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日德兰大海战

  第357章 日德兰大海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一次发生在北海中的大海战,这就是在世界海战史中有重要地位的日德兰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是世界上的海上霸主。德国要同英国争夺世界霸权,英国的皇家海军无疑是德国称霸的最大阻碍。因为德国陆军对战争处之泰然,它们从腓特列大帝时代就是欧洲闻名的常胜军队。 但是一个深受马汉制海权理论影响的人,用他的理论和行动,为德国造就了一支世界第二位的大舰队。为了和当时猛将如林、舰船如云的英国皇家海军决一雌雄,他以日尔曼民族的倔劲和不屈不挠的实干,把一艘艘战舰从船台上推入了寒气森森的北海和波罗的海中,他就是“德国海军之父”——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伯爵。 当时的英国皇家海军正处于全盛时代,它拱卫着从加拿大到澳大利亚几千万平方公里的英国殖民地。“日不落帝国”的神话已经流传了数百年了。但是这个普鲁士人向这个神话提出了挑战。 冯·提尔皮茨,1849年3月生于勃兰登堡一个职员家庭。他毕业于凯尔海军学校,历任鱼雷艇舰队督察和德国东亚巡洋舰队司令。1897年6月,提尔皮茨海军少将升任德意志帝国海军发展部大臣。通过他的努力,第二年,德国国会通过扩充海军法案:建立一支包括38艘战列舰和20艘装甲巡洋舰的大舰队。同时声称:新建“这种大海军的目的,是要使最伟大的海权国家都不敢向它挑战,否则就有使自己优势遭到破坏的危险。”德国的这种行为震撼了英国海军部。德国制造新舰这关系着英国海军,而海军关系英国的安危。作为回应,英国对外宣布它将要制造“无畏”级战舰,并且第一艘“无畏”级战舰于1905年从英国船台下水。它的排水量17900吨,安装10门305毫米巨炮,水线部分、司令塔和主炮塔均有279毫米厚装甲,航速21节。它的出现使世界上以往的巨舰都形同玩偶。 德国虽然落后了,但是冯·提尔皮茨将军还是认准了潮流。一年后,德国下水了4艘“无畏”级战舰。它们的标准排水量18873吨,主炮口径280毫米,航速19.05节。德国军舰的显著特点是侧重防御:司令塔有400毫米的装甲,水下部分装甲300毫米。为此,德国军舰牺牲了火炮口径和航速。而英国军舰的制造继承了英国的攻击传统,他们认为“高速就是最大的防御力”。所以这时期同级的英舰,火炮一般比德国火炮口径大20~40毫米,航速快2—7节,但这却是以牺牲装甲厚度为前提而实现的。英舰致命部位的装甲比德舰薄50~100毫米。提尔皮茨的理论认为:军舰的浮力有限,这个程度决定了生存力和战斗力。所以德国战舰的设计目标是追求舰艇在战斗中的浮航生存性。 英德两国在战舰制造上互不相让,十几年里它们的海军发展非常迅速,战舰数量急剧增加。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英国拥有新旧战列舰68艘、巡洋舰58艘、驱逐舰和鱼雷艇301艘以及78艘潜艇。德国有各种战列艘40艘、巡洋舰7艘、驱逐艇和鱼雷艇144艘、潜艇28艘。但是双方的赌注都押在当时最强大的海上霸主——战列巡洋舰上,英国有9艘,而德国只有4艘。从以上数字中可以看出,英国皇家海军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所以其能够保卫英国的海上运输线。 战争初期,德国的海军行动主要是在海上袭击舰方面。这是弱方海军往往采取的“海上游击战”战术,专门劫掠和击沉交战国商船。