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蜗居时光

  李清照的蜗居时光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进士出身,在市立学校(郓州官学)教过书,还做过一任财政局长(司户参军),后来调入京城开封,在太学做了太学录和太学教授。太学录专管学生纪律,每个学生的表现他都记着,到月底评出德行学分。太学教授则负责日常教学,给太学生讲四书五经,讲儒家思想,同时,也负责出题考试以及评卷打分。

  李格非在太学上班时,学分制正在盛行,朝廷经常评比太学生的德行学分和成绩学分。学分高的,每月超额发放助学金,毕业后还能直接做官;学分低的,不仅停发助学金,还有可能开除学籍。具体的评分工作,主要由太学录和太学教授来做,所以绝大多数太学生都想跟太学录和太学教授拉好关系,逢年过节都让家长送点儿红包,以便在学分评比中名列前茅。

  李格非既做过太学录,又做过太学教授,按理说,从学生家长那里得到的灰色收入是不会少的。可是他分文不收,如此一来,就只能靠工资吃饭了。太学录和太学教授的薪水包括几部分,有基本工资、岗位津贴,还有每年春秋两季发放的丝绸和布匹。其中基本工资是每月20贯,岗位津贴是每月1 8贯,每年发放的丝绸,大概在20匹上下,折成铜钱约30贯,相当于每月多发了2.5贯的工资。把这些全加一块儿,40贯只多不少,这就是李格非在太学工作时一个月的薪水。

  月收入40贯,虽然比不上宰相、枢密使等大官,但在当时也绝对不属于低收入。那时候,负责京城治安的民警(弓手),月薪才四贯;国营纺织厂(绫锦院)的女工,月薪才三贯;统管国立大学并印刷经书然后向全国发行的国子监每年招收的印刷工人,月薪才给两贯。李格非的收入,相当于十几个工薪族。

  即便如此,李格非还是花了好几年才买上房子。最初,他住在太学教职工宿舍;后来,家人带着他女儿李清照进京,太学宿舍没法住了,便在外面租房;再后来,他才在太学附近、宫城以南,今开封宋都御街以西的某条胡同里,买下一所很小的房子。而这时,李清照已经六岁了。

  不管怎么说,李家总算在京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李格非很高兴,每天中午从太学下班回来,都忙着绿化自己的小家,还在门前空地上栽了一小片竹子,并给这个小家取名叫有竹堂。打这以后,一直到出嫁,当中十几年里,李清照只要在京城居住,都是在这所有竹堂过蜗居生活。

  有竹堂只是闹市区一套小户型,环堵不盈丈,四面墙围合的可使用面积还不到一个平方丈。宋朝一丈为3.1米,一个平方丈,不到1 0平方米,所谓迷你小居是也。房子不到1 0平米,应该是另一个层面的夸张,用来形容李家房子之小,实际上可能没这么小,不过足可见北宋后期,京城房价高到了惊人的地步。太学教授买房只能奔小户型,只怕贫穷的人连一个厕所大小的空间都买不起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清照的蜗居时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