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玄武门之变

  第210章 玄武门之变当唐王朝实现统一之后,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就逐渐激化起来。这个矛盾的焦点是以太子建成为一方、秦王世民为另一方的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一方面是嫡长子继承皇位的传统,另一方面是秦王拥有最高功勋、最强实力这个不争的事实。双方表面虽然还表现得兄弟和睦,实质上互存猜忌之心。武德七年(公元624年),这种潜在的矛盾终于发展成为公开的争夺和激烈的较量。且说太子建成,想趁李世民离开长安同父皇一同去宜君消夏之机除之。不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被李渊知道,当即将他押了起来,并令司农卿宇文颖去庆州召回合谋的杨文干。宇文颖是李元吉的亲信。李元吉见大哥被押,忙告诉宇文颖,见了杨文干,告知实情,不要来仁智宫。杨文干接到消息,一不做、二不休,竟然起兵造反。二皇子李世民当即向李渊请命前去征讨。李渊应允。李世民领兵而去,不久,就大败已攻下宁州(今陕西宁县)的杨文干。叛军兵士一看兵败,吓得一哄而散。杨文干的几个部下一商议,寻机杀了杨文干,将人头送至唐营,向李世民报功。通风报信的宇文颖也被李世民捉住给杀了。这一仗打得真可谓干净利落。李世民的功劳簿上从此又多了一笔。但就在李世民攻打宁州的期间,长安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李渊本来下定决心废掉太子建成,改立世民。但一方面朝中大臣裴寂、封德彝为李建成讲情;另一方面四子元吉替太子建成苦苦哀求;特别是张、尹二妃轮番在李渊枕旁吹风,替太子建成说好话,数说李世民的不是,李渊有点招架不住了。到最后,非但没有废掉太子建成,反而将他释放,仍驻守京师。立世民为太子的事也渐渐淡忘了。李世民回到长安,闻知消息,也不在意。只是从此小心谨慎,以防不测。果然那太子建成贼心不死,几次三番还想加害二弟世民。 一天,李渊外出狩猎,命三位皇子陪同前去。临行前,太子建成牵着一匹枣红马走到二弟世民面前,笑嘻嘻说道:“二弟,愚兄近日得了一匹好马,你来试试脚力如何?” 李世民不疑有他,深施一礼,道:“那就多谢皇兄抬爱了。”说罢,跨上马背,纵马前行。太子建成看着二弟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打马扬鞭,追随而去。 李世民骑着那匹枣红马初时还不觉怎样,但等到逐猎开始,才发现这匹马原来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前腿软,在猛烈奔跑时,会突然跌倒。每当李世民追赶走兽的时候,这马刚开始跑得飞快,远远超过别的马。但当眼看快要追到猎物时,这马会突然马失前蹄。也多亏李世民武艺高强,虽然猝不及防,仍能灵活应变,凌空一个空翻,稳稳落在地上,转危为安。李世民顿时明白,大哥是想用这匹马暗害自己。但他不露声色,仍骑着这匹马打猎,只是更加小心罢了。待到打完猎,他将马交给身边的侍卫,对旁边的宇文化及道:“想用马暗害我,只可惜生死有命,枉费心机!”其实此话是故意说给站在一旁的大哥建成听的。李建成见李世民安然无恙,心中正在懊恼,又听他说出这一番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不由恨得牙根痒痒。但他灵机一动,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第二天,李世民就被李渊召进宫。他一见父皇,就觉气氛不对。只见李渊脸色难看,来来回回在大殿只踱步。李世民心中纳闷,忙上前施礼问道:“父皇可是有烦心之事吗?” “哼哼,还用再有别的烦心事,光被你气也气死了!”李世民不料父皇竟说出这一番话来。