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巫蛊的戾太子

  死于巫蛊的戾太子

  戾太子姓刘名据,汉武帝长子。元狩元年立为太子,其母卫皇后,所以也称太子为卫太子。其外亲卫青、霍去病等以军功而为武帝所倚重。武帝29岁始得长子,很是高兴。及至太子弱冠时专门为他设立博望苑,让他广交天下之客。

  巫蛊是古代巫师玩弄陷害他人把戏的一种迷信邪术,据说只要以仇人模样刻成一小木人,用针刺心锥钉眼,埋在地下,或在庙中祷告,祈请将灾祸降临到仇人身上,就可达到陷害他人之目的。汉代迷信盛行,汉武帝也笃信不已,长安城方士巫师纷至沓来,不是教人长生之术,就是为人埋木偶行咒诅。达官贵人之府,平常百姓之家,甚至皇室宫廷也是巫术常来之地,长安几成了一个神巫世界。

  武帝晚年宠信江充,任命他为绣衣直指使者,专门督察三辅 (即左辅、右辅、京辅三都尉辖地)地区的治安。江充原是赵王刘彭祖的门客,因得罪了越王太子而逃人京都,告发太子与姐妹乱伦,赵太子因此被废,而江充却因容貌壮美而受到武帝赏识,委以重任。江充对于三辅地区的贵族、皇亲国戚的违法行为毫不手软,一概举报。一次,太子派家使前往甘泉宫给武帝请安,竟行于驰道中。驰道是御用道,未经诏准而擅上驰道者都应治罪。江充就扣押了太子家使的车辆。太子请人代为说情,先认错然后请江充不要奏明武帝,但江充却仍然向武帝奏明此事。武帝对江充如此执法不避权贵很是赞赏。

  随着时日的推移,江充内心却多了一分恐惧,他担心一旦武帝晏驾,太子会挟隙报复。

  而其时,卫皇后已经失宠,加之卫青、霍去病相继去世,卫皇后外援尽失。而卫太后性情宽厚,与武帝的严刑峻法的执行者多有抵触。故此江充等酷吏及其党羽纷纷谗毁卫太子。黄门苏文、小黄门常融等经常暗中监视卫太子,稍有过失就添油加醋地奏明皇上。卫太子的地位实已岌岌可危。

  武帝笃信鬼神,及至晚年,常疑心有人以巫蛊诅咒自己,故而只要有人告发,即严加追究,犯者很难讼冤。征和元年夏,阳陵大侠朱安世告发丞相公孙贺父子在驰道埋偶人诅咒皇上。经审讯,公孙贺被族诛,并牵连了武帝女儿诸邑公主、阳石公主等一并诛死。后来武帝因身体不适常住在甘泉宫,不见任何人,有一日打瞌睡时梦见数千木头人持木棒要击他,惊醒后,很不舒服。江充乘机进言,说这是巫蛊作崇。于是武帝任命江充为治巫蛊使者,专门审理巫蛊案。江充率领一班胡巫四处侦察巫蛊行为,先寻视三辅地区,栽赃陷害,严刑逼供,无所不用其极。短期内连兴大狱,诛死数万人,没有敢讼冤的。武帝却以为江充尽忠尽力,很称职,而江充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借此机会想除去太子,见武帝竟如此信任,于是得寸进尺,让胡巫檀何对武帝进言,指称皇宫中也有益气,不驱除于皇帝的身体不利。武帝竟信以为真,并下令让韩说、章赣、苏文等亲信协助江充办理此案。

  江充等奉旨之后,气势汹汹地闯入长安皇宫,到处挖掘,搜寻蛊物,连皇帝宝座下面也没放过。对后宫嫔妃的居处也是逐宫挖寻,目标直指皇后、太子所居宫室,纵横开挖,直挖得连一块平地也不剩。江充宣称,在太阳宫中挖得的木人最多,并有帛书写有诅咒之言,很恶毒,将奏明武帝严办。而对这种明目张胆的诬陷,太子不知所措,急请太子少傅石德相商此事。石德引称前时公孙贺巫蛊案的情形,认为即使明知有冤也无从辩白;他劝太子采取极端措施,将江充等一概擒拿严审,以期自明;最后石德以奏扶苏为戒为激励太子。于是太子派人装成武帝使者,诏捕江充等。韩说拒捕被杀,章赣、苏文沈往甘泉宫。随后,太子亲自监斩江充,烧死了胡巫檀何。

  事已至此,卫太子只得禀明皇后,想调集兵马以备不测。武帝在甘泉宫听了章赣、苏文的陈述,认为太子一定是因为害怕且恼恨江充等人,才有这些举动,不可能造反。随怒派出使者召唤太子,而此使因为害怕,只是绕了一圈就回报武帝,说太子已反。于是武帝大怒,命丞相刘屈氂领兵平乱。卫太子无法调集军队,只得临时征市民作战,最后一败涂地,太子只带了两个儿子出逃,在泉鸠里(今河南閔乡东南)被迫自杀。

  江充意欲陷害太子,结果是同归于尽,牵连面很广,御史大夫暴胜之自杀,护军使者任安、司直田仁皆腰斩,随太子发兵者皆族诛,卫皇后也被废并自杀。

  日后,许多已定案的所谓巫蛊之事多有冤情,武帝也渐渐明白太子实在是因为被诬而不安,进而闹出大事,绝非有什么造反之意。于是下令族灭江充,将苏文烧死以泄恨,并在太子自尽地建了一座归来望恩台。

  本始元年六月,宣帝登基之初,下诏正式为其祖父卫太子申冤,谥号戾,所以后世称为戾太子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死于巫蛊的戾太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