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浪漫主义的雄狮——德拉克洛瓦

  第207章 浪漫主义的雄狮——德拉克洛瓦德拉克洛瓦看完了籍里柯还没有画完的名作——《梅杜萨之筏》后,被激情所鼓舞,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在大街上奔跑,奔跑……胸中就像燃起了一团火,他激动不已,一口气跑回了家,躺倒在床上,心情依然久久不能平静,他回想着《梅杜萨之筏》中那些奋力求生的形象,开始了深入的思考。不久,德拉克洛瓦便完成了一幅作品——《但丁的小舟》。 《但丁的小舟》取材于但丁的《神曲》中“地狱”第八篇,描写了但丁与罗马大诗人维吉尔二人乘小舟到地狱斯帝吉河游渡的情形。 赤身裸体的幽灵在波涛汹涌的地狱之河中挣扎着求生,那凄厉的愤怒的吼叫与可怕的呻吟声让但丁胆颤心惊。突然,在小舟的左边,有个幽灵双手攀住了船舷,努力想爬到小舟上去。但丁一看,吓了一跳,原来这个幽灵是佛罗伦萨人阿金蒂,这个人在世时与但丁家族为仇作对。但丁正吓得要死,维吉尔一把把这个幽灵推到水中去了,并说:在阳世的时候,这个人妄自尊大,无善无禄,所以死后他的影子还在这里咆哮如雷,那里有许许多多自命为大人物的,将要如蠢猪一般躺在这里,遗臭万年! 这幅画不但显示了艺术上的大胆革新,而且也显出了画家对当时统治阶级政治的不满。也正因为此,这幅《但丁的小舟》一经展出,立即遭到了社会上广泛的嘲笑、指责与讥讽,许多批判家甚至愤怒地向他提出抗议。但是,当时作为沙龙展览审查委员之一的格罗却十分欣赏这幅作品,认为这幅作品连鲁本斯也要为之失色。于是,格罗亲自去取,让自己的画框师为它配框,并亲自把它挂在展览厅的最显眼的位置,这幅浪漫主义的杰作终于在新旧两派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它是对古典主义挑战的一支有力的投枪。德拉克洛瓦也因为自己这第一幅杰作而名声大振。于是,他接过了籍里柯的浪漫主义大旗,开始踏上辉煌之路。 在《但丁的小舟》仍在被人争论的时候,第二年德拉克洛瓦又创作了他第二幅名作《希阿岛的屠杀》。这幅作品是大力声援被奴役的希腊人民反抗压迫、追求自由的起义运动斗争的名篇。 当时,希腊人民为了摆脱被土耳其帝国奴役的地位,追求自身的解放,展开了声势浩大的起义运动。这一正义的斗争,在当时曾引起了欧洲正直人士的广泛同情,他们以各种方式援助希腊人民的起义,当时英国的大诗人拜伦就是亲自身赴希腊人民的革命斗争的,但起义最终失败了。土耳其人在希阿岛上大肆屠杀起义的劳动人民。德拉克洛瓦创作的这幅作品,无疑是对被压迫的国家与人民的支持与同情,同时也是对侵略者暴行的控诉。 德拉克洛瓦以热烈而丰富的色彩,明暗对比的效果与人物精神紧张的态势充分地展示了土耳其人的暴虐行径。这幅作品于1824年在沙龙上展出时,遭到更为强烈的抨击,连原来极为欣赏他的格罗也称之为“是对绘画的虐杀”。当时的浪漫主义主力军戈蒂耶高兴地说:“这是恐怖的影色……强烈的色彩,画笔的愤怒,它使得古典主义者如此不满与激动,以致他们的假发都发抖了,而年轻的画家却感到非常满意。” 是的,能够为人民争取独立、自由的革命力量做出一点贡献,德拉克洛瓦也是高兴的。 1825年,德拉克洛瓦到英国旅行,不但游览了许多名胜,也拜访了许多画家,学习了他们的经验。回国之后,他的风格更为成熟,创作了许多以文学为题材的作品,如《哈姆雷特与掘墓人》、《书斋中的浮士德》、《萨尔达纳帕尔之死》、以及《加俄与巴斯加之战》等等。 其中尤以《萨尔达纳帕尔之死》最为著名,被称为“第二号虐杀”,色彩迷离,透出一种深深绝望的气氛。