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潘多拉放出的灾难

  人是潘多拉放出的灾难众神在天上,万物在地下,那时多么和谐。草多了,羊就多了;羊多了,狼就多了;狼多了,虎也多了。最后,羊多了,草少了;草少狼多,羊也就少了。羊少了,狼也少了;狼少了,虎也少了。再后来,羊少了,草就多了。草多狼少了,羊又多了。羊多了,狼也多了;狼多了,虎也多了……就这样,万物在大自然中平衡着。大地的平静被打破大地的平衡,是被一个无聊的小子打破的。他就是普罗米修斯。他是提坦神的儿子。他在天上闲着无事,像其他孩子一样,爱玩火。他折了一根长长的茴香枝,拉一片云朵把自己藏了起来。太阳神阿波罗依例驾着他的太阳车从空中经过了。这时,藏着普罗米修斯的白云飘向了太阳车。云,很快被太阳蒸发了,茴香枝已被点着,普罗米修斯带着散发着浓香的火种降临大地,大地起火了。火烧着了林子,烧着了林子外的草原,除了河流,无可阻挡。动物四散奔逃,大地一片混乱。“谁在自作聪明?太阳神为什么失职?”宇宙最高主宰宙斯大怒。情况很快搞清楚了,闯了大祸的普罗米修斯被带到了宙斯面前。责任要追究,但大地如何恢复平静?还是聪明的普罗米修斯提出一个想法:“万物的平衡要靠秩序,而秩序是要有人建立和管理的。我想按照我们的模样,造出一些能干的大地管理者来,我打算叫他们‘人’。‘人’,是神在大地的代理人,有了‘人’,大地就会有秩序,大地就会恢复平静。”宙斯恩准。“人”是这样造出来的普罗米修斯动起了脑子:地上动物这么多,自然环境千变万化,如果造出的“人”不比其他动物强,那就会很快灭亡的,更谈不上建立大地的秩序。于是,他在造人的同时,又想象着各种动物的能力,想到一个,就做一个。这样,狮子的勇猛、老虎的威严、狗的忠诚、牛的勤劳、马的善跑、鹰的锐利、熊的强壮、鸽子的温顺、狐狸的狡猾、兔子的敏捷、狼的贪婪等,都被他或多或少揉入进人身上。普罗米修斯把造好的人带到宙斯的大殿里复命,看着人的模样,宙斯当然不相信他们能重造大地的秩序和平静。他想考验这些人。他说,诸神灵,按你们各自的才能,将对立矛盾的想法输入这些人,看看他们的选择,我们便能知道他们的能力。众神各展才能,每人选中几个自己喜欢的人。爱与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将“艳美或长寿”输入了一些人的头脑。太阳神阿波罗把“地位或和平”输入了另一些人的头脑。酒神巴克科斯把“奢侈与节约”在不少人的头脑里根植,青春女神赫柏动作敏捷地把“快感与健康”一下“批发”进了许多人的头脑。当然,海神波塞冬则把“荣誉与友情”也输入了一些人的头脑。如此等等。最终,雅典娜出现了,她手里捧着两样东西,一件是一篮子红心,每颗心里包着“希望和劳动”。这是一对不矛盾的概念呀――这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聪明。她不想让人选择,因为有选择就会有错误的选择。她要人选择希望时就得劳动,选择劳动时就饱含着希望。雅典娜更聪明的是,别的神灵将矛盾的概念输入了人的脑子,而她把她最美好的愿望放入了人的心里。脑子,是用来思考的;而心,是灵魂,是用来引领的――她这样给她的作品定义。她以为,这样人就会经受住宙斯的考验。她捧的第二件东西是一个美女,美女手中还有一个盒子。美女光艳照人。雅典娜对诸神说,你们打扮她一下呀!爱与美的女神阿弗洛狄忒马上上来给她淋上最令男人神魂颠倒的香水。语言神赫尔墨斯马上教会她说各种语言,其他各神则纷纷赠给她最美的服饰和珠宝。