德国海军取得了一些成绩,德国潜艇先后把英国的“帕斯菲德”、“阿布克尔”、“克莱西”、“胡格”等等一系列战舰击毁,但是德国也损失了号称“德国海军军魂”的冯·斯佩海军上将以及一系列的战舰。 1915年,英德海军在北海的多格尔沙洲举行了一次日德兰海战的预演。1月下旬的一个大雾天里,北海上的能见度很差。德国的海军中将希佩尔率领德国大洋舰队的主力离开威廉港海军基地,前往多格尔沙洲,去袭击那里没有武装的英国渔船。但是突然之间,英国“主力舰队”出其不意地出现了。原来英国海军中将戴维·贝蒂早已得到了情报,早就在这里等德国人了。英国打击舰队的核心是5艘战列巡洋舰。旗舰是英国最新的超无畏级战列舰“雄狮”号(排水量26270吨,舰速27节,8门343毫米大炮)。德国希佩尔的旗舰也是德国数一数二的巨舰——“塞德利茨”号(排水量2500吨,武装8门280毫米大炮)。德国中将希佩尔不想在英舰的威胁下屈辱地撤走,下令攻击。 狡猾的贝蒂,利用英舰火炮口径和射程上的优势,命令在2万米的超远距离上射击,企图在德舰的射程之外就给予重创。德舰在英舰发射的炮弹中向英舰发起了攻击。德军中的“布吕歇尔”号中了弹,直到15000米时,希佩尔才命令“塞德利茨”主炮开火。德舰重创英舰队旗舰“雄狮”号,迫使其退出了战斗。德舰在逼近英国主力舰队时,英国人已准备多时了,德舰“布吕歇尔”号被击沉。希佩尔冷静地分析了战斗的局势,看到了英舰占有明显的火力优势,再打下去会损失更大,只得忍痛撤退。 多格尔沙洲海战之后,德军从中吸取教训:防止炮塔起火爆炸是确保海战中生存的关键。他马上采取相应的措施,把炮弹和发射药分开,分别装在两个薄钢筒内严加防护,以控制火灾发生。而英方得出“大口径炮是胜利关键”的结论,对火灾的发生掉以轻心。 经过一年多的沉寂之后,德国新上任的大洋舰队司令官冯·舍尔海军上将决心打一场会战,摆脱英国主力舰队远程封锁给德国海军造成的困难。而英方目的是重创德国大洋舰队,然后撤走主力舰队全力以赴对付德潜艇。这样,大规模的海战——日德兰海战爆发了。双方的战术不谋而合,就是派出一支诱敌舰队,佯败诱敌深入,把整个舰队主力埋伏在伏击圈中像一把重锤一样砸烂敌人。英德双方都派出了很强的诱敌舰队阵容。英国诱敌阵容不单有一、二战列巡洋舰队,还有作为支援的第五战列舰队。英国第五战列舰队,由当时世界最大的快速战列舰组成,它由4艘刚下水的“伊丽莎白女皇”级战列舰组战。这种海上巨霸每艘有8门381毫米大炮,足能将25000米远的敌舰炸成齑粉。德方的诱敌舰队也是海军的精锐部队:第一侦察舰队全是清一色的无畏级和超无畏级战列巡洋舰。两国海军为了这次海上的大会战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1916年5月30日夜,英国诱敌舰队借着黑夜的掩护,在贝蒂将军的指挥之下,拔描驶离了苏格兰港口罗赛斯。第一、第二战列巡洋舰舰队灭灯先行,第五战列舰队在距离它们5海里的地方尾随。当夜,英国主力的舰队的司令官、海军上将约翰·杰利科勋爵率领主力舰队从苏格兰北方奥克群岛斯卡帕费洛海军基地出发,悄悄地驶向东南方向的伏击地点。就在贝蒂的舰队刚刚驶出港口时,就被德国的巡潜艇发现了,并向德海军指挥部发电报告这一敌情。但是该电文又被英国主力舰队所截获并被破译。德国的诱敌舰队司令官希佩尔将军率领舰队从杰得河口基地向日德兰半岛两岸进发。舍尔将军的大洋舰队同时也驶向了伏击海域。就这样,双方都认为对方上了当,进入了战斗。 5月31日下午2时15分。英国军舰“盖德利尔”号首先发现德国军舰,与此同时,德国军舰也认出了英舰,双方节节逼近。就在这个时候,英国的6艘战列舰从正西方向插向德国侦察舰队后部,想切断德国军舰的后路。它们并不知道德国的大洋舰队就在他们的后边。 这种行动使英国舰队进入了德军的南北夹击的处境,但是德国军舰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而将计就计地发动进攻,而是刻板地按照原来的计划行动,结果失去了消灭这些舰队的良机。