它描写了亚述第一王朝的最后一个暴君萨尔达纳帕尔在皇宫被围之际,将宫女爱姬全部杀死之后又自杀的惨烈情景。画面上烟尘弥漫,妇女的肉色与行刑者的褐色形成鲜明对比,人物的姿态各异,展示了慌乱、惊恐的氛围。1828年,此画在沙龙展出,又一次受到了非议与责难,有人说“这是对艺术的凌辱”,是“线条与色块的混同”。当时的保尔·克洛戴认为:这是一幅难看的画,人们可以看到像家畜一样的裸体,附属的东西就没有地方画了。甚至雨果也批评这幅作品,他指着画中的女人说:“你们并不美,而是有害的,美的崇高的线是明亮的,但却被割断了,在你们脸上闪烁着亮光,即光的刺眼的鬼脸”。德拉克洛瓦对受到这样的责难非常生气,他说:“我完成了第二号虐杀,却受到如驴一般的评判员的责难”。 1830年7月23日,法国巴黎人民奋起推翻了复辟的波旁王朝。年轻的画家德拉克洛瓦亲自感受到革命浪潮的强大力量,人民英勇的奋斗以及波旁王朝的崩溃使画家激情澎湃,当年就完成了他的代表巨作《自由领导人民前进》。 这幅画中,只出现了一个寓言性的形象:举着三色国旗的半裸的“自由之神”,她象征着法兰西民主共和国的自由理想。她赤脚袒胸,左手持枪,右手擎起三色国旗在向人民发出庄严的号召。其余的人物都是非常现实的人物,带礼帽的职员,举刀的工人,一个受伤的人仰着头,望着理想中的“自由之神”。特别是在“自由之神”左边,一个挥舞双枪的勇敢的少年毫无顾忌地在炮火中前进,他身上体现出这场革命的全民的性质。整个画面气势庞大,工人、市民、儿童与革命的知识分子各持武器追随着“自由”,踏着烈士们的尸体奋勇前进。在炮火硝烟弥漫之中,隐现出巴黎圣母院的远景。 这幅画让这个年仅32岁的画家声名大振,俨然是一位浪漫主义艺术的领袖人物了。 德拉克洛瓦说:“艺术——就是诗,没有诗就没有艺术”。这已成为浪漫主义创作的原则之一。德拉克洛瓦正是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加以浪漫主义的构思,从而使作品产生一种诗一般的激情,达到美的目的。 法国七月革命之后,革命果实为大资产阶级大银行家所攫取,他们的统治更为反动、黑暗。德拉克洛瓦的热情与理想在现实面前,全都烟消云散。在失意之时,德拉克洛瓦独自去了北非旅行,东方艺术中的明亮的线条和神秘的色彩,让德拉克洛瓦忘记了祖国的黑暗。这一阶段,德拉克洛瓦又创作出许多优秀作品,如《十字军进入君士坦丁堡》、《利贝卡被劫》、《阿尔及尔的妇女》、《美狄亚杀子》、《猎狮》、《相斗的马》等,展示了自然的风光及异国神秘的情调,把自由、解放的理想寄予到广阔的自然与神秘的东方。 德拉克洛瓦作为浪漫主义运动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为艺术作出了伟大贡献。他继承了提香、鲁本斯等人的传统而又进一步创新。他对于色彩的科学规律也有很深的研究。在籍里柯、康斯坦堡等人的基础上,最终创作出色彩丰富而又纯净、鲜明的伟大作品,把浪漫主义推向了高峰。此外,德拉克洛瓦对后世许多人都产生过很大影响,如一些现实主义画家杜米埃、柯罗等,还有印象派特别是后期印象派的画家,都从他的造型与色彩方面受益匪浅。 德拉克洛瓦以狮子般的勇气与热情为后世艺术家开辟了道路,被称为“浪漫主义的雄狮”。 尤金·德拉克洛瓦于1798年4月26日生于巴黎附近的加林支·圣·毛瑞思,1863年在巴黎逝世。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07章 浪漫主义的雄狮——德拉克洛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