这时,雅典娜把所有造好的人放进了美女的盒中。她说,众神一同打造的美女,是最智慧的,我们就叫她“潘多拉”吧,意思是众神所赐的美女。她的任务是,代表众神降临大地。她将从盒子里一个一个放出人,将他们红心激活。激活一个,放走一个,直到全部放完。众神都赞同雅典娜这个稳妥的提议。雅典娜朝礼品盒里吹了一口气,里面的人就都有了生命。她盖上盒盖,把盒子交给了潘多拉。结果出乎神的预料潘多拉是温顺的,她徐徐降落大地。她小心地从盒子里放出一个男人,揉着他的心教会他如何劳作,如何防身御灾,如何繁衍后代。男人点头,她便撒手让他走了。她再放出一个女人。她揉着她的心,教她如何纺织,教她如何关爱男人,如何管理家庭。女人眨眨眼,点头了,她便撒手让她离去。如此,潘多拉劳作了一天,累了。她望望星空,躺在洒满月光的草地上。这时普罗米修斯来了。他趁天黑溜出了天庭,来看美丽的潘多拉。他英雄般的气慨很快就征服了孤独而劳累的潘多拉。潘多拉躺在他怀里,讲述她一天的辛苦。普罗米修斯揉着潘多拉酸痛的双手,轻轻呵气。他说:世上的事不是都需要那么认真的。一个一个地做,那太辛苦了,你就把盒里的人一下全倒出来吧。他们都有心,有脑子,都有两种选择。那是宙斯对他们的考验。他们要想管理大地,就应当会选择。潘多拉是温顺的,也是缺少主见的。她被普罗米修斯的话打动,她一边与普罗米修斯接吻,一边打开了盒子,把里面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人在草地上手拉着手围成了圈,把普罗米修斯和潘多拉围在中央,载歌载舞,把他俩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来崇拜。草原一夜未眠,普罗米修斯与潘多拉享受了荣耀的一夜。第二天,事情就不好了。这些人,没有选择雅典娜的心,因为心是要抚慰才会成活的。他们身上的能力――狮子的勇猛、老虎的威严、狗的忠诚、牛的勤劳、马的善跑、鹰的锐利、熊的强壮、鸽子的温顺、狐狸的狡猾、兔子的敏捷、狼的贪婪等全复活了。但能力是要有品性作基础的――他们在品质的选择上,宁选艳美纵欲过度,也不怕早逝;宁抢高官厚禄,也不愿与邻人和平;宁选奢侈而破产,也不愿节约清平度日;宁愿图一时快乐,而不愿在山林中享有健康;宁用刀枪去夺得勋章与声誉,也不愿以谦让搭起世世代代的友情。人――除了第一天那些激活了“希望和劳动”之心的人,活得阳光而幸福――大多数,经不住不良品性的诱惑,把能力全用于争斗、奢侈、纵欲之中。更可悲的是,人真的具有管理世上万物的能力,但他们的品性,却比火更厉害地破坏了大地的平静。而那些有着“希望和劳动”之心的人,成了人类的少数,吃尽了生活的苦头。泼出去的水已收不回来,人似乎比神灵还聪明。宙斯大怒,将普罗米修斯钉在高加索山顶喂鹰达三万年之久。在这三万年里,大地上的人已泛滥成灾,他们砍伐了地面的森林,挖出了地下的矿藏,让地上、水里的大批动物绝种;他们用无边的能力发明出核武器、化学品、药品,用纵欲超量繁殖,用奢侈过度挥霍,用争战掠夺日益减少的资源,用谎言掩饰真相,最后将自己推向了灭亡的边缘。聪明是要被聪明误的,没有品性的聪明,就是人的掘墓人。此刻,宙斯在天庭再度召开会议,要想办法。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儿童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是潘多拉放出的灾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