寡母的家庭,势单力薄,逞强不得的! 怎么办?!怎么办?!一向好动的瑞元,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喜欢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沉思默想,郁郁寡欢。

  思来想去,瑞元坚信,面对现实,自己不能改变别人,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而要改变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发愤读书,求得功名,出人头地,不仅自己能够扬眉吐气,也好让含辛茹苦的母亲,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

  寡母非常理解儿子的心情,也尽力为他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倾其所有,也要支持儿子读书。

  “这个蒋生,实在很是奇异!”瑞元的老师毛思诚说,“他调皮的时候,以讲舍为舞台,以同学为玩物,狂态不可一世;但是等到伏案读书或者握笔构思之时,虽百纷嚣然于侧,冥无所觉,刹那间静躁如出两人矣!”

  靠读书求取功名之路,不久就遇到了挫折:面临列强瓜分中国的危机,朝廷一番反思,决定改弦易辙,实行新政,而新政的核心,就是废科举、设学堂、派游学。

  虽然通过科举求取功名的想法不得不断念了,但是,新式学堂更激发了瑞元的学习热情,也极大了开阔了少年的视野。他知道了,这个国家,处在危难中;在这个危难的国度,许许多多的人们,像他一样,生活得没有尊严,没有幸福。

  寻找救国救民的出路也好,改变自身的命运也罢,反正,游学海外,已经渐渐成为时尚,瑞元也动了这个念头。在国内,他看不到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可是,要留洋,寡母舍得吗?他不会忘记,在12岁那年的夏天,从学堂放假回家,一进家门,见到寡母,一言未发,自己突然间号啕大哭起来。自此每遇外出,辄泪眼尽赤,哀动邻舍。寡母孤儿之情景如此,怎么可能忍心远走异国他乡?

  况且,家里的境况,全凭勤俭,恶衣粗食,方可度日。平时在家,瑞元还要上山帮助寡母做活,倘若远行,寡母岂不更加辛苦?

  留洋的愿景,实在太难实现了。一个时期里,在奉化县的龙津中学,这个年青人每天都早早起床,梳洗后就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大约半个小时,紧闭双唇,交叉双臂,显示出一副坚定与沉思的神态。

  他,在苦苦思索着改变命运的途径!

  为此,他处处留心,尤其关注时事,在学校的阅览室内,总是最先抢到上海送来的报纸,如饥似渴地阅读。

  正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那天,正好瑞元从县城的龙津中学回到家里。村里甲首到家里催缴差粮,母亲和他发生了争执。瑞元听明白了,自己家里孤儿寡母,近乎穷困潦倒,甲首非但不予体谅关照,反倒以强欺弱,额外多派差粮。寡母认为摊派不公,据理争辩。站在一旁的瑞元义愤填膺,按捺不住,指着甲首破口大骂,几乎大打出手。甲首恼羞成怒,到衙门告了一状,官府派差役传瑞元到衙门听勘。原以为官府是讲理之处,不料官府不问青红皂白,竟然勒逼招供。瑞元无奈,为使寡母免受牵连,便忍辱画押,遂被官府扣押大牢之中,监禁数日。

  想自己8岁丧父,寡母之苦节与自己之孤露,有非他人所能想象及之;而国家又是政污官贪,吏胥势毫,夤缘为虐。门祚既单,遂为觊觎之的,欺凌胁逼,靡有宁日。尝以田赋征收,强令供役,产业被夺,甚至构陷公庭,迫辱备至。乡里既无正论,戚族亦多旁观。母子含愤茹痛,不足以喻[蒋介石:《报国与思亲》,载《蒋介石家书日记选》,团结出版社,第295页,另参考蒋介石:《外王父母传》。]。

  年青人的心里,燃烧着仇恨的怒火!

  他清楚地意识到,要解心头之恨,就得出人头地!可是,出人头地的路在哪里?

  那时候,所有的热血青年,都把出国留学作为改变命运、实现理想、建功立业的一条捷径! 这腐败的政府,不公的社会,已经没有了下层民众的立足之地!于是,忍受屈辱发誓要出人头地的年青人外出求学的念头,更加强烈,也更加坚定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蒋介石:底层青年如何最终成为民国总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