正待相问,李渊又道:“你想当天子,我现在还没死,你也太着急了吧?!” 李世民闻听此言,如五雷轰顶,慌忙跪下道:“父皇此话从何而来?就是当天子,那也是大哥建成的事儿,儿臣从来没有此心。还望父皇明察。” “那——说‘自己有天子命,将来要当皇帝,不能随便就死了’这话可是你说的?”李渊见李世民言语恳切,也有些疑惑,便细问道。 李世民一听,顿时明白,肯定是大哥建成篡改了自己昨天说的话,在父皇面前告了自己一状。他也不辩解,摘下王冠对李渊道:“父皇觉得儿臣是这样的人吗?如果你觉得是,就请马上派人去查。如若查出儿臣真的说过此话,儿臣甘愿受死!”说罢,眼中竟盈满了泪水。李渊见平日叱咤沙场、从不落泪的二儿子,此时竟委屈得哭了。又想想平日世民为人,也觉得好像错怪了他,心下稍安。但想起大儿子建成几次三番想暗害二儿子,心中又有些难过。 李世民是个聪明人,一眼看出李渊心思,忙上前劝慰了一番,然后说道:“如若父皇整日为儿臣的安危担忧,儿臣心下甚感不安。不如父皇派儿臣率部去洛阳,管理那里的州郡。岂不两全其美?”李渊一听有理,便答应明日早朝宣布此事。但是,建成、元吉在宫中耳目众多,此事很快就被他俩知道了,他俩觉得让李世民去洛阳是放虎归山,就再也没有机会对他下毒手了,便暗中联络一些亲信大臣上书高祖李渊,说李世民处心积虑要去洛阳,他的左右部将一听去洛阳都非常高兴,肯定图谋不轨。非但不会再回来,还有分裂国家的危险。李渊耳根子软,听大臣们这样一说,便又出尔反尔,不提让李世民去洛阳之事。李世民也无可奈何,只好时时小心、处处留意,惟恐一着不慎,死于非命。为了削弱李世民的势力,建成、元吉二人又采取了拉拢李世民部下大将的手段。李元吉平日最怕的人就是尉迟敬德,因此他就让大哥建成先去收买尉迟敬德。建成也深感尉迟敬德是一员难得的武将,如若成为自己的部下,定能助自己成就大事。于是他便派一心腹之人拿了许多金银财宝去了尉迟敬德府中。但是他哪里知道,尉迟敬德为人光明磊落,根本不屑于与他二人为伍,另外李世民待他天高地厚,几次保全他的性命,他要报恩还来不及,怎会背叛秦王李世民呢?!他派去的人很快就屁滚尿流地跑回来报告说:“尉迟敬德没等我说明去意,便一把将那些财宝扔出府外。还大骂大皇子、四皇子一通,然后将小人痛打一顿。”太子建成闻听此言,又看看满身满脸是伤的手下心腹,不由得怒火上冲。当即派刺客晚上去刺杀尉迟敬德。刺客晚上到了尉迟敬德家,却发现房门大开,灯火通明。人家显然早有防备,只好又灰溜溜地跑回太子府回命去了。建成、元吉二人正在府中静候佳音呢!见刺客空手而回,甚觉奇怪。因为派去的这个刺客非同一般,乃是太子府中一流高手。待刺客说明情况,二人更是又惊又怕。他们想不到尉迟敬德不仅勇猛无敌,而且能掐会算。心中均想:这尉迟敬德甚是了得,料事如神,以后不能再加害于他了,但也决不能让他留在李世民身边。但他们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得先将此事搁下,以后再做打算。难道尉迟敬德真的能掐会算吗?非也。这都是李世民对他面授的机宜。太子建成派人贿赂他的当天,他便跑到李世民面前禀告此事。李世民听罢,叹口气道:“看来大哥、四弟必欲将我除之而后快,我且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还是尉迟将军要多加留意才好,他们一计不成定会怀恨在心,恐怕会对将军不利啊!”说完又悄悄对尉迟敬德说出一计,尉迟敬德这才回府静候太子建成派出的刺客。不久,太子建成向李渊进谗言诬告与李世民关系密切的临淄侯房玄龄和杜如晦。李渊不听李世民的一再劝谏,将二人撤了官。李世民越来越感觉到自身的危险,不免有些忧心忡忡,便找来属下部将商议。部将程知节说道:“大王身边的人如果都被太子铲除掉,那大王自身性命也就难保了!”李世民妻子的哥哥长孙无忌也对他私下说道:“太子建成现在要谋害于你,这恐怕会危及国家安危。不如废掉太子,还请大王早日定夺。”但李世民顾念兄弟之情,仍犹豫不决,不忍下手。正巧,此时突厥来犯。李渊因太子建成一再在他面前进谗言,便也对李世民有了看法。遂将兵权交给了四子李元吉,派他去征讨突厥。