在下午的3时40分,分散的英国第一、第二舰队汇合成战斗队形,根据英国海军的传统,驶向东南上风方向,准备进行攻击。 15时48分,双方开始用大炮进行攻击。双方舰船在距离16000码左右的距离,进行对轰。无数的炮弹,在双方的舰船周围爆炸,在海面上掀起了巨浪。英国军舰并没有暴进,而是依据在多格尔浅滩战斗的经验,在远距离射击德国军舰。英德两国舰艇数量为6∶5,双方的差距不是很大,但是德国军舰依据计划开始边打边撤。而此时英国的第五舰队害怕受到德国巡逻潜艇的袭击,走“Z”字形航线,一直没有到达战场。 德国的重型水面舰艇在一战开始之后,采用了全舰统一方位射击指挥系统,所有火炮齐射时,弹着点分布小,这种新的指挥系统在战斗中发挥了优势。 15时51分,德舰“吕措夫”号打了几次齐射,将“雄狮”号的副炮塔炸得粉碎,接着,德舰“毛特克”号的一发炮弹也打中了“雄狮”号的前甲板,接着“雄狮”的X、Y两炮塔也相继被打哑。(英舰前方两个主炮塔命名为A、B;中部为P、Q;后部为X、Y。)在16时整,从德国“卢瑟福”号打来了一发穿甲弹,钻透了Q炮塔,并在炮塔内爆炸。所有的操炮官兵非死即伤,并且引燃了英军乱堆在炮塔内的发射药。熊熊的大火包围了升弹机,如果火顺着升弹机烧到弹药舱,就会引爆炮弹和发射药,从而引起大爆,那么26000吨的英国旗舰连同舰队司令贝蒂就会呼啸着飞上蓝天。这时被炸断双腿的炮台指挥官哈维少校,挣扎着打开了进水阀,放进了海水,把自己连同炮塔一起淹没,才扑灭了大火,避免了雄狮号的灭顶之灾。因为他的英勇,哈维少校死后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英德舰队的后卫也投入了激战,英国19000吨的战列巡洋舰“坚决”号同德国同等级的战舰“冯·德·塔恩”号进行决斗,最后一枚德国穿甲弹穿透炮塔装甲,在炮塔内爆炸,立刻引燃了乱堆的发射药,终于在30秒之后发生了大爆炸,上千吨的炮塔像玩具一样被抛上了60米的高空。“坚决”号立刻左倾,随即翻转沉没。1017名皇家海军随舰葬身海底。英国的另一艘战列巡洋舰“玛丽女皇”号,先是被打中了Q炮塔,接着又被炮弹穿过重重装甲,直落到舰底之后才爆炸,27000吨的超级无畏战列舰“玛丽女皇”号竟如同木制的模型一样一折为二。它沉入水中时舰尾的螺旋浆还支到空中,无可奈何地打着转,像是在为1266名英国官兵在祈祷。 在不到1个小时之内,英国皇家海军的精华——战列巡洋舰,竟然损失了3艘,(其中两艘被击沉,1艘被摧毁),沉重地打击了英军的士气。由于战舰数量减少,火力削弱,英军的处境越来越不好。这时德国的舰队突然反扑向英舰,眼看英国就要支持不住,一边还击一边后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姗姗来迟的英国第五舰队终于出现了。 第五舰队的出现,逆转了战斗的形势。看到英国战列舰前来助阵,德国舰队的驱逐舰分队出动攻击。英国的驱逐舰为了保护重型水面舰艇也冲到阵前,双方轻型舰艇展开搏斗,互放鱼雷但又被躲过。德舰受到大口径火炮的威胁,重新向东撤退。德军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冯·德·塔恩”号舰艇被击中,被迫退出了战斗,“塞德利茨”号也受了伤,它的一座炮塔被击穿起火,希佩尔的舰队在英国如同雨点般的炮弹攻击下,狼狈后撤,所有的士兵都惊慌了,只有他本身还保持着镇静,并且号召官兵勇敢地忍受由于敌众我寡的悬殊对比而带来的牺牲,因为他在等待。这时一位德国观测兵终于看到了他们的希望——大洋舰队。 与此同时,英国的“南安普敦”号上的观测兵发现了德国的大洋舰队,它们大多是无畏级舰以前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大小共有70多艘,贝蒂向杰利科海军上将报告了这一情况,同时贝蒂怕舍尔不敢上钩,下令全体英舰投入战斗。