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广场上的火刑

  鲜花广场上的火刑哥白尼学说的发布,着实让教会恐慌了一阵,但毕竟没有造成大的影响,人们依然生活在蒙昧的迷信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布鲁诺的出现。

  1548年,布鲁诺诞生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诺拉城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因家境贫寒,10岁就进了修道院,15岁成为修道士。命运似乎要安排布鲁诺为宗教而献身,投入上帝的怀抱。可是自幼性格倔强、善于独立思考的布鲁诺却走向了另一面:他读了大量书籍,自学了多门学科的知识,特别是天文学。

  当布鲁诺读了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之后,更看到科学的光明。对于黑暗的基督教神学世界,他嗤之以鼻,他要为科学的胜利进军摇旗呐喊。布鲁诺的想法公布出来后,遭到宗教卫士们的攻击,罗马教皇还公开宣布他是异端分子,革除了他的职务。1576年,28岁的布鲁诺开始了长期的流亡生活。

  1583年,布鲁诺来到伦敦,在这里度过了两年多比较安静的日子。他凭借天才的哲学思想和天文知识,写下了《论原因、本原和太一》以及《论无限的宇宙和多世界》。

  布鲁诺发展了哥白尼的宇宙说,指出哥白尼的许多错误并进一步认为,宇宙没有边界,宇宙是统一的,自生的,不是神造的。太阳系之外还有无限的星系,太阳不是静止的,处在无限的运动之中,茫茫宇宙没有中心,当然也不存在上帝栖身之所。布鲁诺还作出超越时空的预言:生命不仅存在于地球,在遥远的其他行星上也可能有生命的踪迹。

  束缚人们思想达几千年之久的球壳,就这样被布鲁诺打碎了。布鲁诺的卓越思想让同时代的人茫然、震惊,他们认为布鲁诺的思想简直是骇人听闻,就连被尊为天空立法者的天文学家开普勒都无法接受。罗马教廷更是被布鲁诺的思想和言论吓得瑟瑟发抖,他们不择手段地收买布鲁诺的朋友,将布鲁诺诱骗回国,并于1592年5月23日逮捕了他,次年二月被押解到罗马,囚禁在宗教裁判所的监狱里。

  布鲁诺是一名真正的勇士,在监狱里,宗教裁判所对他威胁利诱、软硬兼施,妄图迫使他就范,公开声明改变自己的观点。皮鞭的拷问、烙铁的炙烫、饥饿的折磨、寒风的刺骨、蚊虫的叮咬,一切的一切,尽可能地折磨着布鲁诺,一连七个寒暑,宗教裁判所的法官们得到的只是一个始终不变的字:不!

  主教恼羞成怒:你执迷不悟,等待你的只有火刑。布鲁诺则平静却有力地说:真理面前,我绝不退让半步。

  1600年2月17日,在罗马鲜花广场前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这里即将举行火刑。围观的人们在嘁嘁喳喳地议论着:又一个异端要被烧死了!看,他还满不在乎呢。

  鲜花广场的火刑架前,布鲁诺一双眼睛执著地目视前方。在他的身上绕着一道又一道蘸了水的绳子,经火一烤深深地嵌入肉里。

  刽子手在临刑前用火照了这个人一下,问道:

  你的末日即将来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火并不能把我征服,未来的世纪会了解我,知道我的价值!布鲁诺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傲然地答道。于是,52岁的布鲁诺在熊熊烈火中英勇殉难。他死后,教会甚至害怕人们抢走这位伟大思想家的骨灰来纪念他,匆匆忙忙把他的骨灰连同泥土一起抛撒到台伯河中。

  但是,布鲁诺的精神是烧不死的。同年6月9日,在布鲁诺殉难的罗马鲜花广场上,人们树立起布鲁诺的铜像,纪念这位无比英勇的战士,为了人类的进步英勇献身的科学家。随着科学不断发展,布鲁诺的理论越来越被证明是正确的。直到1889年,罗马宗教法庭不得不亲自出马,为布鲁诺平反并恢复名誉。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鲜花广场上的火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