建成、元吉闻讯大喜,认为正可趁此机会调走秦王府中的精兵强将,到时李世民孤家寡人一个,便可轻易将之剪除。李元吉首先想到的便是尉迟敬德,就派人手拿调令去调尉迟敬德。尉迟敬德得到消息,跑到秦王府,对李世民道:“大王,李元吉调我去打突厥兵。这分明是一计。想将大王身边的人都调走,然后就对您下毒手啊!大王再不动手,恐怕就要死在他们手中了!”李世民闻听也是一惊,但他长叹一声道:“都是亲兄弟,让我怎么忍心诛杀他们呢!再说,就算真要动手,我也要等他们先动手,不能背负不义之名。” 尉迟敬德一听,急得直搓手跺脚。这时,长孙无忌和率更丞王祥来了。王祥是李世民安插在太子建成身边的亲信。他见屋中没有外人,便对李世民道:“大王,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要对大王动手了。他们想让大王到昆明池给齐王元吉饯行,席间设下埋伏,置大王于死地!”长孙无忌在旁接道:“大王如若再不动手,必会血溅昆明池,悔之晚矣!”尉迟敬德见李世民还在犹豫,便道:“大王如若还不动手,我请大王原谅属下不能陪大王一同就死,属下这就告辞远走他乡了!”屋中众人一听,也都纷纷表示:李世民再不动手,他们就都走了。李世民一见,无可奈何,狠了狠心,终于决定起事。这一天晚上,李世民来到后宫拜见父皇李渊。他对李渊说太子建成、齐王元吉趁父皇不备,淫乱后宫,且时日已久。李渊开始将信将疑。后来李世民举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大量人证物证,李渊这才相信,不由得勃然大怒;暗恨建成、元吉做出此等违背人伦常理之事。当即表示:明日早朝,当朝审讯二人。如若属实,定斩不饶。第二天早晨,建成、元吉二人去上早朝。行至玄武门时,得到消息,父皇李渊要在早朝之上审问二人淫乱后宫之事。二人想不到此事如何败露,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往回跑。正在这时,只听一人在身后喊道:“建成、元吉哪里去,还不快上早朝!”回头一看,正是李世民骑马追来。二人也不搭话,拼命往回跑。但没跑多远,只听一声箭响,太子建成应声落马而亡。李元吉一见,吓得当时在马上就哭了。正哭着,一个人横冲过来,手起刀落,将他的人头砍了下来。此人正是李元吉平生最怕的尉迟敬德。太子府和齐王府的人听说李世民追杀建成、元吉,便聚兵起来包围了秦王府,正在乱作一团,远远见一匹黑马疾驰而来。到近前一看,正是尉迟敬德。只见他滚鞍下马,将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挑到秦王府门前的悬梁上,对众人喊道:“你们看看这两颗人头是谁的?”众人定睛细看,两颗人头血肉模糊,不是建成、元吉二人是谁。当即不再吵闹,一窝蜂似地散去。原来尉迟敬德早料有此一变,杀了元吉,又将建成的头割下,这才赶到秦王府解围。 再说李世民,杀了大哥,又眼看着尉迟敬德宰了四弟,将二人头颅割下带来,心中不禁一片茫然。暗想:我兄弟之间为了一个皇位相残若此,到底值不值得?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随即便想:大丈夫以事业为重,岂能为一时意气用事。从今而后,我李世民定要成就一番大事业。是非功过,还是任后人评说去罢。想到此,便意气风发,向父皇李渊报告去了。李渊虽叫李世民去抓建成、元吉两个逆子,未曾想,李世民竟将他二人真的给杀了,心中也难免一阵伤感。但事已至此,如今只剩了一个儿子,他也不便再说什么。历史上著名的玄武门之变,就此以李世民的胜利而告终。不久,李渊为安定社稷,将皇位禅让给李世民,自己做了逍遥自在的太上皇。李世民是年26岁,改元贞观,次年为贞观元年,从此唐朝开始了兴旺发达的历史。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10章 玄武门之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