英国旗舰“雄狮”号经过修补之后,继续进行舰队的指挥。一群英舰向德受伤减速的“塞德利茨”号发射了鱼雷,“塞德利茨”躲闪不及,舰首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英国海军上将杰利科指挥的庞大的主力舰队组成6队纵列,由于天气恶劣、躲避德国的潜艇和导航系统的精确度不高,未能及时的赶到战场。当他收到贝蒂的求救信号时,让全舰队全部由16节提高到20节,快速向战场前进。第三舰队率先到达战场。第三舰队的指挥官是胡德,他把指挥权交给了贝蒂,他自己乘旗舰“无敌”号投入炮战。 直到晚上6时15分,杰利科上将的大舰队才从东北方向杀入已被炮火搅沸的交战区。杰利科上将见德国的大洋艇队的阵型为线型纵列,决定采用“T”字头战术。这种把突破点选择在敌人旗舰,以摧毁敌舰队的指挥中枢的战术,是纳尔逊上将在特拉法加海战中首先使用的,从那以后,英国的海军军官一直对此津津乐道。杰利科的命令下达之后,6艘英舰并成一条长的横列逼近德舰,但是德国驱逐舰如一群狼一般冲向英国舰队,准备齐射鱼雷,这就破坏了英舰的队形和企图。所以英军只好在远距离和德舰对轰。 晚6时45分。德国舰队开始向南撤离,它们边打边撤。负伤的德舰“吕措夫”号因伤落在后面,成了英国军舰远程大炮的靶子,最后打得如同蜂窝一般瘫在海面上;而英艇“无敌”号却因位置冲得太靠前,受到了德军如同暴雨般的打击,一枚穿甲弹引爆了“无敌”号的火药库,在一阵剧烈的爆炸之后,“无敌”号沉没了。另一艘英国装甲巡洋舰“防御”号也被彻底摧毁。同时德军也损失了一些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 晚7时,坐镇于“镇公爵”号上的英国海军上将杰利科看无法在天黑之前全歼大西洋舰队,决定先包围德舰,再吃掉德舰,于是利用英舰的快速优势,截断了德舰的退路,形成了包围。 5月31日晚在日德兰海上是一个鱼雷之夜。英国的驱逐艇和鱼雷艇,就着黑夜的掩护袭击德军。而德军的军舰全部熄灭了灯光,并且不停变换位置来逃避鱼雷的攻击。而德国的驱逐舰也对英舰进行攻击,并且击毁了几艘英舰。舍尔海军上将完全明白,如果不能乘机突围,那么德国大洋舰队的命运一定很悲惨,所以他下了突围命令:“航向东南,突破英国舰队的封锁。” 德国舰队遵照舍尔上将的命令,于夜里1时45分,冒着英舰上的炮火和鱼雷开始突围,他们在损失了“波迈仑”号,自沉了“埃尔宾”号,“吕措夫”号,抛弃了“黑王子”号战舰之后,终于冲破了英国舰队的封锁。在6月1日凌晨3时,全部德国舰队向杰得河口和威廉港撤离,而杰利科率领英国艇队在后面穷追猛打。 德国舰队小心地通过赫尔戈兰湾的水雷区之后,杰利科上将才下令返航,浩大的日德兰海战就此结束了。 战后双方都称自己是战争的胜利者,德国说它在整个海战中击沉英国3艘战列巡洋舰、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自己损失了2艘战列巡洋舰、4艘巡洋舰、4艘驱逐艘。但是从战略上,英国说它是胜利者,它完全实现了围困大洋舰队的目的,大洋舰队完全被困在海港之中,成了马汉所说的那种“存在的舰队”。所以说,日德兰海战,很难说哪一方胜利了,但是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还是英国占据了主动。让德国海军聊以自慰的是:日德兰战火的考验证明提尔皮茨的理论是正确的,即只有注重生存力的战舰才能在海战中存活下来。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57章 日德兰大海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